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第五百三十六章 终回(二)

目录:修罗王传| 作者:耳钉| 类别:历史军事

    (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去看看小说网 www.7kaNKan.com。

    .

    &ldqo;是啊,我也很困扰。&rdqo;帝天露出了一丝微笑。

    仿佛刹那间,所有的星辰尽皆失色!

    这个男人,帝天,宇宙中名副其实最强的男人,竟如此的俊美,超过了撒加的想象,也超过了撒加见过的所有人,炫奂和他相比,不过是恒星身边的一颗陨石!

    &ldqo;那个时候&hllp;&hllp;&rdqo;帝天似乎在回忆,&ldqo;吞噬了差不多宇宙中所有的生命元气,就变成了这样,开始我也不喜欢,可是后来明白了,这就应该是我,因为能站在最高处的,都是最美的。&rdqo;

    &ldqo;你其实&hllp;&hllp;&rdqo;撒加目光骤然凌厉,&ldqo;可以控制命运的吧,吞噬生命时,你并没有失去意识。&rdqo;

    &ldqo;是的,你很聪明,不愧是领悟第八解的人。&rdqo;帝天赞许的道,&ldqo;你懂欲望吗,那是一种控制不了的东西,那才是真正主宰我们意识的东西。&rdqo;

    撒加看着他,&ldqo;你还是比我强。&rdqo;

    &ldqo;是啊,要不然命运怎么被叫做核心法则呢?&rdqo;帝天蓦地大笑,&ldqo;实话告诉你吧,领悟八解的人,我在进入天枢时,就已经是七解末境&lsqo;无&rsqo;了,我才是那个时候天界真正最强的人,西戒算什么呀,如果不是为了命运法则,我早就杀了他了。&rdqo;

    &ldqo;哦不对。&rdqo;帝天歪歪头,&ldqo;我是从物质位面一步一步去到天界的,比那些所谓的天生强者强大很多。&rdqo;他看着撒加,&ldqo;你好像也是阿修罗王哦,西戒的后人?&rdqo;

    &ldqo;是,西戒还是重创了你。&rdqo;撒加道。

    帝天似乎愤怒了,&ldqo;不过是三魂七魄不完整的我罢了,而且还有一个家伙帮了他,那家伙叫什么来着?居然可以把生命化成一把剑&hllp;&hllp;小子,我看你是太骄傲了,不过八解而已,我早就达到这个境界了。&rdqo;

    &ldqo;你那不是真正的第八解,因为你不懂。你只是强行靠着核心命运提高了力量,然后吞噬了无数生命的元气。&rdqo;撒加道。

    &ldqo;是么?&rdqo;听到撒加的话,帝天反倒笑了,&ldqo;原本对你还有点感兴趣的,我能重生,你也起了很大作用,不过现在,我是想杀了你,不,应该是吞噬掉你的力量&hllp;&hllp;&rdqo;帝天指着斯汀几人所在的方向,&ldqo;然后是他们,最后是整个宇宙!&rdqo;

    &ldqo;不可能的。&rdqo;撒加道。

    &ldqo;笑话。&rdqo;帝天皱眉笑道:&ldqo;你没有我强,还敢说这种话。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为什么那么在意地魂寄生的那个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她,我想你至少可以把我的三魂七魄再封印很多年吧。&rdqo;

    撒加没有说话。

    &ldqo;迟了迟了。&rdqo;帝天看着自己的掌心,&ldqo;我已重生,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了,没有,哈哈!&rdqo;

    唰,帝天出现在了撒加面前。

    &ldqo;哦?&rdqo;帝天的手抓空了。

    因为撒加消失了。

    帝天愣住了。&ldqo;难道&hllp;&hllp;&rdqo;他眼神闪烁着。

    &ldqo;明白了?&rdqo;撒加出现在他身后。

    &ldqo;你已经&hllp;&hllp;&rdqo;帝天猛地回头。

    撒加笑了,额前的黑色弯月印记骤然间明亮到了极点。眼中的血色,竟然让帝天的心颤抖了&hllp;&hllp;

    极致的灿烂。

    淹没了宇宙动人的景象。

    &hllp;&hllp;

    惨白的天空,一缕阳光渗透出来,落在了干枯的土地上。

    新芽破土而出,干涸的河道涌出了清泉,鲜花绽放了,生机勃勃的光亮在奔跑,然后化为了可爱的生灵&hllp;&hllp;

