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一十章 秩序之巅(五)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www.

    秩序之巅的山顶上,撒加凌厉的目光轻轻一颤。

    一颗黑色的流星坠落在他身旁,带起了混杂着金光的尘土。

    “这么快。”撒加微笑,“狄隆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七解,是灵魂境界的七解,而不是力量。”赫缺道,“那种强行将力量提升到七解的程度,和触摸到法则奥义真髓的真正七解相比,不值一提。”

    “偏执,就是你的执着。”撒加看着赫缺,“你一直都没有改变,所以才将混乱感悟圆满。”

    “改变了。”赫缺嘴角一弯,“从你那里得到的改变,所以才更执着。”

    撒加轻轻点头。

    “坚强无比的心,不管倒下多少次,也要按照自己的意志走下去。”赫缺的声音变得坚定,“你的执着才是最可怕的,要说偏执,你不也是吗。”

    “可我还是会为了她而神智混乱。”撒加低声道,“所以我宁愿去相信罗秀。”

    “怎么?”赫缺眼神一凛。“宁愿去相信?”

    撒加眼神动了动,没有说话。

    赫缺轻轻嗤了一声。“炫奂和席瑟呢?”他问。

    “我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人了。”撒加望着缭绕在山峰周围的缪云,“炫奂爆发了全部的灵魂境界,将席瑟带入了他的绝对空间,秩序法庭。”

    “那他们?”赫缺望着山顶岩层上散落的六具尸体。

    “席瑟的奴仆,应该是用炼金术控制的傀儡。”撒加道,“我杀了他们,虽然这些人都拥有六解的实力,可却和狄隆一样,和真正的六解差得很远,大概是用的某种方法改变了灵魂实力,强行将灵魂境界提升。”

    “你是说?”赫缺玩着他的混乱之刃。

    “那三个家伙干的,也只有他们那来自天界的奇特能力才办得到。”撒加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六个人原本是用来对付他的,那个总是面带微笑的家伙,太过于相信自己的智慧了。”

    赫缺一笑。

    撒加接着道:“太过于自信,就是在逃避自己的弱点,这样的人,其实没有什么可怕的,席瑟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席瑟放任他的目的,只是诸神手谕。”

    “放任?你是说,席瑟只是把他当成跳梁小丑?”赫缺有点不明白。

    “一直示弱,让他的自信更加膨胀,费尽心思夺取到诸神手谕,然后亲手送到席瑟面前。”撒加目光落在了那六具尸体上,“我相信,就算席瑟不出手,以这六个人的实力,也足够了。”

    “哈哈。”赫缺笑道:“有人帮忙多好啊,席瑟很聪明嘛。所以我常说,实力才是根本。”

    “也有例外。”撒加摇头,“席瑟也有没有想到的地方。”

    “什么?”赫缺问。

    撒加冷冷的道:“那双在奥菲拉尔大陆就一直躲在大幕后的眼睛,应该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拥有可以站在顶点的实力。”

    “你是说,他也知道帝天的三魂七魄?”赫缺一愣。

    撒加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不出意外的话,是这样。逸风不是说蒂蚀在灵魂自爆后,因为对千湄还有无法割舍的执念,所以灵魂残存还飘荡在诅咒黑牢中……”

    “不是消失了吗。”赫缺打断了撒加,“逸风说后来那些灵魂残存也消失了。”

    “逸风不知道原因。”撒加目光如刀,“可我知道。”

    赫缺看着他。

    “巫灵。”撒加道,“可以储存蒂蚀的灵魂残存的,只有这个东西。而我也知道,这巫灵,正是在菲拉诺手上。”

    “你的意思?”赫缺眼中波动着。

    “我的阿修罗王血脉,就是七夜的灵魂残存形成的,所以我比任何人都了解在某种助力下,这些还带着执念的灵魂残存,具有多么可怕的能力。”撒加深深吸了口气,“至少,一些无法放下的意识,会在吸收灵魂残存的那个人的脑海中,形成新的印记!”

    “传承记忆?”赫缺恍然大悟,“蒂蚀无法放下的,就是原本寄生在千湄的无尘之心里,后来转到依琳身上的地魂!”

