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一十八章 赌注(六)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诅咒黑牢。神狱的尽头。

    萧瑟的冷风从洞口呼啸而过,带来凛冽的声音。

    洞中,一个黑衣男子静静的坐着,表情仿佛澜沧之后的汪洋。

    倔强的黑发如刀,随着从洞口灌进的冷风摇摆,一道旧伤疤横在右脸,深邃的眼眸仿佛历尽了沧桑。

    他看着一尊石像,一尊就算只是粗糙的岩石雕刻而成也倾城倾国的石像。

    良久。

    撒加站了起来,漆黑如夜的瞳孔闪过一丝光芒。

    就像,一颗孤独的流星悄悄划过寂寞的夜空。

    &ldqo;选择&hllp;&hllp;&rdqo;他轻轻走到石像面前,&ldqo;我们的选择,却让这滴泪,滑落在你脸庞&hllp;&hllp;&rdqo;

    &ldqo;离别,太多的感伤&hllp;&hllp;怎么能承受&hllp;&hllp;所以你才会恨。&rdqo;

    &ldqo;我也是这样,可我不得不去承受&hllp;&hllp;&rdqo;

    &ldqo;你这样安静,也知道了我的选择吗&hllp;&hllp;&rdqo;

    &ldqo;是啊,太多了,那无奈。&rdqo;

    撒加对千湄的石像轻声诉说着,渐渐的,眼眶红了,蓦然间,一滴泪水,从那红色而深情的眼眶中,无声无息的滚落。

    一条老旧的项链出现在撒加手中,项链的吊坠,是一枚旧得连图纹都看不清楚的金币&hllp;&hllp;

    然后,撒加将这条项链温柔的戴在了石像的脖子上,转身离去。

    &hllp;&hllp;

    &ldqo;无法提升了?&rdqo;席瑟看着那个静默得可怕的男人。

    &ldqo;不过是&lsqo;凝&rsqo;的顶峰罢了。&rdqo;席瑟露出了一丝笑意,&ldqo;就算你再能忍耐,那痛苦还是会让你放弃,所以&hllp;&hllp;&rdqo;他握住了天剑,&ldqo;这场无聊的游戏到头了。&rdqo;

    嗖的一声。

    席瑟愣了。

    撒加不见了!

    接着。

    席瑟感觉到背后出现了一个人影&hllp;&hllp;

    轰!

    一股巨力将他砸进了心台。

    心台出现了一道深壑,红色的岩石碎裂了很多。

    &ldqo;唔。&rdqo;席瑟身后的人影捂住了心口。

    然后,他缓缓抬起了头。

    &hllp;&hllp;

    &ldqo;魇月!&rdqo;

    罗秀大呼一声,噌的一下起身,脚下的莲花台化为金光消散。

    &ldqo;你也会有这种反应?&rdqo;逸风吓了一跳,接着望向了画卷中那个停在空中一动不动的男人。&ldqo;额头上怎么多了一个印记?弯弯的,像月亮一样。&rdqo;突然,逸风也叫了起来,&ldqo;撒加的眼睛怎么回事?血红一片!&rdqo;

    &ldqo;魇月!血眼!&rdqo;罗秀激动的道,&ldqo;出现了,出现了!&rdqo;

    &ldqo;那力量?&rdqo;逸风看着他。

    &ldqo;对,从西戒陨落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阿修罗王的&lsqo;魇化&rsqo;!&rdqo;罗秀浑身颤抖,&ldqo;我和达密释的期盼,所做的一切,所有的牺牲,都值得了,值得了&hllp;&hllp;他能做到,不管是魇化,还是那个境界,他一定能做到&hllp;&hllp;&rdqo;

    &ldqo;可你不是说只有元孕育的生命才有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么?撒加可不是元孕育的,据我所知,他在得到阿修罗王血脉之前,只是一个人类。&rdqo;逸风不解的道。

    &ldqo;也许,这就是奇迹吧。&rdqo;罗秀深深吸了口气,平定了情绪,&ldqo;他曾经在真央地上就有过一次魇化,但那不是真正的魇化,达密释也向他提过,真正的魇化,是灵魂境界的魇化,而不是修罗体的魇化。&rdqo;