    &ldqo;我看到了,你的答案。&rdqo;空中,一个灰发男子含笑注视着生机盎然的大地。

    暖风掠过,阳光满地。

    男子清瘦的身躯微微颤抖,空灵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缓缓的,他闭上了那双仿佛可以洞悉一切的双眼。

    &ldqo;不需要了,生命的意义,无法看透。&rdqo;

    罗秀转身,走向了太阳下的两棵树&hllp;&hllp;

    &ldqo;谢谢,撒加,你终究,战胜了命运。&rdqo;

    &ldqo;活着,多么美好的感觉。&rdqo;

    罗秀凌空踏步,走到了沙罗双树下。

    &ldqo;不再悲悯了吗,你们。&rdqo;他仰起头,阳光从枝叶间透下,落在了他的脸上。

    &ldqo;因为,这就是生命啊。&rdqo;

    罗秀和沙罗双树融入了温暖的金色。

    &hllp;&hllp;

    神狱。诅咒黑牢。冰冷的山洞中,男子痴痴凝望着一尊女子的石像。

    突然间,男子笑了。因为他看见了,石像眼角的那滴泪慢慢消失。

    &ldqo;千湄,你终于原谅我了,这就是解脱了,谢谢&hllp;&hllp;&rdqo;蒂蚀化为了金光,照亮了石像的脸庞。

    没有了泪,也没有了恨。

    &hllp;&hllp;

    &ldqo;呵。&rdqo;一个栗色长发齐腰的清癯男子站在溪边,微笑着。

    啪,一条鱼儿跃出了水面。

    达密释低头,看着蔓延到脚下的水纹。

    他蹲下身,轻轻捧起了清亮的河水&hllp;&hllp;

    &ldqo;撒加。&rdqo;达密释的眼泪落在了掌中的清水中,柔和的荡漾。

    随着那荡漾的波纹,达密释的身影渐渐淡去。

    &hllp;&hllp;

    &ldqo;他&hllp;&hllp;&rdqo;斯汀浑身抑制不住的颤抖。

    赫缺睁着眼睛,嘴唇木然的张合。

    炫奂静默的立在纷舞的花絮中,泪水飘飞。

    &ldqo;这个家伙&hllp;&hllp;连还债的机会都不给我吗&hllp;&hllp;&rdqo;阿萨捂着心口,皱着眉,两行泪轻轻掠过脸颊。

    &ldqo;他的第八解&hllp;&hllp;&rdqo;逸风眼里也噙着泪,喃喃道:&ldqo;原来&hllp;&hllp;是燃尽生命的第八解&hllp;&hllp;&rdqo;

    再也见不到了吗,撒加。

    众人望着那颗明亮的星辰&hllp;&hllp;

    那光芒,在宇宙中如此的独特,如此的美丽。

    泪水没有停歇,直至星光散去&hllp;&hllp;

    两道交错的光线慢慢缩短,最后消泯。

    &hllp;&hllp;

    撒加。

    你的快乐,留住了吗?你的悲伤,离开了吗?你的遗憾,还在吗?

    终回啊&hllp;&hllp;原来你的终回是这样的。

    你留下的那些动人的景象,还回荡在我们的心间,你最后的笑容,还在诉说着最初的美好&hllp;&hllp;

    你扛住了天,你用尽了所有!

    你的路,坚强不屈的走到了尽头,始终没有倒下,打败了宿命,赢了命运!

    从此,不再有命运,所有的生命,拥有了属于他们自己的轨迹,这才是,你心中的答案,这才是‐‐你带来的无与伦比的壮美!

    再见了,不是永别。

    因为你会永远留在我们心里,不会忘记。

    &hllp;&hllp;

    依琳愣在原地,仿佛一切都凝滞了。她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hllp;&hllp;只有泪水,无声无息的滑落。

    &ldqo;一开始,他就是这样想的。&rdqo;逸风望着依琳,&ldqo;他希望她活着,而自己&hllp;&hllp;&rdqo;

    &ldqo;你和罗秀想错了。&rdqo;斯汀道。

    &ldqo;嗯。&rdqo;逸风叹了口气,&ldqo;我们认为的选择,是爱情和责任之间的选择,而不是&hllp;&hllp;&rdqo;

