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三十四章 抉择(十五)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十年。

    对于神界冥界来说,就是眨眼的瞬间。

    十万年。

    对于九阳剑地来说,就是这么漫长。

    多少改变,多少不变。多少起落,多少浮沉。

    可那九个太阳的光芒下,却单一的只剩荒芜。

    这就是&hllp;&hllp;

    无啊。

    那七解最后的境界。

    &hllp;&hllp;

    尘世,爱恨。

    尘封的往昔,磋磨的时光,刻骨的思念,珍惜的现在&hllp;&hllp;

    谁又懂得,当一切的一切从无尽的年华穿梭而过,到了终点,却只剩下&ldqo;无&rdqo;。

    飘飘荡荡的追逐,你争我夺的幻灭,如果再重头,还会不会低下头颅,还会不会,流下眼泪&hllp;&hllp;

    我只能这样。

    这就是我的&ldqo;无&rdqo;。

    我的天。

    我的背负。

    来临了吗?那对命运最后的抗争。

    撒加缓缓起身,凝望着轮回镜中依琳的影子。

    许久许久。

    &ldqo;谢谢你陪着我。&rdqo;他轻声道。

    &hllp;&hllp;

    天界。

    罗秀用生命化为的结印在颤动,就像一颗太阳毁灭前的预兆。

    惨白的天空裂开了,早已荒凉无比的土地龟裂了无数条缝,不断延伸,不断扩张,直至那仅剩的干枯也成了碎块。

    轰!

    金光霎时激烈的四射。

    天界炸开了!

    无数的碎块漂浮在星尘中,宛如一颗颗失去光芒的陨石。

    挣脱了,十年时间,罗秀用尽所有封印住的天魂和命魂,终于挣脱了束缚!

    轻轻一声,一个男人立在了一块碎石上。

    漆黑的长发如夜深邃,垂在身后随着气流狂舞。

    黑色的战甲,金色的纹路老旧而沧桑,他的脸很好看,很干净,只是眼眸中的黑色那样沉静。

    一道伤疤横在右脸,他的手指摩挲着那道伤痕。

    嗖。

    撒加放下了右手,一柄黝黑无光的长枪握在了手中。

    &ldqo;你怕吗。&rdqo;撒加微笑着问焚天。

    嗡,焚天一如既往的高傲的唱鸣!

    &ldqo;那就好。&rdqo;撒加抬手,一面华美流光的水镜出现在身后。

    他缓缓回首,看了镜中人一眼后,消失无踪。

    轮回镜流过了一丝光晕,仿佛镜中人的泪痕。

    &hllp;&hllp;

    黑色的山峰,盘坐在嶙峋岩石上的斯汀睁开了眼睛。

    胸前漂浮的晶莹沙漏停止了颠倒,白色的流沙一瞬间静默了。

    &ldqo;大人,你怎么了。&rdqo;璧香问。

    &ldqo;撒加的气息,感觉到了。&rdqo;斯汀望着天界的方向。

    璧香颤抖了一下。

    &ldqo;破开了,天魂和命魂。&rdqo;斯汀道。

    &ldqo;好快,还以为可以多陪大人一会。&rdqo;璧香凄凄笑着。

    &ldqo;我做不到。&rdqo;晶莹的白光在斯汀周围纷飞。

    &ldqo;我明白。&rdqo;璧香笑着点头,泪水却涌出。

    &ldqo;保重。&rdqo;斯汀的身影在白光中渐渐淡去。

    &hllp;&hllp;

    &ldqo;你去哪里!喂!你去哪里呀!&rdqo;苏菲边跑边喊。

    一颗黑色的流星划过了坎哈尔的天空,消失在了天际。

    &ldqo;混蛋!恶鬼是个混蛋!&rdqo;苏菲伏在冥尊殿外的草地上,眼中盛满了泪水。

    &hllp;&hllp;

    红叶飘落。

    阿萨站在纷落的红叶中,沉默不语。

    &ldqo;你在想什么。&rdqo;莉娜从身后抱住了他。

    &ldqo;这十年,你幸福吗。&rdqo;阿萨突然问。

    莉娜抱紧了阿萨,她感觉到了什么。

    &ldqo;我很幸福,因为有你。&rdqo;阿萨笑了,眼角的细纹很有魅力,&ldqo;我说过,会陪你在红叶林里幸福的生活&hllp;&hllp;&rdqo;

    莉娜紧紧贴着阿萨,双手搂得更紧。

    &ldqo;也许我又要失约了&hllp;&hllp;&rdqo;阿萨的手放在了莉娜手上。

    莉娜娇小的身躯颤抖起来。

    &ldqo;那个家伙说,我不欠他什么。&rdqo;阿萨轻轻扳开了莉娜紧扣的手指,转身将她拥入怀中,&ldqo;可我是个认死理的人,改不过来,没办法。&rdqo;

