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一十七章 赌注(五)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我还以为你不出来了呢。&rdqo;席瑟抓住了从胸前飞过的天剑。

    &ldqo;第六狱?&rdqo;他低头看着脚下红色的岩石,&ldqo;你的绝对空间很怪啊,这是什么,心吗?&rdqo;席瑟笑了,笑得很不屑,也很张狂。

    &ldqo;心的狱。&rdqo;撒加盘坐在空中,双目紧闭,嘴角的血迹未干。

    &ldqo;心的狱?&rdqo;席瑟愣了一下。

    撒加双手摊开,放在膝盖上。&ldqo;你站着的地方,就是心台。&rdqo;

    &ldqo;心台啊&hllp;&hllp;&rdqo;席瑟蹲下身,摸了摸那些红色的岩石,感觉异常坚硬。

    心台,就像一颗直径数百米的巨大心脏,漂浮在漆黑的空间中,周围什么都没有。

    第六狱!流年人间!心台就是它的本相!

    为什么?撒加一来就让流年人间的本相现出?流年人间被称为六道之狱最可怕的地方,所倚仗的,不就是那些折磨着内心的幻象么?

    这可是心的狱,是让人彻底沦陷的地方,最难测最难捉摸最难把握最难控制最难明白最难修炼的就是人心!

    但是&hllp;&hllp;

    那些幻象都没有了。

    出现在席瑟面前的撒加,也不再是分身,而是本体!

    他到底要干什么?

    他所说的一线生机到底在哪里?

    &hllp;&hllp;

    天界。

    呼!

    气息的波动扩散开,几座高耸的山峰轰然碎裂。

    立在空中的逸风身形晃了晃,墨绿色长发乱飞。&ldqo;这疯子。&rdqo;他嗤了一声,&ldqo;为了吞噬力量满足天魂和命魂,布罗那小子已经疯了。&rdqo;

    &ldqo;他还冲不破我的结印。&rdqo;罗秀盘坐在逸风身旁,双手拈花。

    &ldqo;是啊是啊,你是宇宙最强的人嘛。&rdqo;逸风满不在乎的耸耸鼻子,扣上了他基本上从来没有扣好的长袍扣子。

    罗秀摇摇头,笑了一下,手指捻动,一副金色的画卷便在两人面前缓缓打开&hllp;&hllp;

    画卷中的景象,正是心台上的撒加和席瑟!

    &ldqo;还否认?&rdqo;逸风又嗤了一声,&ldqo;竟然能把念力传到别人的绝对空间里,如果不是七解末境&lsqo;无&rsqo;的实力,应该做不到吧。&rdqo;

    轰!

    气息波动再次散开,干枯的地面裂开了数道几十公里长的缝!

    画卷晃了晃,金色光点纷飞。

    &ldqo;那失去意识的家伙才是最强的。&rdqo;逸风撇撇嘴,&ldqo;没想到善良的布罗小子居然变成这副鬼样子,我以前还和他喝过酒呢。&rdqo;

    &ldqo;逸风。&rdqo;罗秀开口了。

    &ldqo;怎么?&rdqo;逸风一愣。

    &ldqo;你懂&lsqo;无&rsqo;吗,七解的末境。&rdqo;罗秀看着画卷中的景象。

    &ldqo;不懂,太遥远,也许化剑能达到吧。&rdqo;逸风道。

    &ldqo;未必。&rdqo;罗秀深深道,&ldqo;其实我也只是,刚刚窥视到&lsqo;无&rsqo;的轮廓而已,可惜,我的经脉在和席瑟一战时已经损伤,再也不能将&lsqo;无&rsqo;感悟透彻。&rdqo;

    &ldqo;我一直搞不明白。&rdqo;逸风看着罗秀,&ldqo;神冥大战是三千多年前吧,那时的席瑟最多是次境&lsqo;凝&rsqo;的顶峰,凭你的实力,应该轻轻松松收拾他吧。&rdqo;

    &ldqo;灵魂境界的程度并不代表绝对的实力。&rdqo;罗秀道,&ldqo;元是形成宇宙的本源能量,它所孕育的生命,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席瑟就是元孕育的生命,而从远古的宇宙到现在唯一真正达到&lsqo;无&rsqo;境界的西戒前辈,也是元孕育的生命。我说过,天界的生命都是元孕育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拥有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rdqo;