    &ldqo;你这个蠢货,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rdqo;赫缺死死瞪着逸风,眼眶红红的,&ldqo;你知不知道,他的肩上多么沉重,沉重得付出了自己的生命!&rdqo;

    &ldqo;不是&hllp;&hllp;&rdqo;炫奂轻轻拍了拍赫缺的肩膀,&ldqo;我能体会,他的心。是不再遗憾,不再失去&hllp;&hllp;他希望,我们,每个生命,都能看到那最美的景象,都能感受到,心中的快乐&hllp;&hllp;&rdqo;

    &ldqo;那他呢!他就该一个人承受这一切吗!他的悲伤,他的孤独,他的痛苦,他的遗憾,又在哪里!在哪里!你们回答我,回答我啊!&rdqo;赫缺怒吼着。

    几人沉默了。

    蓦地,哀伤的抽泣声破碎了这安静。

    &ldqo;是我&hllp;&hllp;都是我&hllp;&hllp;&rdqo;依琳哭得已经意识模糊了,&ldqo;他是替我死的&hllp;&hllp;该死的人是我&hllp;&hllp;你们杀了我&hllp;&hllp;让我跟他走吧&hllp;&hllp;永远陪着他&hllp;&hllp;永远&hllp;&hllp;&rdqo;

    &ldqo;依琳,不要这样。&rdqo;逸风扶住了她的肩膀。

    &ldqo;撒加&hllp;&hllp;我想见你&hllp;&hllp;哪怕只有一面也好&hllp;&hllp;&rdqo;依琳倒在了逸风怀中,&ldqo;我还没告诉你,离开你身边,我的心有多痛&hllp;&hllp;我还没来得及对你说,我有多爱你&hllp;&hllp;&rdqo;

    &ldqo;如果他还在,也不希望你这样。&rdqo;逸风轻声安慰着悲痛欲绝的依琳,&ldqo;你是他最爱的人,是他最在乎的人,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你,让我们,让所有人,都好好的幸福的活下去&hllp;&hllp;&rdqo;

    依琳只是哭,哭得让人心碎。

    &ldqo;活着吗。&rdqo;斯汀仰起头,晶莹的白光融解了挂在脸上的泪痕。他看了一眼低着头、咬牙啜泣的赫缺,伸手搂住了他的肩膀,&ldqo;好了,恶鬼的眼泪也流够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辜负他,把他用生命换来的这一切,好好守护下去。&rdqo;

    &ldqo;魇化&hllp;&hllp;&rdqo;阿萨深深吸了口气,抹了抹眼角,&ldqo;那是他终极的魇化,不是灵魂境界,而是生命,我想,在撒加领悟第八解时,已经&hllp;&hllp;&rdqo;

    &ldqo;是啊。&rdqo;炫奂点头,看起来他已经恢复了平静,&ldqo;就算如此,他也没有放弃希望,没有放下他肩上扛着的天,所以他燃烧了生命,用最后的终极魇化,将帝天彻底毁灭,也将主宰一切的命运,彻底打碎。&rdqo;

    &ldqo;一沙一世界,希望的方向&hllp;&hllp;&rdqo;斯汀看到了一抹星光依稀从远方划过,眼神动了动,放开了赫缺,一片晶莹的白光笼罩了有些佝偻的身影,&ldqo;我该走了,你们保重,以后不会见面了。&rdqo;

    &ldqo;我也该回红叶林了。&rdqo;阿萨道。

    &ldqo;再见,各位。&rdqo;炫奂在洁白的花絮中渐渐模糊。

    赫缺什么也没说,周身燃起了黑色的火焰,化为一颗黑色的流星,眨眼就没了影踪。

    他们走了,只剩下逸风,以及他怀中已经哭得没有了意识的依琳。

    蓦地,逸风回头。

    一抹星光,那样温柔,那样宁静。

    他目光炯炯的看着那抹星光,突然身形一晃,消失了。

    &hllp;&hllp;

    失重的感觉让依琳浑身一颤,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看到了那抹星光&hllp;&hllp;蓦然间,心颤了,嘴唇蠕动着,泪水弥漫了眼眶&hllp;&hllp;

    星光变化了,慢慢化为一个淡蓝色的人影。

    撒加&hllp;&hllp;

    他凝望着依琳,透明的身体中点点光芒美得动人,宛如星辰的光晕洒落。

    温柔的笑容,只有自己的眼眸&hllp;&hllp;依琳想扑进他的怀中,想对他说千言万语,可却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说不出口。

