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二十一章 抉择(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城楼下,一个金发齐腰的男子靠墙而坐,右手放在膝盖上,手掌弹开,白色的细碎花瓣轻轻落在掌中,那样无声。

    &ldqo;在想什么?&rdqo;坐在男子身边的女子问。女子很漂亮,透着一种深深的柔弱美,金色的长发微微泛白,略带卷曲,乍一看,女子和男子手中的花瓣还有几分神似。

    &ldqo;结束了。&rdqo;男子轻声叹息,俊美到极致的脸上,流露出读不懂的忧伤。

    &ldqo;真的?&rdqo;一个男人站在了两人面前。

    &ldqo;难道不是?&rdqo;炫奂抬起头,望着撒加。

    撒加笑了一下,对离离道:&ldqo;你先离开一下。&rdqo;

    &ldqo;是,陛下。&rdqo;离离低着头走开了,她甚至不敢看撒加一眼。

    撒加走到炫奂身边,抱起手,靠在墙上,仰头望着城楼上一片缓缓移动的星云。

    安静了一会,炫奂开口了,&ldqo;你不是有话说吗?&rdqo;

    &ldqo;话?&rdqo;撒加摇摇头,&ldqo;没有。&rdqo;

    炫奂仰起头,后脑轻轻靠在墙上,顺着撒加的目光望去。

    又是沉默。

    &ldqo;那片星云&hllp;&hllp;&rdqo;炫奂问,&ldqo;最终会飘向哪里?&rdqo;

    &ldqo;不知道。&rdqo;撒加微笑,&ldqo;只是想起了往事。&rdqo;

    炫奂湛蓝如湖水的眼眸轻轻波动着。

    &ldqo;那个时候,在一片很美的树林里,我也望着天空中飘过的云&hllp;&hllp;&rdqo;撒加看着那片星云。

    &ldqo;一个人?&rdqo;炫奂轻轻笑了。

    &ldqo;还有一个人,一个永远都会留在我心里的人。&rdqo;撒加笑道。

    &ldqo;是依琳吗。&rdqo;炫奂问。

    &ldqo;不是,是另一个女人,如果不是因为依琳,也许我会永远爱着她。&rdqo;撒加深邃的眼眸中闪着光晕,&ldqo;可我最终还是失去了她,很遗憾,很伤心。&rdqo;

    &ldqo;她是怎么离开的。&rdqo;炫奂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夹住了一片樱树花瓣。

    &ldqo;死了,在我的怀中。&rdqo;撒加深深吸了口气,&ldqo;那个时候,我恨着一切,包括依琳。&rdqo;

    &ldqo;为什么?&rdqo;炫奂的手指凝在了空中。

    &ldqo;因为她的离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依琳也有责任。&rdqo;撒加抱起的右手一翻,一片樱树花落在掌中。

    &ldqo;为什么对我说这个。&rdqo;炫奂手指分开,花瓣飘落。

    &ldqo;恨是什么,爱是什么,爱恨之间,又是什么。&rdqo;撒加手掌合拢,细碎的白光从指缝中溢出,&ldqo;一线之隔,一念之差。&rdqo;

    &ldqo;我不会原谅他。&rdqo;炫奂懂了。

    &ldqo;所以我杀了他。&rdqo;撒加扭头看向炫奂,&ldqo;你不恨我?&rdqo;

    &ldqo;干嘛要恨。对于我来说,你杀了他,是帮我完成了对他的救赎。&rdqo;炫奂站起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ldqo;他还记得。&rdqo;撒加道。

    炫奂的脚步停住了。

    撒加放下了双手,一个漆黑的能量空间出现在炫奂前面。

    炫奂背对着撒加静静站着,齐腰的金发柔顺动人,华美长袍的衣襟微微颤抖。

    &ldqo;为什么&hllp;&hllp;&rdqo;炫奂的声音在颤。

    &ldqo;没有为什么,只是觉得应该让你知道。&rdqo;撒加直起身,朝和炫奂相反的方向走去。

    &ldqo;他想起了吗&hllp;&hllp;母亲的名字&hllp;&hllp;&rdqo;炫奂的手捏成了拳头。

    &ldqo;没有。不过&hllp;&hllp;&rdqo;撒加行渐远,&ldqo;那个叫佛洛斯的大陆,一直留在他心底最深处。&rdqo;