    &ldqo;我知道,比如信智那三个家伙的脱魂术。&rdqo;逸风点头。

    &ldqo;那只是最低级的罢了。&rdqo;罗秀道,&ldqo;元所孕育的生命,当灵魂境界和他那种与生俱来的力量相融合后,才是他真正的实力&hllp;&hllp;&rdqo;

    &ldqo;你是说?&rdqo;逸风睁大了眼睛。

    &ldqo;席瑟在和我一战时,已经将那种力量和他的灵魂境界相融。&rdqo;罗秀缓缓道,&ldqo;所以他才可以和我不分轩轾的战斗,嗯,应该是最后战胜了我。&rdqo;

    逸风不说话了。

    &ldqo;不必担心。&rdqo;罗秀笑道,&ldqo;我也让他付出了代价。&rdqo;

    &ldqo;什么?&rdqo;逸风一颤。

    &ldqo;席瑟的那种力量,被我的结印封闭在体内,没有几万年的时间,根本无法再次觉醒,这也是为什么他停止战争的原因。&rdqo;罗秀那双仿佛可以洞悉一切的眼睛轻轻波动着。

    &ldqo;你的意思是&hllp;&hllp;&rdqo;逸风好像懂了。

    &ldqo;他也懂了。&rdqo;罗秀看着画卷中的景象,&ldqo;这就是他战胜席瑟的唯一机会。&rdqo;

    &ldqo;那家伙不像是个喜欢赌博的人呐。&rdqo;逸风也望向了画卷,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hllp;&hllp;

    黑气,一丝丝的从撒加背后冒出。

    &ldqo;哦?&rdqo;席瑟眼中一闪,&ldqo;你不是伤得很重吗,居然还可以让自己的力量上升?&rdqo;蓦地,他眼中闪烁的更厉害,&ldqo;你这是本体?&rdqo;

    &ldqo;呃啊!&rdqo;

    一声怒吼,心台竟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

    撒加猛地站起,双臂张开,双拳紧握,弑天甲被震飞,身上青筋暴起,肌肉似乎都要被拉扯断裂一般!

    &ldqo;难道是&hllp;&hllp;&rdqo;席瑟心里一惊,一时间竟呆立原地,&ldqo;他不过是继承了阿修罗王的血脉,经过那么久的岁月,那种力量早就应该退化不见了才对&hllp;&hllp;&rdqo;

    黑气越来越盛。

    一道黑色的弯月印记在撒加的额前若隐若现,赤裸的上身上能量流转,将那些伤疤染得透亮!

    &ldqo;呃啊!&rdqo;

    撒加的力量继续上升!

    &ldqo;突破了?&rdqo;席瑟大惊,&ldqo;达到&lsqo;凝&rsqo;了?难不成,他的体内,一直藏着那力量?他难道不是阿修罗?!&rdqo;

    &ldqo;不够&hllp;&hllp;不够&hllp;&hllp;不够啊!&rdqo;

    撒加狂吼着,四肢张开,身体拉扯到了极限!

    &ldqo;不可能&hllp;&hllp;不可能的。&rdqo;席瑟额前流过一丝冷汗,&ldqo;不是阿修罗的族人,根本无法继承阿修罗王的血脉,那些灭绝的阿修罗,怎么可能还保留着他们祖先的能力,不可能!&rdqo;

    席瑟双目精光一闪,瞬间出现在撒加面前,挥剑劈下!

    呲&hllp;&hllp;

    天剑砍进了撒加的锁骨,鲜血如泉。

    &ldqo;痛啊&hllp;&hllp;这种感觉,不够,不够&hllp;&hllp;&rdqo;撒加抬起脸,抓住了天剑的剑刃。

    席瑟看到了撒加狰狞的表情,那狂乱的眼神竟让他手上的力道迟疑了几分。

    撒加狂吼一声,生生将天剑从自己的锁骨中抬起,然后将席瑟甩了出去。

    轰!席瑟砸在心台上,心台的颤动加剧了,撒加的吼声也更加疯狂,更加痛苦!

    锁骨断了,白色的骨刺戳在皮肉里,伤口红通通的,触目惊心!

    席瑟呆住了。

    &hllp;&hllp;

    金色的光点脱离了原本柔和的轨迹,变得有些纷乱。

    &ldqo;你?&rdqo;逸风看向了罗秀,发现这个平静得就像莲花一样的男人,此时此刻,竟然在微微颤抖!