    只能,用尽全力的看着他,只能&hllp;&hllp;

    泪眼朦胧中,撒加轻轻捧起了她的脸,吻在了她的唇上&hllp;&hllp;

    依琳闭上了眼睛,泪水滑落。

    星光飘飞,绝美,动人。撒加化为了点点星光,散落在依琳周围,仿佛在看她最后一眼,仿佛在对她说着不会改变的誓言&hllp;&hllp;

    散去了。

    那星光。

    随着对她至死不渝的爱,随着那用生命完成的诺言。

    一个洁白的瓷瓶,轻轻落在依琳掌中,透着纯净的光泽。

    依琳将瓷瓶紧紧捂在胸口,悄然垂泪。

    &hllp;&hllp;

    这就是,我们的相见,代表着永诀的相见。

    泪水一滴一滴的落在瓷瓶上,那经过的痕迹,就像他们的过往,他们的回忆,他们的时光,他们的离别。

    再见&hllp;&hllp;已是生死无话。

    依琳终于泣不成声。

    泪光中,她轻轻唱着歌,断断续续,惘然神伤。

    &ldqo;天之巅,有一朵云,那是我爱了万年的你。

    地之底,有一把土,那是痴痴守候的我。

    我摸不到你,你那里太远。

    你看不见我,我这里太黑。

    忘了我吧,你飘在顶端。

    我不会忘了你,哪怕我被深埋。

    只因,你曾拂过我的心间。&rdqo;

    &hllp;&hllp;

    很久很久,寂静之中,只有星辰掠过,只有星云迷茫。

    &ldqo;他来见你最后一面了,虽然只是灵魂残留的影像。&rdqo;逸风出现在依琳身边,&ldqo;那应该是&hllp;&hllp;他对你的承诺吧。&rdqo;

    依琳凝视着撒加留给她的瓷瓶,泪痕已干。

    &ldqo;原本&hllp;&hllp;&rdqo;逸风的目光落在了那瓷瓶上,&ldqo;这是给他的。&rdqo;

    依琳只是望着瓷瓶,静静的,什么话也不说。

    &ldqo;忘情酒,用婆娑金莲的根&lsqo;忘情&rsqo;酿造的酒,喝下之后,可以忘记心中最难以忘记的情感。&rdqo;逸风缓缓道,&ldqo;本来那是我和罗秀认为的选择,他真正的选择。他喝下忘情酒,就能忘了你,就能&hllp;&hllp;没想到,该忘记的人不是他,而是你。&rdqo;

    &ldqo;直到最后,他都希望你幸福&hllp;&hllp;&rdqo;逸风眼眶湿润了,&ldqo;忘了他吧,这是他想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rdqo;

    瓷瓶的盖子打开了,倾斜,清澈的酒浆缓缓滑落&hllp;&hllp;

    逸风的眼神在颤。

    瓷瓶消融在如水的金光中,依琳露出了一丝最美的微笑。

    &hllp;&hllp;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沉静了。这宇宙最高次元的天界曾经存在的地方。

    再没有人流连,再没有人伤心。

    漆黑无垠的空间中,只有亘古不变的星光,只有永远不知道停歇的星尘。

    一点光泽无声的出现,然后凝结成了黑色的石头。

    接着,许多黑石形成,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

    一座黑石像,盘坐在漆黑中,模糊淡然的星辰的光落在石像的脸上,仿佛是一种明了,一种追寻到最后才能懂得的明了。

    元魔像!

    蓦地,元魔像的表情变化了&hllp;&hllp;然后炸开。

    微笑,那就是元魔像最后的表情。

    一个轮盘漂浮着,发出滴答的声音,宛如命运齿轮的契合。

    这滴答声持续了很久之后,突然安静。

    轮盘的指针停在了一个方向,像是命运的终结。

    至元器‐‐命运轮盘!

    呼的一声,命运轮盘分裂了,化为无数的能量,飞向了一个地方。

    他也懂了吗,那个破开宇宙混沌的男人也没有遗憾了吗,他终于找到了答案了吗,所以,命运也不再存在了吗&hllp;&hllp;

    命运轮盘化为的能量又聚合了,形成了一个深邃的漩涡,接着,一缕若有似无的气息在漩涡的中心悄然出现。

    元,宇宙最初的本源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