    &ldqo;佛洛斯&hllp;&hllp;最深处么?可他为什么找不到那个地方,为什么&hllp;&hllp;&rdqo;炫奂颤巍巍的走向那团漆黑的能量。

    撒加没有回答他,消失在了冥关的另一头。

    &hllp;&hllp;

    &ldqo;大人。&rdqo;离离悄悄走到炫奂身旁。

    突然,她身体失重了,然后陷入了一个颤抖的怀抱。

    &ldqo;抱紧我&hllp;&hllp;抱紧我&hllp;&hllp;&rdqo;炫奂的脸伏在离离肩上,发丝纠缠着离离的脸颊。

    离离睁大眼睛,表情呆滞,因为&hllp;&hllp;

    她的肩膀,感觉到了热热的湿润。

    他在哭!

    两行泪水蓦地从离离眼中滑落,她紧紧抱住了那个此时此刻悲伤得近乎脆弱的男人。

    那漆黑的能量中,是他唯一的亲人,可是却也离他而去,他一直都是这样孤独吗,一直都把悲伤藏在心里,一直都在樱树花飘零的美丽中体会着伤,还有痛&hllp;&hllp;

    所以,他才迷恋着那些白花凋落时刹那的美好。

    原来是这样&hllp;&hllp;

    他觉得,只有那刹那的美,才是他能够抓住的吧‐‐

    离离的脸轻轻磨蹭着炫奂的头,泪水挂在那柔软的金色发丝上,那样迷离。

    &hllp;&hllp;

    撒加坐在城墙上,望着神关的方向,嘴里轻轻哼着歌谣。

    &ldqo;挺悠闲的嘛。&rdqo;赫缺坐在了他身旁,敲起二郎腿。

    撒加就像没有看见他一样,继续哼歌。

    &ldqo;在唱什么?&rdqo;赫缺竖起耳朵,靠近了撒加的嘴,&ldqo;真难听啊,什么星儿风儿,湖啊水啊的,拜托您了,冥尊陛下,能不能让词儿和调子靠近一点。&rdqo;

    赫缺的脸被推开了,&ldqo;你不是美丽的女人,谢谢。&rdqo;

    &ldqo;哈哈。&rdqo;赫缺乐了,&ldqo;陛下啊,在您的身上,我看到了阿萨那混蛋的影子。&rdqo;赫缺扭头,指着远方的一座城楼,&ldqo;您看那里,阿萨的女人一直在等着他,天天为他祈祷,我就没看出来,那混蛋到底有什么魅力。&rdqo;

    撒加顺着赫缺手指的方向望去,一个娇小玲珑的女子身影映入眼帘。

    &ldqo;赫缺啊。&rdqo;撒加转过头,笑了笑,&ldqo;你想知道?&rdqo;

    &ldqo;什么?&rdqo;赫缺愣了一下。

    &ldqo;是专一&hllp;&hllp;&rdqo;撒加轻声道,&ldqo;一个女人最渴望的,就是一个全心全意爱着她的男人,专心致志的守护她,不让她受伤,不让她流泪。&rdqo;

    &ldqo;你在想什么。&rdqo;赫缺突然发现撒加在说刚刚那句话时,眼神宁静得让人心颤,就像一颗在夜空中流浪了无数年的星辰,领悟了孤独,看破了寂寞。

    撒加没有回答他,道:&ldqo;她叫西丽雅。&rdqo;

    &ldqo;谁?&rdqo;赫缺心里又是一颤。

    &ldqo;我第一次想守护的女人。那些话,也是她第一次告诉我的。&rdqo;撒加站了起来,&ldqo;可我却没有做到,对她的承诺。&rdqo;

    赫缺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对劲了,他看着撒加,深紫色的眼眸闪着光芒。

    &ldqo;一直没有做到啊,我的诺言&hllp;&hllp;&rdqo;漆黑的披风飘起了,撒加深深吸了口气。

    赫缺噌的一下站了起来,&ldqo;你到底要干什么!&rdqo;

    撒加没有反应,只是静静地望着真央地,深邃如夜的眼眸中流淌出的目光让人看不明白。

    &hllp;&hllp;

