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一十三章 赌注(一)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风,掠过了曾经的浮华,荒凉之上,总是那样意味萧瑟。

    撒加立在空中,焚天围绕着他,看起来兴奋异常。的确,这高傲无比的元器,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爽快过了。

    天空终于被打开了一道裂缝,汹涌澎湃的气流从被破坏的空间次元中急流而出,带出呼啸的声音。

    唰,唰。

    电光劈在了撒加和席瑟之间,一道接着一道。

    撒加倔强如刀的乱发激烈的摆动,身上的弑天战甲表面能量不断流转,那被冥河水渲染的黑色此时也显得异常静默而冷酷。

    “好玩么?”席瑟突然笑了,华美的头冠早就被震碎,一头金色的短发就像风中的劲草。

    “嗯。”撒加点点头,抓住了焚天。

    “你的实力……”席瑟挥动了一下天剑,“好像比‘虚’境提高了不少,已经接近‘凝’了,六道果然是至高中最强最霸道的。”

    “这还得感谢你啊。”撒加莞尔,“你懂一句话么?”

    “什么?”席瑟饶有兴趣。

    “森罗万象,六道不灭。”撒加将焚天直直立在胸前,双手张开,手腕一转,握起拳头。黑色的能量骤然凝聚在双拳周围,极强的密度引起了气息碰撞,发出细密的爆响。

    啪!

    一道闪电劈在焚天上,呼的一声,黑光大盛!

    “又强了不少。”席瑟点头。

    “六道的奥义招式叫六狱诀……”撒加看着席瑟,“其中有一招可以吸收对手的灵魂实体,从而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哦?”席瑟眼中一闪,“你的身体承受的住?那可是很杂乱的能量,就算要吸收,也必须经过长时间的魂解才行。”

    撒加笑道:“所以我才说你不懂那句话,森罗万象,六道不灭。”

    席瑟似乎有点明白了:“阿修罗王的体质的确与众不同,不愧是天界最具攻击性的元孕育的生命,六道这种霸道的法则奥义真髓,只有阿修罗王才能主宰。”

    “你不也是元孕育的?”撒加的眼神在闪烁。

    席瑟道:“是啊,所以我说我们是同一种人。”

    “不是。”撒加道,“我比你更强,因为我的成长来自于不断受伤不断失败不断在生死中挣扎,所以这就注定了我会打败你。”

    “是么?”席瑟身体一震,几道黑气在他周围显现,然后被金色的气劲击散。

    “被发现了。”撒加微笑。

    “那招叫什么?”席瑟笑问。

    “万殍吞天。”撒加答。

    “嗯。不错。”席瑟手指动了动,天剑离手,飞到了胸前,剑芒慑人。“我是故意的。”

    撒加目光骤然凌厉。

    “我说过,我对于战斗异常专注。”席瑟身上散发出气劲,涌动在他四周的气流更加激烈。“神皇和冥尊的战斗必须是顶位面最强的对决。可你太弱了,所以我有必要让你提高一下实力,免得我太无趣。”

    “哦。”撒加横手,挡住了一道劈向脸上的电光,光点在金纹有些不规则的铠甲手套上激射。

    “如何,那六个人的力量,他们是我的奴仆,六神仆。”席瑟问。

    “还行,不过远远没有你的精纯,靠着那三个天界叛徒的方法强行提升的力量有够驳杂的。”撒加叹了口气,“可惜现在没了,已经被你发现,唉,早知道多玩一会了,这样就可以用万殍吞天多吸收一点你的力量。”

    “为什么不多玩一会?”席瑟好像对撒加很感兴趣。

    “再玩下去,希思黎的人都要死光了。”撒加道。

    “你在意?”席瑟有点惊讶。

    “你不在意?”撒加也惊讶。

    “弱者本来就该臣服于强者,就算要了他们的命,也没什么。”席瑟淡淡的道。

    撒加皱起了眉头。

    “有异议?”席瑟看着他。

    “本来……我还对你有点敬意的。”撒加缓缓道,“因为你对战斗的看法,因为你对法则的理解,可是现在……”

    “现在怎么了?”席瑟追问。

    “很想杀了你。”撒加目光如刀。

    “就为了那些蝼蚁一样的生命?”席瑟摇头,“你可真让我失望。”

    “主宰弱小,就是你变强的意义?”撒加叹道,“你可真让我觉得悲哀。”

    “你呢?”席瑟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为了活着,和你眼中的那些蝼蚁一样。”撒加笑了,“就算要打,我也要和比自己强的人打,超越他们,也超越自己的极限。”

    “继续吧,没意思了。我们不是一种人,我承认了。”席瑟道。

    “好,秩序之巅倒了,我们换个地方。”撒加双手突然一合!

    轰!

    天空中的那些空间裂缝猛地张开,变成了一个数百米的黑洞!

