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394章 非常嚣张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陈智胜,够了!”

    林逸看看火候差不多了,这才开口喊停:“毕竟我们是来祝贺艾帆成为秦长老弟子,不能这么没礼貌!”

    艾帆此时是欲哭无泪,你特么现在记得是来祝贺的了?有你们这么祝贺的么?

    本以为林逸这次来肯定会有所顾忌,不会在这里动手,艾帆想着可以耀武扬威一番,找回一些面子!

    可没想到林逸还没怎么呢,他手下的一个小透明却突然发了彪!

    这回别说面子,连里子也丢的一干二净了!

    陈智胜听到林逸喊停,却并没有马上收手,而是又揍了艾帆和东阁辟各两拳,这才神清气爽的扭扭脖子耸耸肩。

    “就你们这种弱鸡,真以为自己当了管事二师兄三师兄就了不起了?要不是本大爷不在乎这些虚名,哪里轮得到你们这些弱鸡上位?”

    陈智胜满脸鄙视的看着艾帆和东阁辟,不屑冷笑道:“以后记住了,看到本大爷就绕路走,不然打得你们自己妈都不认识你们!”

    艾帆和东阁辟羞愤欲绝,可目前的情况下,还真不敢回嘴……万一又被继续暴揍怎么办?

    别看陈智胜不到金丹期的实力,可真实的战斗力,却绝对是碾压级别的存在……

    艾帆和东阁辟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感觉面前这神经病好像比司马逸还要牛逼的样子?

    这都什么鬼啊!

    门口的动静早已引起宴会厅中所有人的注意,所以艾帆和东阁辟被陈智胜暴揍的场面,其实都被人看在眼里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敬畏的看着陈智胜,觉得此人真是凶猛无比!

    然后这种敬畏又开始转向林逸——都知道陈智胜是林逸手下的小弟,拥有如此强悍战斗力的小弟,那林逸本身,又该有多么恐怖?

    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恐怕都只是冰山一角吧?

    难怪人家可以带队完成五阶难度的任务一个人都没有损失,果然是有门道的啊!

    要不是艾帆马上要成为秦长老的弟子,恐怕边上的这些人已经哭着喊着要求加入林逸的团队了!

    跟着一个强者,今后的发展绝对会惊人之极!奈何秦长老的弟子也不能得罪……

    围观众们顿时忧郁了,怎么会有这么难的选择啊?!

    “司马逸!你是故意来捣乱的是吧?莫非你真想要和我们势不两立,不死不休?”

    艾帆后退几步,拉开了和陈智胜的距离,然后才色厉内荏的大喝道:“别以为你是管事大师兄,就可以纵容手下殴打羞辱我们!这事儿没完!”

    “怎么个没完法?你倒是说来听听!”

    陈智胜心中得意,嘴角带着戏谑的笑容,双手手掌交叉,指节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莫不是还没尝够本大爷的老拳,想要继续?”

    什么管事二师兄三师兄,陈智胜真心没有放在眼里,打就打了,有种来报复啊!

    林逸不动声色的看了陈智胜一眼,总觉得陈智胜的性子变化有些大,难道真是以前隐藏太久,所以忍不住要爆发本性了?

    艾帆身体轻轻一抖,他敢对林逸叫嚣,就是觉得林逸不会动手,可陈智胜不同啊,这位爷好像巴不得继续暴揍他一顿的样子,偏偏又打不过,怎么破?

    “这里是怎么回事?”

    就在此时,马武师突然出现在外围,看到艾帆和东阁辟的凄惨模样,顿时沉下了脸。

    艾帆眼神一亮,宛如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绕过陈智胜和林逸,小跑着靠近马武师。

    “马武师,你可一定要为弟子做主啊!司马逸纵容手下陈智胜,偷袭殴打弟子和东阁师兄以及一众师弟,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若非马武师你来了,弟子恐怕还要遭到陈智胜的毒手!”

    马武师听到艾帆的投诉,顿时有些惊讶的看向陈智胜!

    这个弟子他只是有些印象,毕竟不是什么拔尖的弟子,能有些印象就不错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人,居然打了包括艾帆、东阁辟在内的好几个弟子?不是在做梦吧?

    宗门的检测装置真的该换代了么?

    “艾帆你放心,本座一定会秉公处理,绝对不会偏袒任何一个蓄意破坏宗门稳定的劣徒!”

    马武师先是大义凛然的给了艾帆一个定心丸,然后才眯着眼睛看向陈智胜。

    如果动手的是林逸,马武师绝对不会说这话,更不会来趟这浑水,因为林逸太过神秘,他摸不清底细之前,不敢轻易得罪。

    至于陈智胜,左右不过是林逸手下的一个小弟而已,难道林逸还真会为了这么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和堂堂长须峰马武师翻脸?

    “陈智胜,你殴打同门,更伤害了管事二师兄、三师兄,本座问你,你可认罪?”

    马武师对林逸略一点头算是招呼,马上义正言辞的给陈智胜扣帽子,目前情况下,不能和林逸有过多交流,只能先钉死陈智胜!

    “笑话!本大爷难道要站着让他们打,打死活该,才算是符合了门规不成?”

    陈智胜这回倒是思路清晰,冷笑回应道:“马武师,你该不是老糊涂了吧?为什么不先问问,到底是谁先动的手?本大爷自卫还有错么?”

    马武师脸一黑,心说老子还年轻的很,只是长得成熟而已,你特么才老糊涂,你们全家都老糊涂!

    “陈智胜!注意你的言辞和态度!”

    马武师阴沉着脸,继续说道:“眼下你并没有丝毫受伤,而其他和你动手的人却各个有伤在身,无论此事起因如何,你残害同门一事,无可辩驳!”

    “无可辩驳尼玛!本大爷一个人群殴他们一群,他们打不过本大爷,还有理了是吧?剑春派就是觉得弱鸡有理是吧?”

    陈智胜怒气勃发,伸手指了一圈那些残兵败将:“马武师,你是觉得本大爷就该被这些辣鸡打一顿,才合情合理么?”

    马武师一时也有些语塞,眼神有些幽怨的瞪了艾帆和东阁辟一眼!

    你们特么是真不争气,这么多人被一个人揍,老子想为你们出头也觉得丢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