    “可是……”赫缺转头一想,“我听逸风说,菲拉诺也曾想杀死依琳。”

    “也许是菲拉诺故意做给逸风看的,也许是那时吸收蒂蚀灵魂残存得到的传承记忆没有彻底觉醒。”撒加看了赫缺一眼,“我那个时候,阿修罗王的传承记忆也是随着实力增长逐步完整的。”

    “懂了。”赫缺抛起了他的混乱之刃,然后以非常潇洒的姿势接住,“不管怎么样,菲拉诺那小子反正知道了帝天的三魂七魄,我们只要宰了他就完了,这最简单。”

    “没错。对于他这样心思缜密得可怕的人,只有用最简单的办法了。”撒加看着赫缺不停以各种潇洒帅气的姿势玩着花活儿,也露出了笑容,“你在干嘛,表演吗,我又不是苏菲,可以被这些动作骗去和你一同入睡。”

    “无聊哇。”赫缺蹲下身,混乱之刃的剑尖敲着岩石,“什么睡不睡的,你怎么变得和阿萨那混蛋一样庸俗了。”

    撒加笑了一声。

    “不过话说起来,我还真想和她……”赫缺脸上一红,没有继续说下去。

    撒加撇撇嘴,眉间轻挑。

    “呔!”赫缺啐了一口,站起身,蓦地,他的表情变得严肃。

    “败了。”撒加目不转睛的盯着空中缓慢展开的一道细细的金光。

    ……

    还是不行吗。

    我的救赎……就算我豁出生命将至高感悟圆满,也无法救赎你吗,我最想救赎的人……金色柔软的发丝飘起,在凋零纷舞的洁白花絮中,那样凄艳的坠落……

    炫奂双目紧闭,从空中落下,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唰,一个穿着麻布短衣的瘦削男子出现在他身旁,接住了他。

    “赫缺,带他离开。”撒加冷声道。

    赫缺回头看了撒加一眼,想说什么,但被撒加的眼神制止了。

    “这是命令。”撒加的口气不容置疑,表情霸道而冷静,“席瑟没有杀他,他的气息没有完全消失,把他带到斯汀那去。”

    “好,好吧。”赫缺长出口气,“本来还说,我和你一起战斗的。”

    “一起?”撒加将指关节捏得咔咔直响,“你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对手可是席瑟啊。”赫缺摇摇头,“算了,我相信你。”说罢,他便右手一挥,鬼火瞬间包围了自己和炫奂,然后和他们的身影一起熄灭。

    “这是我的战斗。”撒加抬起头,望着那片金光中渐渐清晰的人影,“如果连这一关都过不去,我又有什么资格去相信罗秀?”

    ……

    天界啊。

    那宇宙曾经的核心,最高的次元。

    如今的你,却也失去了风华,如同一个老矣的英雄,隔江望着回忆中的战场,踌躇而哀伤。

    还记得吗,你站在宇宙顶点的尊崇,还在用荒凉想念吗,你孜孜不倦的呵护着宇宙所有生命的柔情。

    荒凉……

    这命运的战场,入眼之处,全是寂寞的荒芜和悲凉。

    干枯的风,吹拂着逸风墨绿色的长发,他立在空中,一言不发,只是时不时用手将挡住脸的发丝捋到耳后。

    罗秀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盘膝而坐,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那双可以洞悉世间万物的眼睛轻轻闭着,呼吸宁和悠长。

    “你的决定……”逸风轻声自语,“其实你可以的,我知道。是他吗,那个主宰六道的男人让你如此决定?你难道不知道,融合了天魂和命魂的家伙,再吞噬了你的力量……”逸风轻轻叹息,“你是在等那家伙从遥远的物质位面来到天界,还是在等你宿命的抉择?”

    “哦,不是抉择,你早就决定好了,从你见到那个男人开始。”逸风突然笑了,“原来,这是宿命的终结啊,用你无数年如一日守住天界荒凉的寂寞。”

    ……

    菱形的水晶体,漂浮着,透着妖异的光泽。

    一个银发男子盘坐在水晶体前,眉头紧皱,双目紧闭。

    以他和水晶体为中心,五个的阵法散发着强大而庞然的气息。

    这是一片灰色的陆地,方圆不过几公里,漂浮在星云散落的星河中,就像浩瀚星河中的一颗尘埃。

    可是,这颗尘埃却无法被星河的璀璨而淹没。

    这颗尘埃像是从远古蹒跚走来,看透了星辰的陨落,见惯了星光的繁衍……

    落尘星河!真央地!

    三个老者环伺在银发男子周围,神情肃穆。

    “凫轮,阵法都布置好了?”其中一个皱纹很深的老者看着朝他们走来的红发年轻人。

    “是的,父亲。”凫轮朝老者行礼后,望向他身旁的美丽少女,“莫颜很厉害,短短的时间,已经将神界五阵摸透了。”

    少女抿嘴而笑,一双妙目一直落在那个银发男子身上。

    “为了这一刻,我们倾其所有了。”另一个老态龙钟的老者叹道,“菲拉诺殿下,一定要成功啊。”

    “别说丧气话,萨博拉叔叔,您这位卡莫城城主,不是希思黎的搜灵智者吗。”少女嘟着嘴,“我的殿下是世上最聪明的人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