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606章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而第六层接收不到中心的传讯,会不会就是真的接收不到了?

    换言之,中心想要监控第六层,也没有办法做到?

    按照这个思路想下去,林逸心中豁然开朗,早就猜测这第六层中心还没搞定,现在等于是从侧面证实了这个猜测!

    既然如此,很多事情就可以放手施为,而不需要有太多顾忌了!

    林逸的眼神扫过角落中的塔路等人,若是想追求保险,可以从那里拎几个出来杀了试试,看索亚图圣使会不会出面干预。

    不过林逸还没冷血到如此地步,随便杀一些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并不是林逸的性格。

    当然,要是塔路他们再来招惹林逸,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

    回头看看无字石碑,林逸露出淡然的微笑——直接将神识凝聚的三个字刻印上去吧!

    会出现什么结果,还真让人期待!

    林逸正准备出手,大殿中忽然出现了一阵空间波动,然后有六个人极其突兀的出现在塔路他们那个角落边边!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六人小队为首的男子大约二十六七岁,看到大殿中有这么多人,也是吓了一跳,立刻沉下脸冷喝道:“老实回答我的问题,否则都要死!”

    林逸微微一怔,什么情况?

    这六个人难道不是中心派来的人么?

    如果是中心的人,不应该露出这种表情吧?

    林逸对空间波动很敏感,所以第一时间关注到六人小队,甚至在他们还没完全出现的时候,神识就已经锁定了他们。

    同时也对他们的实力有了很清晰的了解——一个玄升初期巅峰,一个玄升初期,四个元婴大圆满!

    玄升初期巅峰就是说话的那个男子,而玄升初期的则是唯一的年轻女子。

    这种实力,不算林逸的话,足以碾压大殿中所有人!

    塔路心说这哪里来的棒槌,竟然在老子面前装逼,还不回答都要死?!

    你丫装逼能装的过对面凌零八?那才是真正的装逼头子!

    正暗自腹诽着,塔路又忽然心头一亮!

    这六个傻鸟看起来岁数不大,应该很好欺负,刚好借机会向凌零八表个态,免得一回头就被亚典波罗给撺掇着对付了!

    “哪里来的小兔崽子,敢跟你塔路老子瞎比比?”

    塔路腰杆挺直,气势勃发,一时也忘了林逸不准喧哗的禁令了。

    反正他觉得为大家出头我是在为林逸办事,对方应该能理解!

    “你找死!”

    年轻男子脸一沉,抬手就是一巴掌。

    塔路眼一花,压根没看清,整个人就被扇飞了出去。

    好在年轻男子并未下死手,只是打掉了塔路几颗牙齿而已!

    “先留你一条命,回头一起收拾!”

    年轻男子冷漠的扫了一眼塔路,转向纳思比道:“回答我的问题,否则下一个就是你!”

    纳思比浑身一震,本能的做出了防御姿态,而波比无脑跟进,两人都是有些反应过度,结果带动了塔路这边的人都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塔路一边吐血一边心中欣慰,想着这些家伙这回倒是挺靠谱,知道给老大撑场子了!

    要是老大被人打了,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那这老大当得就真没意思了!

    “一群土鸡瓦狗,也敢跟我亮爪子?”

    年轻男子冷笑一声,随意的甩了甩头:“王师弟,去教训他们一顿,先别杀,留着慢慢玩!”

    六人中最年轻的一个男子答应一声,显然就是那王师弟了。

    元婴大圆满的实力,一个就足以碾压塔路这边所有人了。

    毕竟塔路他们最强的也就是刚刚晋升元婴期而已,大部分还都是金丹期。

    而且这些等级还都是虚头巴脑的玩意儿,根本没多少战斗力!

    王师弟一抬腿,就化为了一道幻影,瞬间冲入以纳思比和波比为首的阵型中。

    只是,纳思比和波比俩二比哪有丝毫帮塔路报仇的意思啊?

    那完全就是本能反应而已,结果还没来得及收回,人家的攻击就已经到了!

    我们……投降!也来不及了……

    王师弟没给他们开口投降的机会,转瞬之间,就犹如风卷残云一般掠过了塔路这边所有人,把他们都给打倒在地。

    然后王师弟还没过瘾,又顺势冲向林逸小队这边。

    费尔南德斯和麦克神情凝重,他们也是元婴大圆满的高手,但实际战斗力却远远不如这王师弟,所以对方冲过来,两人立刻联手反击!

    以二对一,又动用了异能,才勉强和王师弟打了个平手!

    “咦?有点意思!”

    为首的年轻男子面色微变,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王师弟,先回来吧!”

    “是,刘师兄!”

    王师弟并未吃亏,想退就退,干净利落的很。

    刘师兄淡淡的看了林逸小队一眼,并没有过来说话的意思,而是伸手一抓,将塔路拎在手中。

    “你看来是这些人的头儿,我问你一些问题,最好老实回答,不然定要让你尝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这话是微笑着说出来的,语气温和无比,犹如春风拂面,偏偏落在人耳朵里,却犹如冰霜一般冻彻心扉!

    塔路浑身一抖,差点就哭出来了!

    老子招谁惹谁了?怎么走哪儿都被人装逼?

    世界上高手那么多么?还是仅有的都被老子碰上了?

    “怎么?你很想试试那种滋味?”

    刘师兄见塔路哭丧着脸,顿时有些不悦的眯起眼睛,瞳孔中已经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不想不想!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塔路忙不迭摇头又点头,自己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反正就是先保住小命要紧。

    “还是刚才的问题,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刘师兄微微皱眉,觉得自己找的人似乎脑子不太好,所以在考虑要不要换一个人问问?

    塔路这回不敢迟疑,马上吧啦吧啦的把自己经历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包括林逸小队的战斗力!

    刘师兄越听越是迷糊,九层琉璃塔?什么玩意儿?以前没听说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