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752章 执法堂,黑野花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最后不得不疯狂暗示自己要矜持,要冷静,要保持风度,才总算是维持住了原来的风姿,没有闹出什么笑话来。

    然后他又开始考虑,是不是该说几句场面话。

    比如很期待和司马师弟交手,这次真是很遗憾之类,好表现出他这个管事大师兄的胸襟气度。

    再三考虑之后,他决定还是不要作死了,现在这样就挺好……

    “你不愿意挑战内门管事大师兄?”

    宗副掌门倒是有些意外,略一思忖,觉得应该是管事大师兄没有跳出来和林逸作对,所以才能逃过一劫吧?

    不过这和他宗副掌门没关系,他也不会上赶着要林逸去当这个内门管事大师兄。

    “也罢,以你的实力,确实不会在乎大师兄和二师兄的差别,何况你还有机会成为掌门的亲传弟子,就更没必要在意这些了。”

    宗副掌门以为猜透了林逸的想法,甚至觉得林逸这么想也很正常。

    其实林逸还真没什么想法,就是不想麻烦而已。

    “对了,宗副掌门,我既然成了内门管事二师兄,那空出来的内门管事三师兄一职,我想推荐吴语草来担任。”

    林逸又把身边的吴语草给推了出来,众人齐齐无语,你这是上瘾了吧?

    把外门的权力一手抓不算,现在内门也准备来这套么?

    那为什么不把管事大师兄给挑下来呢?

    “吴语草有这个实力,成为新的管事三师姐没问题,不过宗门是通过挑战来确定人选的,不能直接任命。”

    宗副掌门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知道这事儿没跑了。

    林逸既然开口,谁敢跳出来反对?

    这就和外门那三位如出一辙,而且吴语草的实力,确实也是出类拔萃,是可以越阶挑战的高手。

    “有人想要挑战的么?”

    宗副掌门正儿八经的问了一句,然后看着台下等了会儿:“既然没人,那就这么定了!内门管事大师兄不变,内门二师兄是司马逸,吴语草为内门管事三师姐!”

    林逸派系的弟子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情绪更是激动的无以复加。

    这次宗门大比,林逸一派堪称大获全胜!

    大比中的胜利先不提,内门外门的管事师兄,几乎被林逸一派的人占全了!

    虽说听起来最尊贵的内门管事大师兄不是林逸一派的人,但大家都坚定的认为,那是自家老大给宗门留面子!

    要不然内门外门全被占了,宗门的脸往哪儿搁?

    “安静!”

    震天的欢呼声中,一个不合时宜的冷酷声音忽然响起,将全场都给镇压了下去。

    “常长老,有什么问题么?”

    宗副掌门眉头微皱,有些不愉的看向常于归:“所有流程都结束了,让众弟子欢呼高兴一下,不可以?”

    “当然可以!宗副掌门误会了!”

    常于归微微一笑,用眼神示意他看另外一个方向,那边正有几个剑春派执法堂的弟子向这边走来:“只是有件事,需要宣布一下而已。下边这么吵,没办法说啊!”

    宗副掌门心头一跳,那几个执法堂的弟子气势汹汹而来,显然是没什么好事!

    本能的,宗副掌门眼神看向了林逸那边。

    常于归之前针对林逸的姿态很明显,本以为被震慑住了,现在看来,是还有后续么?

    那几个执法堂弟子速度很快,来到高台上在常于归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常于归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面向台下,肃然说道:“查!内门弟子黑野花,在执行任务过程中,以公谋私,暗中侵占宗门利益,证据确凿!现根据门规,将黑野花缉拿归案,并废去实力,逐出剑春派!”

    全场寂静了一瞬,然后就爆发出比之前欢呼更大声的嘈杂声。

    谁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个严厉到极点的惩罚措施!

    要知道剑春派很久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惩罚决定了,以至于不管认识不认识黑野花的人,都多多少少会有些心有戚戚焉的感觉。

    至于说任务过程中以公谋私?

    众多弟子扪心自问,好像谁都没那么干净。

    一般而言,只要完成了任务就行,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好处,宗门不会过问。

    “常长老,黑野花到底是怎么以公谋私了?你说证据确凿?那么请问证据在哪里?”

    林逸面色阴沉,黑野花突然被针对,要说不是因为自己的牵连,林逸根本不信!

    这些魂淡,对付不了自己,就玩命的针对自己身边的人么?

    可黑野花进入剑春派之后,几乎没怎么和林逸接触过啊!

    “怎么?内门管事二师兄,是对我们执法堂有所质疑么?”

    常于归冷冷一笑,先挥手示意执法堂的人把黑野花包围起来,才继续说道:“没关系,我们执法堂向来公开公正公平,你有质疑,本座自然会给你看证据,必定让你无话可说!”

    说完侧身对边上的一个执法堂弟子点点头。

    那弟子立刻上前一步,取出一张纸朗声诵读起来:“内门弟子黑野花,接取了探查鸿源洞遗迹的任务,根据宗门提供的线索信息,找到了其中的传承。”

    “但黑野花没有在回来的时候如实上报宗门,而是自己私自接受了鸿源洞遗迹的传承!大大违反了宗门对于此任务的规定,是为以公谋私,侵占宗门利益!”

    “据查证,以上皆为事实,毫无错漏之处……”

    “够了!”

    林逸一声冷喝,眼神淡漠的看着常于归:“这就是常长老你所谓的证据确凿?仅仅是一张你们写的纸?”

    “这么说的话,我是不是也可以写一张纸,说常长老你们执法堂颠倒黑白,设计陷害宗门弟子,意图颠覆剑春派?同样也是证据确凿,是不是就可以当场将你们击杀,来个就地正法?”

    常于归暗自恼怒,却只能强自忍耐:“司马逸,你不要信口雌黄,我们执法堂……”

    “你们执法堂是否公允,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反正想用这种可笑的手段对付黑野花,不可能!”

    林逸毫不客气的打断常于归说话,令他心中越发羞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