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748章 我不勉强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正文

    高台的常于归要气炸了,你不是说去教训司马逸的么?

    所谓的教训,是在那边咬耳朵说悄悄话?

    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很亲密,是一伙儿的人么?!

    “师叔说的是,弟子本也没打算继续折腾,这不是让大家继续斗了么!”

    林逸微笑低头,同样用细若蚊呐的声音和秦长老说话“刚才的雷霆手段,只是为了震慑宵小,免去更多的麻烦罢了!”

    “仲达明白好!你做事,师叔真是十分放心,这提醒也略显多余了!”

    秦长老哈哈一笑,换回正常的音量“受伤的人都没有生命危险,大家不用担心!接下来的斗,老夫希望大家都能点到为止,毕竟都是同门师兄弟,没必要伤人!”

    “仲达,你也别在这边了,免得他们束手束脚的有压力,跟老夫去高台那边休息,等到决赛圈的时候再出场吧!”

    林逸点头答应,跟着秦长老走向高台。

    经过的途,那些内门弟子外门弟子都自觉自发的避让开去,给两人空出一条通道。

    至于倒地不起的西门夺翎,早已被人给无视了。

    而他也没脸起来,干脆在地装晕,直到林逸走远,才有他的心腹过来悄然的抬着他离开现场。

    正如秦长老所言,林逸离开,那些弟子都感觉身压力一轻。

    林逸展现出来的霸气,确实令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

    斗恢复正常,所有人都留了几分余力。

    毕竟林逸派系经过小一年的发展,人员算是不少了,有些公开有些没公开,谁也不知道自己对的会不会是林逸派系的人。

    万一出手太重,又招惹出那位怎么办?

    秦长老回到高台,看着下边各处友好和谐的斗,不,说是切磋更适合,脸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样不是挺好嘛!大家都点到为止,不伤和气,都是宗门的弟子,是我们剑春派的基石,损失了多可惜!”

    对于秦长老这话,常于归只是翻了个白眼,压根没想搭茬。

    宗副掌门倒是笑着应和了两句,这件事和他无关,随便怎么搞,他其实都无所谓。

    一团和气,斗进行的速度没那么快了。

    张逸铭那个小组的人都打过一次后,又该轮到张逸铭出场了。

    这回张逸铭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夏极霸狼的老伙计东阁辟!

    东阁辟心里还在庆幸,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可以不战而胜的获得一分。

    当然,他不是怕张逸铭,正常情况下,张逸铭落在他手里,和落在夏极霸狼手里其实没多大区别。

    可林逸横插一手之后,东阁辟再也不想碰到张逸铭了,能不战而胜,实在是最好的结果了!

    “我的对手张逸铭师弟受伤严重,看来是无法出战了,虽然有些胜之不武,可这也没办法啊!”

    东阁辟假惺惺的说了两句惭愧的话,又摆出一副祝福的嘴脸“张师弟要以身体为重,好好休养,希望他能早日痊愈,回到我们的队伍来。”

    “不用你希望了!我已经痊愈回来,可以继续斗!”

    原本躺在一边的张逸铭忽然站了起来,脚下虽还有些虚浮摇晃,但看起来确实已经没有大碍了。

    东阁辟一脸懵逼,什么情况?这好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啊!

    夏极霸狼那傻玩意,到底有没有打断这小子的手脚啊?

    周围有关注这边的人顿时哗然,他们都和东阁辟一样,谁也没想到张逸铭居然还能站起来!

    而且还要出来斗!

    疯了吧?

    “张师弟……你千万不要勉强!身体要紧!”

    东阁辟努力挤出笑容,可惜脸的肌肉有些僵硬,怎么都没办法笑的自然。

    “我的身体不要紧!身为剑春派的弟子!司马大师兄的麾下,只要我张逸铭不死,绝对不会不战而降!”

    张逸铭身体还有些摇晃,脸的神情却无坚定!

    林逸刚才为他出头,他都看在眼里,心的感动震撼无以言表。

    没错,现在他确实可以用受伤做借口,避战不出,没人会说闲话!

    可张逸铭觉得丢脸!

    丢了司马大师兄的脸!

    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哪怕再跌倒,继续爬对了!

    东阁辟嘴角抽搐,你丫这是想让我不战而降么?

    仗着有司马逸当靠山,以为我会怕么?!

    好吧,是有点……

    东阁辟很诚实的从心了!

    夏极霸狼前车之鉴在眼下,要他对张逸铭动手,有那心没那胆儿啊!

    “来吧!不用客气,尽管放马过来!”

    张逸铭摆出了架势,却没有抢先攻击,东阁辟实力在他之,盲目抢攻毫无意义!

    东阁辟忍不住看向林逸所在的位置,心里想着到底是客气呢还是客气呢还是客气吧!

    “哈哈,张师弟受伤之身,我哪儿好意思出手,要不然这一场,算我们平手如何?”

    东阁辟干笑两声,他不想成为夏极霸狼第二,所以该怂的时候得怂!

    不过他心里也在发狠,要不是有司马逸在,张小胖子你死定了啊知不知道?

    你死定了啊!

    张逸铭微微一怔,他本来没想太多,出来打是为了表明自己不是孬种,不会给林逸丢脸。

    他心很清楚,自己不是东阁辟的对手,所以没想着能赢,只要能打出风格,打出气势足够了!

    没想到,东阁辟怂了!

    张小胖可不是以前那个被人欺负都还要笑脸相迎的怂包了!

    心思一转,明白了其的关窍!

    这个时候,不赶紧扯虎皮做大旗,狐假虎威一把,更待何时?!

    “宗门大,可没有平手的说法!”

    张小胖气势十足的大喝一声,干脆利落的冲向东阁辟,也没拿武器,那样赤手空拳的扑了过去。

    东阁辟恨的牙痒痒,可他真不敢还手!

    这该死的张小胖刚才还是重伤之人,万一碰一下手断了脚断了,司马逸还不得找他算账?

    没办法,小心点防御着吧!

    张逸铭的手脚骨头刚痊愈,未必能坚持多久,东阁辟觉得自己只要只守不攻,说不定张逸铭打着打着自己没劲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