    ……

    “他们人呢?”冥关上,塔奇纳迪惊道。

    众人都很安静,鬼火构成的方框中,唯一的影像,是满目疮痍的神恩平原,以及垮掉的秩序之巅。

    炫奂目光波动着。

    “大人,您怎么了?”离离在他身边小声问。

    炫奂没有说话,几秒钟后,轻轻笑道:“你是这样的人啊。”

    “什么?”离离更不懂了。

    “每一个生命都有存在的价值么?”不经意间,炫奂轻轻握住了离离的手,离离脸红了。

    “救赎……”炫奂深深呼吸着,“也在你修罗的心中,存在着。”

    离离看着他的侧脸,眼中闪动着光晕。

    ……

    一条路,由风化的石板铺成,笔直的通向远方。

    路的周围,是红色的花,没有叶,如啼血的回忆。

    曼珠沙华,那用回忆祭奠遗忘的彼岸花……

    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站在这条只有十多米宽的路上,金色的光芒从他华丽的战甲上散发出来,照亮了那条看起来有些悲凉的石板路,也掩盖了路边燃动的淡绿色的萤火。

    呼,他身边亮起一道光芒,接着化为一把造型华美却看起来很张扬的巨剑。

    “你的绝对空间么?”席瑟抓住了天剑的剑柄,望着路的前方,“好像看不到尽头啊。”

    “因为这叫黄泉路。”撒加的声音凭空响起,“感受一下吧,属于你的黄泉路。”

    “我的?”席瑟微微一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黄泉路,就像每个人都有不愿提起的回忆。”撒加的声音回荡在黄泉路上,路边的萤火晃动的有些激烈了。

    “所以才看不到尽头。”席瑟朝前走去,“可惜啊,我没有回忆。”

    突然。

    他双手握剑,猛地劈下!

    唰!

    一道金光从黄泉路上极速掠过!

    轰!

    黄泉路裂开了!

    “这样就可以了。”席瑟消失在一片金光中。

    ……

    一条河,浑浊得就像搞不明白的人心。一座漂浮着的山岭,只有一百多米宽,长长的,横亘在这条河上,河水在它的下面哗哗流着。

    金光闪过,席瑟出现在河边。他望着奔涌在山岭之下的河水,不由笑了,“你的名堂还挺多的嘛。”

    “走过‘忘川’吧,你不是没有回忆吗。”撒加的声音又响起了,不过比起在黄泉路时,要模糊一些。

    “刚刚的攻击,其实是打中你了吧。”席瑟笑道。

    撒加的声音消失了,只有那浑浊的河水在流动。

    “忘川……遗忘的山川。”席瑟皱起眉头,跃上了忘川,“还有刚刚那些彼岸花……”他回头,望向黄泉路周围那些成片成片的红花,经过他刚才的攻击,很多已经凋零了。

    席瑟的神情一直都很威严很自负,可就在他回眸的瞬间,眼神竟有些松动。

    蓦地,席瑟额上感觉到了一丝凉意。

    是一片红色的花瓣。

    冰凉,凄冷。静静的从他鼻尖划过,轻轻落在脚下。

    席瑟的眼神变了……

    变得朦胧,变得犹豫。

    他蹲下身,捡起了那片彼岸花的花瓣。

    然后,他站了起来,一直看着掌中的花瓣,良久,他手掌一合,花瓣消散在金光中,他迈开脚步,缓缓走在忘川之上。

    ……

    一道孤崖,在炽热的火焰中傲然存在着。

    撒加闭眼盘坐在孤崖上,焚天插在身边,微微唱鸣。

    火光那样炽烈,映红了他倔强如刀的黑发,也映红了他的脸庞,一道伤疤横在右脸上,在平静的表情中如此独特……

    縻蠃天涯!六道之狱的尽头!

    “还是有回忆的。”撒加睁开眼睛,浮现出一丝笑意。身前,是一滩血,嘴角也有血迹。“席瑟……的确很强,在我的绝对空间中,也能直接攻击到我。”

    ……

    冥关。

    “很危险。”赫缺皱眉,“将实力高于自己的人困在至高的绝对空间。”

    “如果那个人在绝对空间中进行攻击,受到损伤的,将是自己的灵魂实体。”斯汀道。

    “灵魂实体受伤?”他身后的璧香睁大了眼睛。

    “嗯。”斯汀回头看了她一眼。

    “那怎么办……”璧香的声音蓦地柔和下来,有些紧张,妩媚的俏脸也微微泛红。

    斯汀转过头,没有说话,璧香则臻首低垂。

    “至高的绝对空间源于寄生在灵魂中的至高法则奥义的真髓,是由灵魂境界控制的,所以一旦绝对空间被破坏,那么受伤的只能是操控绝对空间那个人的灵魂实体。”炫奂道。

    “灵魂实体对于感悟法则的的强者来说,是根本啊!”离离很紧张。

    “别插嘴说废话,连你都知道的常识,他还会不知道?”赫缺扫了她一眼。

    离离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你说话能不能好听一点!”苏菲怒了,离离是她最好的朋友。

    赫缺铁青着脸,紧咬牙关。

    “至高了不起啊!我们都在担心不是吗!”苏菲继续冲赫缺发火。

    “给我闭嘴!”赫缺冷冷的道,“再说一句,就滚开。”

    “你!”苏菲嘴唇在颤抖,眼里噙着泪。

    “对不起……都怪我……”离离都快要哭了。

    “别介意,他也是着急。”炫奂温柔如花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离心中一暖,用泛着泪光的眼睛偷偷看了炫奂一眼。

    “好了,妹妹们,至高的事情,他们才懂,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像她一样。”璧香开口了,说罢,她扭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城楼上,一个双手合十祈祷的女子。

    莉娜,她一直都在等着阿萨回来,也一直都在为阿萨祈求平安。

    几个女子都不说话了,苏菲也低着头,很安静。

    斯汀又看了璧香一眼,开口道:“应该是唯一的机会。”

    “你的意思是?”炫奂走到他身边。

    “绝对空间是至高才拥有的。”斯汀道。

    赫缺眼睛一亮,“没错。”

    “也许吧。”炫奂吸了口气,“可也很危险。”

    赫缺望向了空中那黑色鬼火构成的方框里倒塌的秩序之巅,缓缓道:“如果是我,也会这样赌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