卷一 第五百零九章 秩序之巅(四)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Www.

    泪水冲刷着小丑的油彩,冲刷着米诺脸上那滴画的很夸张却真实存在的黑色眼泪。

    泰坦之王巴塔亚的灵停在了米诺面前,百米多高的身躯就算有些透明,也显得威武无比。拿寺静静站立在巴塔亚的肩头,破烂的法袍帽子盖住了他的脸。

    “想知道为什么吗?”拿寺的声音很轻,却清晰的传到了米诺耳朵里。

    米诺抬起头,那滴黑色眼泪已经不在了,被真实的眼泪取代。

    “因为那不是你的真实。”拿寺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伤痛,就像一个无法触碰的死角,那是无法抹去的,也是无法去面对的,所以,当我们想去面对时,本身,就是在对自己说谎。就让那死角留在黑暗里吧,不用去将它暴露在阳光下,那样心会承受不了的。”

    米诺粗重的呼吸着,眼神中的杂乱却渐渐褪去。

    “你一直在面对它,也一直在矛盾的挣扎,你以为那是真实,其实,那只是你心里害怕提起的伤口。你不是很好的掩饰了它么,光鲜亮丽的活着,充满自信充满魅力的活着,可你的内心,终究还是无法释怀,时间越久,你越恐惧。”拿寺道。

    “恐惧……原来不是真实。”米诺站了起来。

    “所以,你的矛盾让你不再真实,你用虚伪的面具掩盖了小丑的眼泪,就算是张笑脸,也画着一滴眼泪。”拿寺说完这句话,双手拇指食指相扣,念起了灵言……

    米诺闭上了眼睛。他明白了。

    为什么不能真实的存在,为什么不能真实的笑,真实的悲哀,为什么非要矛盾?多虚伪啊,那人性……

    所以,最真实的元素啊,你抛弃我是对的。

    元素之神的悲叹……

    原来是为了我,为了人性。

    生命消失前的刹那,米诺笑了,真实的笑了。

    “我有名字……”

    他想起了那个时侯。

    ……

    啪,拿寺轻轻落在地面。

    “真的很强啊,米诺。”他低着头,沉吟着,“如果我不用尽全力引诱你露出本体,也许输的人,是我吧。必须用真实来操控的元素啊,米诺在虚伪中感悟了你那么久的岁月,你肯定厌恶至极了吧,所以,你才会慢慢的离开他。”拿寺深深吸了口气,“可你还想给他最后的机会,因为你还在怀念最初那个真真切切的他,可人都会变的,得到的越多,改变的就越多他终究没有醒悟,终究换来了你的离弃。”

    拿寺缓缓摇头,“法则,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法则奥义的真髓,真的需要一颗与之相配的心么?那至高呢,又会如何?”

    “他最后时刻,懂了。”晶莹的白光纷飞,斯汀出现在了拿寺身边。

    “魂主。”拿寺行礼。

    “至高奥义的真髓不会背离。”斯汀道,“因为和至高真髓相匹配的心,都是最适合的,如果心境有一丝不合,都不会将其感悟圆满,都会神魂俱灭。”

    拿寺微微点头。

    “我记得撒加那时候感悟藏在他灵魂深处的残酷法则时,也吃尽了苦头,明明心中充斥着炽热的情感,却被那法则奥义的真髓左右,逼得他断情忘爱。”斯汀抬起头,“所以他才会那样恨着命运,恨着想要支配他的命运。”

    “您很了解冥尊陛下。”拿寺道。

    “嗯,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了,一直是。”斯汀嘴角轻轻弯了一下,“那个男人,一直都在失去,所以他才用尽全力的去抗争。”

    “那也是他能在最大难度的情况下将六道感悟圆满的理由。”拿寺赞同。

    “也是无数感悟法则的人实力最终停滞不前的理由。”斯汀道,“因为他们的心变了,就算法则不离弃,也不会再和他们一起前进。而至高法则,从一开始就必须用心去感悟它奥义的真髓,严丝合缝,不然它绝不可能寄生在感悟者的灵魂中,还会让其灰飞烟灭,所以,一旦将至高法则的奥义感悟圆满,它是绝对不会背离的,这也是它被称为至高的理由。”

    “与至高相配的心,都是不会改变的,都是最执着的。”拿寺身体微颤了一下,“我懂了。”

    “也许一些人的改变,是背负了太多,是不得不。”斯汀像是随意说说,又像是刻意在对拿寺说。

    拿寺没有说什么。

    “其实法则是没有等级的,只是感悟法则的人让它变得有等级。任何法则奥义的真髓,都是没有极限的,心有多执着,就能从它那里得到多少力量。”斯汀看着拿寺,“我也是在感悟至高轮回时才明白这一点的。”

    “法则奥义的真髓,我以前听达密释陛下说起过,他是将至高混乱感悟圆满的。”拿寺明白斯汀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懂法则奥义的真髓。