    莉娜在阿萨的怀中哭。

    &ldqo;我去还债了。&rdqo;阿萨在莉娜额头上轻轻一吻,&ldqo;如果有来生,我们再见。&rdqo;

    &hllp;&hllp;

    神界。希思黎。

    神皇殿的宝座上,坐着一个俊美到极点的男人。

    炫奂。他已是新的神皇,十年的时间,神界在他的统治下已经开始复苏。

    此时,他轻轻摘下了皇冠,走下了皇座。

    &ldqo;离离,我会回来的,我相信他。&rdqo;

    &hllp;&hllp;

    飘渺的山峰,云雾缭绕,接天的瀑布飞流而下。

    哗,一个男子从瀑布下的水潭里冒出头,墨绿色的长发贴在脸上。

    &ldqo;只有十年吗,我还以为,至少还可以逍遥几年。&rdqo;逸风从水潭中射出,在空中潇洒如风的转了一圈,一件长袍歪歪斜斜的穿在了身上。

    &ldqo;不能不去啊。&rdqo;他低头望了天雾峰一眼,&ldqo;该离去了,老师啊,我的心从来没有这么坚定过,也许这才是,我对您的承诺!&rdqo;

    &hllp;&hllp;

    深泽,拿寺,八音,庵月站在冥尊殿的露台上,目不转睛的望着一个方向。

    东冥域的中心旭海城,西冥域的中心罗桑城,南冥域的中心莫伦城,北冥域的中心极夜城。捷克,塔奇纳迪,罗刹,奥兰多,这新的冥域四巨头,也望着和深泽他们一样的方向。

    &ldqo;撒加&hllp;&hllp;&rdqo;捷克深深呼吸着。

    塔奇纳迪眼中含着泪,双手疯狂的拨弄着一把龙骨铁琴的琴弦。

    &ldqo;不再失去,不再悲伤,格伦夏尔,和我一起为他祈祷吧。&rdqo;奥兰多闭上眼睛,双手合十。

    &ldqo;主人,要活着,带着我们的信念。&rdqo;罗刹低声道。

    &hllp;&hllp;

    地狱,修罗殿,梅尔沙和柏洛斯紧张万分,炼塔下,残烙死死握着拳头。

    深渊,暗黑亡灵殿外的沼泽中,一根黑色的旗幡矗立,鸠合立在旗幡上,阴冷的脸上表情严肃至极,牙齿咬的声响。

    &hllp;&hllp;

    奥菲拉尔大陆,一座小镇的街边,低头行走的璧幽抬起头。

    街的转角的酒馆里,一个高大的男子一直趴在角落的桌子上,突然,他猛地抬头,胡渣邋遢的脸上挂满了凝重,无神的双眼也变得如剑般凌厉。

    &hllp;&hllp;

    他们,所有人,都感觉到了那宇宙中最强气息的碰撞!

    无法遮蔽,无法掩饰,因为这碰撞,太强烈了!

    虽然天界破碎,虽然它是宇宙最高的空间次元,但那个男人,那个已经达到七解末境&ldqo;无&rdqo;的男人,却将这里当成了‐‐

    命运的战场!

    对,这就是他‐‐

    最后的抗争!!

    &ldqo;呃啊!!!!&rdqo;

    撒加的力量爆发到了极点!

    他强行吞噬了天魂和命魂!

    呼&hllp;&hllp;

    璀璨无比的金光乍现,似乎要将星辰寰宇统统点亮!

    六个古老的金色卷轴,漂浮在他周围,蓦地激烈旋转起来!

    嗖,嗖,嗖,嗖&hllp;&hllp;

    六卷诸神手谕依次没入了他体内。

    &hllp;&hllp;

    &ldqo;这就是他的抉择吗。&rdqo;赫缺落在了天界的碎石上,&ldqo;这个混蛋&hllp;&hllp;&rdqo;

    &ldqo;原来,最后的抗争,是他自己的抗争,他一个人的抗争。&rdqo;炫奂立在了另一块漂浮在星尘中的碎石块上。

    &ldqo;无能为力了,恶鬼,你说的对,他是个混蛋,连债都不要我还的混蛋。&rdqo;阿萨出现在赫缺身后的碎石块上,眼中泛着光。&ldqo;你也来了&hllp;&hllp;可惜我们什么都做不了。&rdqo;他看着不远处的逸风。

    &ldqo;可以的。&rdqo;逸风缓缓转头,&ldqo;那个男人已经想到了,他的确是最了解撒加的人。&rdqo;

    &ldqo;斯汀?&rdqo;几人纷纷扭头,看到了远方立在轮回镜前的斯汀。

    &ldqo;我们&hllp;&hllp;&rdqo;逸风坚定的道,&ldqo;就用我们的所有,去完成撒加的心愿吧!&rdqo;

    &ldqo;你是说?&rdqo;一道细细的黑火卷走了赫缺眼角的晶莹。

    &ldqo;嗯。&rdqo;逸风朝轮回镜飞去。

    &hllp;&hllp;

    轰!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巨响震撼了星空!

