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749章 计划照旧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那时候,司马逸这混蛋应该就没话好说了吧?

    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惜林逸没想轻易饶过东阁辟,刚才他也是对付张逸铭的人之一,只是没来得及出手而已。

    裂海大圆满的神识威压悄然释放,只针对东阁辟一人,以林逸的实力,边上的人根本察觉不到丝毫异常。

    唯有被神识威压针对的东阁辟,忽然间就感觉浑身发寒。

    就好像是有什么极其危险的存在盯上了他,分分钟就能令他万劫不复一般!

    “我认输!”

    东阁辟满头都是冷汗,果断开口认输,引起围观者的一阵哗然!

    张逸铭什么实力什么状态,是个人都看在眼里,东阁辟只守不攻,在他们看来就应该是极限了。

    没想到堂堂外门管事师兄,才守了一下下就认输投降——这算是为了避开不战而降的惩罚么?

    东阁辟可管不了别人心里的想法,他只知道再不投降,说不定就要被张逸铭的拳头给打死了!

    没错,就是张逸铭的拳头!

    林逸的神识威压其实并没有实质的攻击力,只是令东阁辟失去反抗能力而已。

    这就好像一个人半夜遇到鬼,鬼没想怎么着,那人就自己吓瘫了一样!

    高台上,常于归神情复杂的看了秦长老一眼,心中猜测张逸铭突然痊愈,应该是秦长老刚才过去的功劳吧?

    果然,秦老头已经痊愈,并恢复了炼丹能力!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理由能张逸铭如此快速的复原?

    常于归根本就没往林逸身上想,毕竟林逸只展现出惊人的战斗力,其他方面,他又如何能猜到?

    “常长老,你看老夫做什么?”

    秦长老感觉到常于归偷偷摸摸的视线,淡然一笑,也没转头,依然是目视前方的样子:“莫非是在想怎么暗中对付老夫?”

    “秦长老说笑了!我怎么可能会想要对付你呢?我们可都是同门,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啊!”

    常于归干笑两声,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张逸铭那边:“说起来那个叫张逸铭的弟子,身体素质真不错啊!居然这么快就疗伤完毕,秦长老给的丹药就是不同凡响!”

    “常长老莫非是在说老夫不公,给的疗伤丹药有差别?所以张逸铭好了,夏极霸狼却没什么起色?”

    秦长老怫然不悦,微微皱眉看向常于归:“老夫以人格担保,给的丹药都是一样的,而且两颗在一起,都给了治疗人员,由他们分别给两人服下……”

    “秦长老误会了,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常于归有点懵逼,这老秦头是吃了火药么?

    怎么什么话都能抓住漏洞来怼上两句?!

    “有没有常长老你心里清楚,老夫就不多说什么了!”

    秦长老哼了一声,佯装不悦的转回头,再不理常于归。

    其实秦长老心里可舒坦了,早就看常于归不顺眼了,虽然嘴炮怼人不如上手揍人愉快,但还是很能让人心情愉快的嘛!

    常于归暗自恼怒,脸上却只能讪笑两声,把不悦深藏于心。

    然后,见秦长老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下边的比斗中了,他马上起身偷摸着离开了高台。

    三转两转之后,常于归来到一个隐蔽偏僻的角落。

    等了有十来秒钟,另外一个人也鬼鬼祟祟的摸了过来,一路上还左右观望,确定没人注意才迅速靠近。

    “常长老,这种时候,你干嘛要发信号见面?”

    来人还没靠近,就已经开始低声抱怨:“你不知道这样很危险么?我们最好不要让人看到在一起!”

    “冯志鹏,你也知道这种时候!这种时候,如此情况,不来商量一下,你让本座怎么办?”

    常于归心情也不爽的很,说话语气就比较冲:“还有,本座敬你是冯家的人才答应合作,别真以为本座怕了你,你当本座是你的手下么?”

    来人正是冯志鹏,被常于归一顿抢白之后,才感觉刚才说话确实有些不敬。

    赶紧拱手道歉:“常长老息怒,弟子也是情急而已,别见怪!”

    冯家确实不在乎一个剑春派的执法长老,但冯志鹏还要在剑春派混,真得罪了常于归,有百弊而无一利!

    “算了算了!这些小事不值得浪费时间,赶紧言归正传!”

    常于归挥挥手,沉声说道:“司马逸的实力你也看到了,事不可为,计划到此为止!”

    “常长老,你怕什么啊?”

    冯志鹏赶紧上前一步,挡在常于归面前:“不就一个司马逸嘛,虽然战斗力看着吓人,其实也就那样了啊!”

    “无论是夏极霸狼还是西门夺翎,都是疏忽大意,被司马逸偷袭才会受伤落败!常长老你又岂是这俩废物所能比拟的啊?”

    “若是常长老亲自出手,司马逸肯定是早就跪了!当然,常长老的身份,对司马逸有些大材小用了……”

    “总而言之,司马逸是一定要对付的,常长老也不需要担心搞不定他,千万莫要忘了,还有我们冯家那位在,关键时刻可以一锤定音,绝对万无一失!”

    常于归被冯志鹏说的有点犹豫。

    老实说,他现在真心不想趟林逸的浑水。

    不过一想到冯家的那位,又觉得胜算很大,所以考虑再三,终于用力点头。

    “行!计划照旧!”

    常于归和冯志鹏说了几句之后,就马上分开。

    再出现时,又恢复了往常道貌岸然的姿态,不紧不慢的回到高台上。

    “常长老,身为监督大比的执法长老,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秦长老看到常于归回来,不咸不淡的刺了一句:“莫非是觉得这里已经用不着常长老你出面坐镇了么?”

    “有宗副掌门和秦长老在,我在不在都没有什么区别啊。”

    常于归皮笑肉不笑的瞟了秦长老一眼,不慌不忙的回到座位上坐下:“何况我刚才也只是下去巡视一番,确保没有其他意外出现,有劳秦长老关心了。”

    “两位长老,眼下的比斗进度有些快,恐怕不用多少时间,就能决出每个小组的排名了!”

    宗副掌门出头和稀泥,暂时打住了两人之间汹涌的暗流:“本座看今年新入门的弟子,表现都很不错!应该是最近几年最好的一届了!”

    。

    http:///txt/1341/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