    “难怪你能利用这一点战胜米诺。”斯汀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拿寺。

    “这也是达密释陛下告诉我的,他知道神冥劫时我和米诺的一战,也知道我和他还会再战一次。”拿寺道。

    斯汀不说话了,他要知道的东西都了解了,实际上,从拿寺和米诺一开始交战的时,他就在了,倒不是有其它什么目的,只是撒加不想让拿寺出意外,所以才让斯汀守在一旁。

    但撒加不会让斯汀直接插手,因为他很了解实力达到拿寺这种程度之后的自尊心有多强。

    “魂主,是冥尊陛下让您来的吧?您的事情办完了?”拿寺开口问。

    “嗯。”斯汀看了他一眼,“该死的人,都死了。”

    “冥尊陛下挺有意思的。”拿寺低下头,那是他笑的时候的习惯。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表面很冷酷,实际上却很为身边的人着想,这也是为什么每个跟随他的人都死心塌地的原因。”斯汀难得说这么多话。

    “那几座卫城还有人活着吗。”拿寺问。

    “很多。”斯汀道。

    “为什么……”拿寺又问。

    斯汀没让他问完,直接道:“与其它的人无关,我要杀的,无非是那几个让我失去的人。”

    拿寺笑道:“冥尊陛下还说……”

    斯汀又打断了他:“他说什么?”

    拿寺答:“他说你会让楼兰,篱落,卡莫那几座希思黎的卫城连一块城墙上的砖都剩不下。”

    听到拿寺的话,斯汀蓦地笑了:“这话是他说的?我怎么觉得像是赫缺说的。”

    “看来感悟了至高轮回后,魂主的想法也有所改变。”拿寺笑道,“我听说过,以前的魂主可是很……很那个什么的。唔,这是赫缺大人说的,您想的没错。”

    “不用说了,恶鬼的嘴里,从来说不出什么好话。”斯汀抬手,晶莹的白光笼罩了二人,“最想杀的人都没有死。”

    ……

    晶莹的白光化为美丽的光点,落在八音身上。

    很安宁,就像一首柔和的歌谣在安抚着灵魂。

    安魂咒——亡灵魔法最高深的奥义,让慌乱的灵魂重新平和,重获生机。

    很快,八音醒了。

    “怎么会这样?”这是他站起来的第一句话。

    “辛苦你了。”拿寺对他道,“这是冥尊陛下的安排,他是不会让你死掉的。”

    “走吧。”斯汀张开双臂,打开了“归魂次元门”,“庵月应该找到他们了。”

    ……

    神恩平原的中央,秩序之巅的禁制外,是另一场战斗。

    一场恶鬼大人展示完美控制技巧的表演。

    嚓,嚓,嚓,嚓。

    混乱之刃带出了四道华丽的光芒,在恢复巨灵神兽本体的狄隆身上留下了四道同样华丽的伤口。

    嗖嗖嗖嗖。

    赫缺在空中连续翻身之后,双脚轻轻点地,然后,他就像一只水鸟一样,轻灵无比的飘向了那笨重的大家伙身后。

    狄隆狂叫着,强横的力量控制不住的爆发出来,将周围的地面轰的破碎不堪。

    可他的力量却打不到赫缺身上,杂乱得就像他狂躁不安的吼声。

    “嗷!”

    狄隆很痛苦。

    因为眨眼之间,他的背上已经留下了数十个血洞。

    血同时飙了出来,像是几十条平行的红线。

    “也是红色的啊,这血。”赫缺将混乱之刃在指间绕了几圈后,收了起来,接着抓住了狄隆的尾巴,“我还以为你不一样!”

    轰!

    狄隆从赫缺肩上被甩了出去,重重砸在地面,留下了一个大坑。

    “没意思。”赫缺站在坑边,看着埋在碎石里那个十米多高的强壮至极的身躯,表情很不屑,眼神很怜悯。

    “该不该杀了你呢?”赫缺撇着嘴,“想到底,你也是个可怜的家伙。”

    “呜,呜。”狄隆霸气十足的吼声也变成了呜咽,灰色而坚硬的毛泞着血,看上去既可怜又可悲。

    “你在哼着什么?”赫缺饶有兴趣的把头靠在了狄隆嘴边。

    “神皇……神皇……我是神皇……”

    赫缺眼神动了动,直起身,黑色的鬼火在周身燃起。

    然后,他飞了起来,宛如一颗黑色的流星般没入了秩序之巅的禁制。

    不用动手了,因为到了最后都执迷不悟就叫做愚蠢。

    愚蠢的人,不用谁动手,他自己都会杀死自己。

    这头为了得到神皇之位的巨灵神兽就是最好的例子。

    狄隆的力量从伤口中飞速流逝,眼神越来越涣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