    一团漆黑的能量漂浮在城关上,能量下,一个身着华美长袍的男子和一个穿着黑色制式长衣的女子紧紧相拥。

    离他们不远处,一前一后两个人影默默看着他们。

    过了一会儿,前面的那个人影动了,朝那黑色的能量团走去。

    &ldqo;谁?&rdqo;炫奂一惊,松开了离离,金光蓦地从脸上闪过,将他的泪痕消融。

    &ldqo;你知不知道,撒加并没有吸收席瑟的灵魂之力。&rdqo;一个干涸的声音毫无起伏。

    炫奂回头,看着斯汀那张俊美得有些妩媚的脸,灰色的眼眸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白色的头发刘海很长,整齐的斜在一边,细长的眼睛周围是一圈青黑色的眼线,看上去妖冶而诡异。

    &ldqo;原本,六道是可以做到的。&rdqo;斯汀身后那个妖媚的女子道,&ldqo;六狱诀中的万殍吞天,可以让溃散的灵魂实体聚合成密度极高的能量体,从而被吸收,增强自身的力量。&rdqo;

    炫奂看向了璧香,眼神动了动,没有说什么。

    &ldqo;真央地上的人,只是通过巫灵吸收了一些灵魂残存。&rdqo;斯汀看着炫奂,&ldqo;如果撒加吸收了席瑟的力量,现在的他,已经接近七解末境&lsqo;无&rsqo;了。&rdqo;

    炫奂的表情很复杂,离离紧张的望着他。

    斯汀看向了那团漆黑的能量,&ldqo;可他依然用万殍吞天将席瑟溃散的灵魂实体重新聚合,和席瑟的尸体一起保存在那&lsqo;殇狱&rsqo;中。&rdqo;

    &ldqo;殇狱?&rdqo;炫奂眼神波动着。

    &ldqo;对,撒加魇化之后,在六道之狱的第六狱用他的心伤形成了一股凌驾于次元之上的能量。&rdqo;斯汀道。

    &ldqo;凌驾于次元之上?&rdqo;炫奂的表情变得惊讶。

    &ldqo;你也是感悟至高的人,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rdqo;斯汀的语气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ldqo;就算是将至高感悟圆满,也是超脱于宇宙次元的限制,并不能凌驾于次元之上。如果强行控制的话&hllp;&hllp;&rdqo;炫奂回头望着那团四周黑气缭绕的能量,&ldqo;可是他&hllp;&hllp;看起来&hllp;&hllp;好像&hllp;&hllp;&rdqo;炫奂喃喃的道。

    &ldqo;那就是撒加,自己的痛苦从来不会让别人知道,即便为别人付出,也是默默承受。&rdqo;斯汀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炫奂呆住了。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缓缓道:&ldqo;你这家伙,原来一直忍着灵魂境界反噬的剧痛在和我说那些话&hllp;&hllp;你做这些,是为了我吗,还是说,你不想再让任何人遗憾?我懂了啊,你的心&hllp;&hllp;&rdqo;

    白光如雪落下,一块十米多高晶莹剔透的石头出现在炫奂面前。

    往生石。

    &ldqo;有了殇狱之中的席瑟的尸体和灵魂实体形成的能量,他可以转世了。&rdqo;斯汀道。

    炫奂点点头,&ldqo;这是撒加叫你做的?&rdqo;

    &ldqo;嗯。&rdqo;斯汀道,&ldqo;我也明白了他的心。&rdqo;

    &ldqo;你为什么不阻止?&rdqo;炫奂蓦地激动起来,&ldqo;你难道不知道,他想&hllp;&hllp;&rdqo;

    &ldqo;那是他的选择。&rdqo;斯汀打断了炫奂,&ldqo;虽然他曾说过没有选择,但我知道,他其实已经有了最后的决定。&rdqo;

    &ldqo;最后的&hllp;&hllp;决定吗。&rdqo;炫奂胸口起伏着。

    呼,聚沙出现在斯汀胸前,在一片晶莹的白色光点中漂浮着。

    然后,那晶莹的沙漏翻转了,白色细沙缓缓流动着&hllp;&hllp;

    黑色的能量团散去,席瑟的尸体被一片透明的气息包裹着,朝往生石飞来。

    &ldqo;大明咒‐‐引渡。&rdqo;

    斯汀双手摊开,整个人慢慢升起,在空中旋转起来。

    无数白光从他掌中发出,在席瑟周围穿梭。

    渐渐的,斯汀旋转速度越来越快,一条条白光将席瑟的尸体缠绕起来,和撒加用其消散的灵魂聚合而成的能量相互交融&hllp;&hllp;

    一艘渡船。

    一艘大约五米长、白得晶莹的渡船最后形成,装载着席瑟的尸体,在空中轻轻摇曳,朝往生石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