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奇的任务 第三三一章 武学与武举 (下)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武举、武学为何如此艰难,归根结底,还是大宋重文轻武的积习使然。读书人在唐末五代受了武将太多凌虐,一朝翻身后,哪能不变本加厉的报复。

    虽然如今已经没有人经历过五代十国,但打压武将、防范武将翻身,已经成为掌握政权的文官们,下意识的行为。

    武将地位的沦落,直接导致了大宋军力的腐朽,这已经是人人皆知的共识了,只是士大夫们私心作祟、视而不见,才让情况一直恶化到今天。可并非所有的士大夫都自私,总有人能从国家利益出发想问题,比如富弼、比如曾公亮。

    两府相公同样无私为国的情形,纵观大宋历史,也不过寥寥数次,按说每次都会铸就一段黄金时期。只是这一次,官家无后,皇位注定旁落,人心浮躁,所有人都想着如何去讨好下一任皇帝了,没有人用心做事,才白白浪费了这段万金难买的光阴。

    而陈恪虽然也在帮着赵宗绩争,但他更是想做事的,正是看明白了现乃大有可为之际,他才提前抛出了‘武学斌举一武将,三位一体论……,原本是想待赵宗绩夺去权位后,再从容布置的,可一想到目标何其高远,既然出现机会,也只能只争朝夕了。

    哪怕先尝试一下、积累些经验呢,也好过到时候临时抱佛脚。

    然而曾公亮比他想象的还要热心,竟主动答应,去找富相公商谈此事。在他看来,富相公大刀阔斧的整军,正是趁热打铁的好时机,若能一鼓作气,继续改革下去,则善莫大焉。

    但陈恪并没有多少信心,因为在他看来,富相公裁军是被财政倒逼,不得不削减开支,不一定对整军习武、培养新式武将感兴趣。总之走着看吧,反正趁着这股热乎劲儿,曾公亮已经答应把武成王庙给武学院用,教员和武学生们的薪俸原食也保证尽快发放,此行的目地便算达成了。

    离开枢相的签押房,陈恪出来到校阅房中,那郎中都承旨方才受了他的鸟气,此刻自然没什么好脸色。有道是县官不如现管,就算你是状元郎,可现在是归老子管。敢甩老子脸色看,那你就免不了吃挂落。

    陈恪自然也没好脸色给他,把曾公亮的手条搁在他桌上道:“鄙校明天就开始上课了,请都承旨莅临指导。”

    “上课?”郎中拿起那手条看了看,冷笑道:“只怕一时还上不了。”

    “枢相的条子都不作数?”陈恪一眯眼道。

    “自然作数。”那郎中皮笑肉不笑道:“只是武成王庙已经借给兵部,日子不到,咱们也没法收回。”

    “这不用承旨操心。”陈恪笑道:“你只管明天去听课就是。”

    “你什么意思?”郎中皱眉道。

    “劳烦承旨知会兵部一声,武成王唐已经归武学院所有了,让他们另外找地方吧。”陈恪说完,顿一下又道:“还有,武学院师生的钱粮,应该是支差房管吧?”

    郎中从没见过这种来衙门办事,还一副大爷派头的家伙,一时摸不着底细,心虚气短的点点头。

    “那我去找他。”

    “他今天不在……。”郎中也不知,自己为何要多这句嘴。

    “多谢。”陈恪微微一笑道:“麻烦转告支差房的都承旨大人,看他是把粮饷送到武成王庙,还是麻烦我再跑一趟西府?”说完拱拱手,大步离去。

    “我。”郎中这才反应过来,望着他的背影着恼道:“我凭什么给你带话?”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前途渺茫,又离开了狄青,皇家武学院的师生们情绪低落,自觉如丧家之犬一般。哪怕陈恪果然让他们搬进了武成王庙,这种朝不保夕的感觉,依然十分强烈。

    “大人,不少人想回家了。”临时收拾出来的公房中,侍卫们正在泼水洗地。陈恪则坐在院中的老槐树下,一边喝茶一边听苏进汇报:“武学院看不到前途,他们纯是冲着元帅留下来的,现在元帅离开了,他们再没有留下的理由。”顿一下道:“只是答应了元帅,至少再留半年,才没有散伙。”

    陈恪本打算,今天开始上课,哪怕什么也不教,让学生们早点进入状态也好,但是看着那一张张无精打采的面孔,他打消了这个念头。转而让他们进行基本的体能和队列训练。枯燥而超负荷的训练,压得每个人喘不过气来,校场上空一片死气沉沉。

    感觉再下去要出事,苏进只好来找陈恪说情。

    “登之兄,你是打过仗的人。”陈恪却不相干的问道:“请问在战争中体会过绝望么?