    &ldqo;没有想到,他竟会采取这样极端的方式。&rdqo;罗秀眼神波动得很厉害,&ldqo;我错了,他根本不懂,他只是在逼自己&hllp;&hllp;&rdqo;

    &ldqo;逼自己?&rdqo;逸风望向了画卷,表情变得严肃。

    罗秀沉默了,拈花般的手指抑制不住的颤抖,弯曲小指竟再无力直起。

    &hllp;&hllp;

    &ldqo;焚天啊!&rdqo;

    撒加仰天怒吼。

    席瑟猛地起身,再次瞬移到撒加面前,天剑直直插向撒加的腹部。他的表情凝重起来,浑身金光闪耀,这一剑的力量也无比强大。

    锵!

    碰撞的气流再次让心台剧烈的晃动,而撒加似乎也更加痛苦。

    一道黑影横在他身前,挡住了天剑。

    焚天!

    撒加如此痛苦,它也爆发了自己的全部。

    一只手抓住了焚天,然后双手紧握,猛地砸下!

    轰!

    席瑟撞进了心台。

    坚硬至极的心台裂开了,一个深深的洞里正朝外冒着黑气‐‐

    和撒加体内冒出的黑气一模一样!

    &ldqo;啊!&rdqo;

    撒加松开了焚天,抱住头,声嘶力竭的的吼着。

    啪,啪,啪,啪&hllp;&hllp;

    青筋爆裂,血管崩断,如注的鲜血涌出。

    &ldqo;我懂了。&rdqo;席瑟从心台那个被他砸出的洞中飞出,立在了空中,喘着气。

    他没有再次攻击,通过了前五狱,他也消耗了不少,加上刚才撒加的两击,纵然他足够强,也不得不短暂的喘息。

    狂乱的吼声传入了席瑟耳中,他的脸抽搐着,似已愤怒到了极点。

    &ldqo;好家伙。&rdqo;席瑟死死盯着浑身是血的撒加,&ldqo;我承认,是我失误了,没有想到你居然这么狠,居然将自己的心,化为了这个心台!&rdqo;

    &hllp;&hllp;

    &ldqo;自己的心?&rdqo;逸风愣住了。

    &ldqo;嗯。&rdqo;罗秀的情绪平复了一些,声音还是有些不稳定,&ldqo;现在的六道之狱,是撒加灵魂境界产生的绝对空间,这个空间是他的灵魂实体化成的,所以他当然能把自己的心,变成心台。&rdqo;

    逸风道:&ldqo;也就是说,心台承受的所有力量和攻击,都会转移到他的心里?&rdqo;逸风倒抽了一口凉气,&ldqo;真够狠的,对自己也这么狠,难怪你说他在逼自己。&rdqo;

    &ldqo;不止如此。&rdqo;罗秀缓缓摇头,&ldqo;更可怕的是,流年人间所有让心极度痛苦的幻象,都由撒加来承受!原本制造给身处流年人间的人的幻象,却由自己承受,这是灵魂境界的反噬,所以&hllp;&hllp;&rdqo;罗秀眼神一定,&ldqo;撒加身心所受的痛苦,比他上一次在流年人间时强烈百倍!&rdqo;

    逸风震惊了,他望着画卷中那个痛苦不堪的男人,喃喃自语:&ldqo;心,是最柔软最脆弱的啊,你到底为了什么,为了什么&hllp;&hllp;&rdqo;

    &ldqo;也许会出现奇迹的,那从远古就消失的阿修罗王真正的力量。&rdqo;罗秀眼神蓦地炽热起来,&ldqo;逸风啊,你知不知道,那可是能连帝天都能重创的力量!&rdqo;

    &ldqo;帝天&hllp;&hllp;最强的修罗,西戒。&rdqo;逸风深深吸了口气,&ldqo;要重现了么?&rdqo;

    罗秀没有回答,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金色的画卷。

    &hllp;&hllp;

    为了什么!

    我为了什么!?

    如果我知道了这个答案,我会不会犹豫,会不会彷徨,会不会还是不顾一切的奔向‐‐

    那让我心痛欲裂的你啊!

    一声似乎将心都撕裂的狂吼之后,一切都安静了。

    撒加垂着头,血染透了他倔强的黑发,黑红相间的头发一股一股的垂在额前,连一丝晃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