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609章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这家伙也算机灵,知道刘奕东他们特意过来试炼,肯定知道进入遗迹的方法。

    所以他在这方面拍马奉承,绝对万无一失!

    “那是自然!早就说了,你们连进入遗迹的资格都没有!若不是遇到我们,你们困死在这里都是正常的事情!”

    刘奕东心中舒坦,又扬起下巴傲然笑道:“都闪开,让我打开遗迹入口,给你们开开眼界!”

    林逸嘴角一勾,随意的挥手示意自己小队退开,让刘奕东过来无字石碑。

    虽说林逸已经有了开启遗迹的猜测,但也并不是十分确定,所以也想看看刘奕东有什么办法,让他先去试试当个炮灰。

    只是林逸以裂海期的元神强度,辛苦好久才勉强凝聚出三个字来,那个区区玄升初期巅峰的刘奕东,又怎么可能用这样的方法来开启遗迹?

    不用问,必定是有另外的手段!

    既然如此,林逸自然不介意静观其变,自己也能省点力气。

    刘奕东拽兮兮的大摇大摆走到无字石碑前,不屑的扫了林逸一眼,随即取出一个卷轴,挥手扔向无字石碑。

    卷轴在空中展开,上端自动在升到最高点时贴上了无字石碑的顶端,余下部分在空中轻轻晃动,柔和的落在石碑上,很快平整贴合。

    整个无字石碑,立刻变成了有字的石碑,不过卷轴上的字并不多,只有三个!

    林逸等人都不知道这三个是什么字,但却无比眼熟,因为外边牌匾上也有!

    “看到没有?想要开启遗迹,就必须在无字石碑上悬挂这三个字的卷轴,你们这些外来的无知之辈,以为运气好来到这里,就能进入遗迹了?”

    刘奕东抛完卷轴,就转头对林逸不屑轻笑道:“今天让你长见识了吧?回去足够你吹嘘一辈子了!”

    林逸压根懒得理会刘奕东,心中忍不住有些好笑,自己的思路是没错,只是方法错了!

    原来无字石碑上根本不需要用神识凝聚字体,只要写三个字挂上去,就能开启遗迹了!

    这是自己之前想的太复杂了啊!

    想想也是,也只有自己这种裂海期的神识强度才能勉强模仿写出神识的文字来,其他人怎么可能?

    尤其是刘奕东这种二傻子,就算是太古小江湖来的,对神识的理解也未必赶得上林逸。

    只是,等了半天,大殿里并没有什么异象产生。

    “刘师兄,好像有些不对!”

    林妤晨微微皱眉,低声说道:“为什么石碑没有反应?正常来说应该已经开启遗迹了吧?”

    “啊?”

    刘奕东正跟林逸吹牛装逼呢,冷不防听到林妤晨的话,赶紧回头看向无字石碑!

    果然,石碑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殿,也一点动静都没有。

    只有一副孤零零的文字,挂在那里,充满了违和感。

    “……这个……可能要多等一点时间吧?”

    刘奕东也不明所以,只能胡乱猜测道:“或许是时间太久了,这个遗迹入口的机关有些生锈,所以反应时间要长一些了!”

    林妤晨无语,遗迹入口又不是铁做的,还能生锈?

    以前从来没听说还有这种事,你这现编的能力还挺强啊!我能不能怀疑你脑子生锈了?

    本来林妤晨还觉得跟着刘奕东参加试炼挺为靠谱的,没想到也是瞎扯淡。

    “就是就是,肯定是生锈了,多等一会儿就行了!”

    塔路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奉承刘奕东就对了!

    “这也能跪舔,真是太没品了。”

    费尔南德斯鄙夷的看着塔路,这小子也太下贱了,真是给克鲁兹小镇的人丢脸!

    然后,费尔南德斯就发现亚典波罗、克丽丝等人俱是面色古怪的看着他。

    “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我只是在想,费尔南德斯你和塔路会不会是兄弟?有血缘关系的那种!”

    亚典波**咳两声,哈哈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塔路现在的模样,总觉得你们俩之间应该有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费尔南德斯嘴角一抽,你丫才和塔路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老子最多和你的克丽丝有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不过这话费尔南德斯也就敢在心里想想,真要说出来,估计亚典波罗和克丽丝绝壁要上来揍他!

    林逸小队这边还有心情说笑,刘奕东的脸色就越来越难看了!

    无字石碑始终没有动静,塔路还在一边无脑哔哔,真特么让人心烦!

    “闭嘴!都给我滚一边去!”

    刘奕东终于忍不住,对塔路一阵呵斥!

    塔路的话戛然而止,一脸懵逼的看着发怒的刘奕东,不明白自己拍马屁怎么就拍到马腿上去了!

    之前看费尔南德斯拍的挺好啊,一路高歌猛进,强行出镜,实力和地位都提升了,怎么自己就不行了?

    不过他也不敢反驳,只能灰溜溜的退到一边,再也不敢多说半句。

    费尔南德斯轻蔑的扫了塔路一眼,小样!还想学哥抱大腿?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当腿毛的天赋!

    “不可能啊!为什么遗迹入口不打开?”

    刘奕东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无字石碑:“难道是卷轴没有挂准位置?”

    说完之后,刘奕东马上飞身而起,将卷轴取下,然后比对了半天位置,重新挂上无字石碑。

    那郑重其事的样子,简直恨不得拿量尺来量好尺寸再挂。

    然并卵,卷轴依然是卷轴,石碑也还是那个石碑,周围静悄悄的毫无动静。

    “哈哈哈,我这回是真长见识了!回去确实可以吹嘘一辈子了!”

    费尔南德斯的笑声突兀响起,明显是在讽刺刘奕东刚才对林逸说的话:“哎呀!看来这遗迹入口生锈的厉害,一时半会儿也没办法打开呢吧?”

    刘奕东遭遇到突如其来的嘲讽,脸孔瞬间通红!

    这些都是他刚才说过的话,现在被费尔南德斯拿出来打脸,真是感觉到啪啪滴啊!

    “费尔南德斯!不要胡说八道!你不懂就莫乱说!”

    林逸严肃的呵斥了费尔南德斯,然后对刘奕东歉然道:“你也别和费尔南德斯见怪,他就是这么个混不吝的性子,喜欢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