    &ldqo;标志就是你说的&lsqo;魇月&rsqo;和&lsqo;血眼&rsqo;?&rdqo;逸风问。

    &ldqo;是的。&rdqo;罗秀笑道,&ldqo;人类真是一种潜力无限的生命,和阿修罗王的血脉结合,竟能做到元孕育的生命才能做到的事情。很早以前,我就发现了人类的潜力,所以也会时常在物质位面寻找&hllp;&hllp;&rdqo;罗秀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ldqo;从我第一次见到撒加时,就感觉到了他的潜力,所以才和达密释一起,尽力帮助他,呵,不过说起来有些汗颜,实际上,我们也没有帮到他什么,他所有的成长,都是自己坚强不屈的努力换来的&hllp;&hllp;&rdqo;

    &ldqo;等等。&rdqo;逸风打断了他,&ldqo;难道这就是撒加的一线生机?连门都没摸着的魇化?&rdqo;

    &ldqo;是的。&rdqo;罗秀微笑着,&ldqo;从他把席瑟带进六道之狱开始,就一直在为这一线生机努力。&rdqo;

    &ldqo;这也太悬了吧!&rdqo;逸风愣了,&ldqo;要是他做不到怎么办?那不是一切都玩完了?&rdqo;

    &ldqo;所以我才说他在逼自己,所以我才会来到天界,将布罗吸引过来,为他争取时间。&rdqo;罗秀望向了画卷,&ldqo;他正在履行自己的诺言。&rdqo;

    &ldqo;我的天,我会扛住。&rdqo;逸风轻声道。

    &ldqo;是啊&hllp;&hllp;&rdqo;罗秀缓缓道,&ldqo;他的答案一直都是相信自己。&rdqo;

    说完这句话,罗秀挥手,画卷消失了。

    &ldqo;不看了?&rdqo;逸风撇嘴。

    &ldqo;不需要了。&rdqo;罗秀盘膝坐下,轻轻闭上眼睛。

    金色的莲花在他身下绽开,透着柔和勃然的气息。

    逸风深深看了他一眼,掠到了远方。

    &ldqo;你也要开始了吗,最后守护着天界的人。&rdqo;逸风的眼睛变得很亮。

    轰!

    天界干枯的土地颤抖了一下。

    然后苍白的天空中划过一道闪电。

    电光很快消散,可一条裂缝却留在了天空中,强大的能量从中汹涌而出。

    轰鸣声不绝于耳。

    无数岩石碎快飞了起来,被吸向了那条裂缝,这片土地霎时间,仿佛置身于一个能量漩涡中。

    逸风抬起头,望向了那条空间裂缝,目光骤然凌厉。

    &hllp;&hllp;

    唰,撒加右手一张,一柄黝黑无光的长枪便飞回了手中。

    赤裸的上身血迹斑斑,黑金相间的腿甲上也挂着凝固的血条,他落在了心台上,朝那道深壑走去&hllp;&hllp;

    步履如铁,战靴踏在裂口的红色岩石上,就像他心跳的节奏。

    这心台,就是他的心;这心台上所有的创口,都是他的心伤!

    蓦地,心台晃动起来,接着深壑又裂开了一点,轰的一声,炸开了一个缺口,席瑟怒吼一声,落在了撒加面前。

    &ldqo;怎么,心在痛?&rdqo;席瑟的脸抽动着,凌厉的眉头死死皱着,可嘴角,却挂着笑意,&ldqo;魇化&hllp;&hllp;没想到你也有这种能力。&rdqo;他看着撒加,&ldqo;很不错,你真的很不错,用六道之狱的前五狱消耗了我的力量,然后用极大的痛苦在这第六狱逼迫自己,从而领悟魇化,让自己的实力最大程度的接近我&hllp;&hllp;很好,很好!&rdqo;

    锵!

