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637章 出口的门票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刘奕东心里不爽,动作却极快,抢先将之前就看好的一件兵器拿在手里,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不用抢,人人有份!这是海蛟王的意思嘛,我们还是需要尊重一下人家的遗愿!”

    费尔南德斯继续得瑟,明显是在嘲笑刘奕东出手太快。

    刘奕东哼了一声没理费尔南德斯,打又打不过,骂又骂不过,理会他只会给自己添堵!

    等所有人都挑选完之后,宝箱中也彻底空了,果然里边的数量都是安排好了的!

    海蛟王也算用心,这最后的分配其实也是一场考验,若非林逸小队强势无比,少不得会有内讧发生。

    到时候死个把人就很正常了!

    “老八兄,东西分完了,我们准备离开,你们有什么打算?”

    林妤晨对林逸拱手微笑道:“若是也想离开的话,不如一起走吧?”

    另外一条通道中的好处明显被林逸小队给得了去,所以林妤晨压根没想再过去看,直接就打算离开了。

    这次的试炼出乎意料的快,好在最后总算有些收获,所以林妤晨觉得继续停留并没太大意义,直接生出了回归宗门的心思。

    “我们也准备离开,先找到出口再说别的吧!”

    林逸略一沉吟:“你们对于出口,是否有所了解?”

    “根据前辈的记载,出口也需要石碑来控制激活,所以那块石碑是我们离开的关键!”

    林妤晨说话间取出一个卷轴:“这个卷轴有可能打开出口,只是遗迹每次都不尽相同,是否能成,我也说不好!”

    “林师妹,干嘛和他们说这些!”

    刘奕东不悦道:“这是我们苦慧门的东西,他们那么本事,定然会自己找到离开的办法!”

    一直被林逸小队压制,刘奕东心里肯定不爽,所以想用离开这里的方法来膈应一下林逸。

    反正林逸也不敢杀了他,他临走之前找回点自信也能舒服点。

    “你说什么呢?信不信我削你?”

    费尔南德斯大眼一瞪,抓着大朴刀就挥舞了两下:“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刘奕东干脆翻了个白眼,扭过头不理费尔南德斯,不信他真敢拿刀砍人!

    费尔南德斯大怒,抡起大朴刀就要来个力劈华山之类的招数。

    “费尔南德斯!”

    林逸喊停了即将落下的大朴刀,淡然笑道:“无所谓,我们可以继续探索一番海蛟王宫殿,你们要走,不妨先离开吧!”

    有苦慧门出手,寻找出口林逸能省点心省点力,没有他们出手,也没关系,林逸相信自己同样能做到。

    何况苦慧门的人只要打开一次出口,林逸就能直接模仿他们的手法,所以不需要在意刘奕东的态度。

    “老八兄不要在意,刘师兄是在开玩笑!”

    林妤晨依然是适时开口解围:“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打开出口之后,老八兄若是愿意就一起走,若是不愿意走,多留一阵也无所谓,出口应该会持续一段时间!”

    “哼!林师妹,我才是这次的领队,我说不可以让他们使用我们打开的出口,那就是不可以!”

    刘奕东冷笑一声道:“当然了,若是老八兄愿意付出一点代价,当做门票的话,我也不介意给你们一个方便!”

    “呵……还需要门票呢啊?不如说来听听!”

    林逸挑眉微笑,嘴角带着一丝嘲讽:“若是合适,或许我能同意!”

    “很简单,你们刚才挑选的东西,就当做门票吧!每人一件,公平合理,我绝对不多要!”

    刘奕东面露得意之色,眯眼笑道:“或许你觉得,到时候可以随便进入出口,我这里不妨先提醒你一下,我们不干预的话,出口可以存在一段时间,但若是我们出手干预,随时都能关闭出口!”

    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只要林逸不同意,想要强行进入出口的话,就要承担随时被关闭出口,然后受到空间力量剿灭的危险!

    “你真以为老子不敢剁了你是吧?”

    费尔南德斯大怒,冷笑喝道:“你要是想现在就死,老子可以成全你!”

    老子刚得到的宝刀,手掌都还没握热乎,你丫就想要抢走?削不死你!

    “费尔南德斯,稍安勿躁!”

    林逸微笑摆手,再次拉住费尔南德斯,然后对刘奕东说道:“想要谈条件,至少先把出口打开再说。反正你们随时可以控制出口关闭,也不怕我们突然冲出去不是么?”

    “行!那就先把出口打开!”

    刘奕东一想也是,当即示意林妤晨:“林师妹,去石碑那边开始吧!”

    林妤晨轻叹一声,对林逸露出一丝抱歉的表情,然后过去石碑那边展开卷轴。

    卷轴上赫然写着御海两字,和先前的御海石碑上的字体一模一样!

    说不定就是在那边的石碑上拓印下来的东西。

    林逸顿时无语,你说半天,就想靠这玩意儿?

    开玩笑呢吧?

    之前打开遗迹的时候都不好使,出去的时候就好使了?

    不过林妤晨还没试过,林逸也不会直说这卷轴没用,总要让她自己搞清楚状况才行。

    尤其是自信满满的刘奕东,真不知道他的自信从何而来?

    林逸没说话,林逸小队的人自然也不会说话,所有人的眼神都随着林妤晨移动,看她优雅的将卷轴挂上石碑,御海两字覆盖石碑表面。

    然后就是等待。

    等待了三分多钟,石碑还是那个石碑,卷轴也还是那个卷轴,周围同样没有丝毫动静!

    再迟钝的人也能明白,挂在石碑上的玩意儿没用!

    “哟呵!这俩字写的不错!挺好看啊!”

    费尔南德斯忍了一会儿,就再也忍不住了,当即开始嘲讽道:“我读书少,不认识这是什么字,没看出来这玩意怎么就能开启出口,你们其实是想骗我宝刀吧?!”

    刘奕东脸色一黑,你个混蛋把我的储物袋都坑走了,现在居然倒打一耙说我想骗你宝刀?

    好吧,确实是想要那把刀,可哪有骗?分明是光明正大的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