    天界炸裂留下的无数碎石纷纷粉碎!

    撒加狂吼着,弑天甲裂开了,然后碎成了块!

    焚天笔直的立在他身旁,高声唱鸣,那唱鸣声不再高傲,而是愤怒和决绝!

    黝黑无光的枪身弯曲了&hllp;&hllp;

    那饮尽着敌人鲜血的枪尖对着撒加,像是在凝望着他,也像是&hllp;&hllp;在向他告别&hllp;&hllp;

    嗡!

    焚天炸裂!

    这高傲至极的元器,舍弃了自己!

    无数道黑光涌入了撒加体内‐‐

    &ldqo;啊!!!!&rdqo;

    撒加双臂打开,黑气猛地从他背后升腾起来,像是那一刹那,要将宇宙中所有的星光遮蔽!

    星云接二连三的消散,飞行的陨石也炸碎。

    漫天的黑气浓缩在了一起,化为一道弯弯的月牙,印在了撒加的额头。

    魇月!

    接着,血红的气息弥漫了撒加的双眼&hllp;&hllp;

    血眼!

    魇化了!撒加魇化了!七解末境&ldqo;无&rdqo;的灵魂境界魇化了!

    &hllp;&hllp;

    斯汀回头。赫缺、阿萨、炫奂、逸风也回头。

    &ldqo;好强。&rdqo;逸风颤声道,&ldqo;那就是&lsqo;无&rsqo;的魇化吗&hllp;&hllp;&rdqo;

    &ldqo;似乎持平了。&rdqo;炫奂接着道,&ldqo;天魂和命魂占据的优势被拉了回来。&rdqo;

    &ldqo;你的实力,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rdqo;赫缺低声自语,深紫色的瞳孔闪着光晕。

    &ldqo;开始吧,我们。&rdqo;斯汀转过了头,&ldqo;炫奂,地魂锁在你那里吧。&rdqo;

    &ldqo;嗯。&rdqo;炫奂拿出了一个金色的圆环,环上镂刻着奇异的图纹。

    &ldqo;在你这?&rdqo;逸风吃了一惊,&ldqo;我还以为撒加战胜席瑟之后拿走了。&rdqo;

    &ldqo;我在秩序之巅留下的遗迹中找到的,一直带在身边。&rdqo;炫奂道。

    逸风眼神波动着,当他看到斯汀拿出了&ldqo;巫灵&rdqo;之后,心潮更加起伏。&ldqo;原来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照罗秀说的去做,他只想&hllp;&hllp;&rdqo;逸风喃喃地道。

    &ldqo;他告诉你了。&rdqo;斯汀看了他一眼。

    &ldqo;什么。&rdqo;逸风一愣,旋即反应过来,&ldqo;他说了,他的天,他会扛住。&rdqo;

    &ldqo;混蛋!&rdqo;赫缺咬着牙。

    &ldqo;一个人背负所有吗&hllp;&hllp;&rdqo;阿萨轻声道。

    &ldqo;把我们看成什么了,他把我们看成什么了&hllp;&hllp;&rdqo;赫缺牙都要咬碎了,可是两行泪水,却从他死死睁着的眼中落下,&ldqo;一个人算什么,算什么&hllp;&hllp;&rdqo;

    &ldqo;他的决定,谁也改变不了。&rdqo;斯汀闭上了眼睛,细微的荧光在眼角纷舞。

    &ldqo;他知道我们会来,所以把轮回镜留在了这里&hllp;&hllp;&rdqo;阿萨也闭上了眼睛。

    &ldqo;这也许就是,他希望我们做的事了&hllp;&hllp;&rdqo;逸风缓缓合眼,神龙吟在他头顶出现。

    赫缺就像刀子生生削出来的脸抽搐着,望了轮回镜中的人影一眼后,握紧了混乱之刃。

    呼。

    地魂锁化为一道跳动的光芒,附在了轮回镜上。

    赫缺、阿萨、炫奂、逸风四人分开了,盘坐在轮回镜的四角,双目紧闭。

    巫灵缓缓飞到了轮回镜上,光晕在那菱形的水晶体内流转。

    &ldqo;波密战法‐‐明王破!&rd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