    焚天架住了天剑。

    &ldqo;可惜&hllp;&hllp;实力就是实力。&rdqo;席瑟狞笑着,&ldqo;我还是比你强!&rdqo;

    轰!

    席瑟猛地挥剑,将撒加震开。

    哗哗,撒加在心台上划过,后背被尖利的岩石带出了深深的血痕。

    &ldqo;你的心又痛了吧?&rdqo;席瑟朝被碎石掩埋的撒加走去,&ldqo;身体的痛楚加上心痛,我看你还能支撑多久,魇化又怎样,还不是要输给我席瑟!&rdqo;

    轰!

    又是一剑!

    碎石炸开,撒加弹向了天空,凌厉的气劲从身后爆出,将心台深深割裂。

    哗哗&hllp;&hllp;

    红色的碎石纷纷落下。

    然后是血滴,洒在红色的石头上,使得那色泽更加妖异。

    席瑟抬起头,看着那个没有落下依旧四肢垂下漂浮在空中的男人。

    &ldqo;呵。&rdqo;撒加抬起头,满脸是血,嘴角却弯起了,&ldqo;继续。&rdqo;

    血一道道的从撒加额上的黑色弯月印记上流下,赤红的双目就像是被那血染红了一般&hllp;&hllp;

    看到撒加的表情,席瑟怒不可遏,&ldqo;那我就成全你!&rdqo;

    轰!

    撒加砸进了心台,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洞。

    呼呼,席瑟立在空中,双手持着天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紧贴着剑柄的手指也微微颤抖着。

    啪,一只手抠住洞边的岩石。

    席瑟的脸抽搐着,猛地落下,坚硬的战靴狠狠踩在那只手上!

    心台红色的岩石又裂开了,凶猛的气劲扩散,表面就像被平平削去了一层&hllp;&hllp;

    尘埃落定。

    席瑟深深吸了口气,移开了脚。

    &ldqo;什么!&rdqo;他眼神直了。

    陷在坑中的手在动,手指缓缓卷缩,然后张开。

    &ldqo;谁?&rdqo;席瑟像是感觉到有个人出现在身后,猛地回头‐‐

    空无一人&hllp;&hllp;

    席瑟的眉间在颤,他狠狠挥剑,唰,气劲割裂了空气,也割裂了心台。

    气劲没入了心台周围漆黑的空间,发出沉闷的响声,带来了波动后,很快平静,就像石沉大海。

    一切都很沉静,只有那只手在缓慢的收缩然后伸展。

    &ldqo;都给我去死啊!&rdqo;席瑟突然狂吼一声,身体猛震,灿烂之极的金光爆发出来,方圆数百米的心台剧烈的震动着。

    心台裂了,无数条缝,碎石飞起,无数块,几乎是同时从心台表面脱离。

    那只手紧紧握成了拳头,坚持了几秒钟后,从洞口滑落。

    &ldqo;毁掉这里&hllp;&hllp;把一切都毁掉就没事了&hllp;&hllp;毁掉!&rdqo;

    金光越来越灿烂,最后竟然变得模糊。

    心台,陷入了那一片璀璨到模糊的金色&hllp;&hllp;

    当金色散去,一切成了一片漆黑。

    心台消失了。

    也就是说,撒加的心,消失了。

    席瑟立在漆黑的空间中,天剑环绕在他身边。

    &ldqo;结束了,烦人的家伙。&rdqo;席瑟满意的笑了笑,闭上了眼睛,开始调息。

    蓦地,柔软的感觉从眼皮上掠过&hllp;&hllp;

    席瑟浑身一颤,睁开了眼睛。

    白色的花絮&hllp;&hllp;

    在他周围纷扰的飘落。

    &ldqo;樱树花?&rdqo;席瑟愣住了,那白色的花瓣微微泛光,在漆黑中,宛如发光的雪,在冬夜凋落。

    一个人影渐渐清晰。

    席瑟看着人影,那人影有点小,至少比他矮小多了。

    是个孩子,一个几岁大的男孩。

    &ldqo;你是谁?&rdqo;席瑟发现,以他的灵识,竟也无法看清楚那男孩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