    “当然……。”苏进苦笑道:“当年西北鏖战,边帅们瞎指挥,几万几万的弟兄被送到西夏人的屠刀下,那叫一个绝望。”

    “比现在他们所感到的如何?”

    “定然没法比。”苏进道:“那时候,是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他们好歹没有生命危险吧。”

    “就是这个意恩。”陈恪颌首道:“逆境中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能在绝望中保持冷静的人,才能成大器。”顿一笑,他笑道:“其实只要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就看他们还能不能冷静思考了。”

    “大人的意思是?”苏进有些明白了。

    “不错,他们能追随元帅到现在,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忠诚。”陈恪正色道:“我想看看他们中间,有没有可造之材,将来好重点培养。”说着看一眼苏进道:“你可不要漏口风。”

    “属下明白。”苏进点头道。

    “好了,我回家了。”陈恪站起身道:“这阵子,我也不露面了,谁想走,你尽管放他走,等我回来的时候,看看还剩多少。”

    “大人的意思我明白。”苏进小声恳求道:“只是这样,对那些坚持到现在才放弃的,未免残酷了点吧?”

    “战场无情,差一点都是失败者。”陈恪摇摇头道:“你别想着帮他们,休要忘记,元帅千辛万苦的办学是为了什么。”

    “是。”苏进低声应道。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陈恪回到家,发现王劣来了。

    “元泽,你怎么找来了?”陈恪亲热笑道:“本打算明天去找你逛逛京城呢。”

    “还有空玩呢。”王公穿一身白色的儒袍,面容冷峭道:“今天,官家接见了龙老儿,还收下了他的一百卷手稿,并下发馆阁、两制等官阅看,听说下次经筵便要说他的书了。

    “是。”陈恪点点头道。

    “如果他的书上了经筵。”见他安之若素,王穷气道:“你知道什么后果么?”

    “什么后果?”

    “他根本就不是人们以为的无欲无求。”王穷沉声道:“他这个年纪了,要的不是官是名!他想当立地成圣!”

    “这不是他想就能成的吧?”陈恪摇头道。

    “只要经筵上讲了他的书,就等于朝廷承认他的正统地位。”王芳见陈恪还不着急,气道:“再加上那么多人捧臭脚,怎么不能把他送上天去?”

    “嗯。”陈恪点点头道:“你打算怎么破?”

    “我也没办法。”王出没好气道:“我来找你,是要他的手稿,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洞可抓。”说着看看陈恪道:“你能搞到么?”

    “据说大内已经在印了。”陈恪道:“只要开印了,搞到一份没什么问题吧?”

    “必须尽快,还有十天就开经筵了!”王穷断然道:“一旦开讲之后,有漏洞朝廷也得帮他堵上,咱们就彻底没招了。”

    “好。”陈恪点点头道:“我尽快给你弄。”

    “嗯。”王穷按下这头心思,又道:“那个用解盐消灭青盐的办法,不错。”

    陈恪愕然,他还真不太适应,跟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谈这些机密之事。不过看来,王安石确实什么都不避他。愣一下才点头道:“多谢。”

    “但是。”王出冷笑道:“你想过没有,陕西的盐贱,其它路的私盐贩子,会不会蜂拥而至?”

    “这是难免的。”陈恪不在意的笑道:“但私盐贩子能倒卖多少?再说,倒卖一下也没什么坏处吧?一斤解盐的成本,不过才一文钱,各地官服却要卖到三四十文一斤,剥削百姓太狠了吧!让私盐贩子冲击一下也好。”

    “你还真是…”王穷仔细想了想,觉着这法子确实利大于弊。好处显而易见,除了玩死西夏之外,还能使百姓得到实惠,又可以让官府卖出堆积如山的解盐。唯一要受点苦头的,只有临近各路的盐课了,不过总比战争造成的损失,要小得多。

    “那就这样吧。”谈完了事情,王出站起身道:“尽快把他的书给我,然后你安排好人,等我的消息。”

    也亏着陈恪现在养气功夫胜于往昔,不然非得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扔到门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