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753章 我看谁敢?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司马逸,你想干什么?造反么?”

    常于归压下心中火气,忽然就暗自高兴起来!

    为什么要生气?

    抓捕黑野花,不就是为了引司马逸上钩么?

    现在计划出奇的顺利,就应该高兴才对嘛!

    “你若不信,大可以问黑野花,是否有此事!”

    常于归脑筋活络起来,智商瞬间上线:“黑野花,你敢否认我们执法堂说的都是假话么?你没有将任务中需要寻找的传承据为己有么?”

    黑野花脸色有些发白,但却并没有抵赖的意思:“确有此事,但其中……”

    “有就对了!你是想说你并非故意?这种话,说出来你觉得会有人相信么?”

    “我真不是故意的啊!那个传承……”

    “够了,你只要承认,有这么一件事,不是我们执法堂在冤枉你就对了!”

    常于归根本不给黑野花分辨的机会,连续打断她的说话,然后对林逸露出一个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内门管事二师兄,你还有话说么?我们执法堂可没冤枉她!”

    “那又如何?遗迹中的传承,向来是有缘者得之,黑野花被传承选中,想必是连拒绝的机会也没有,宗门有如此优秀弟子,应该高兴才对,为何要打压?不怕众弟子心寒么?”

    林逸自己也获得过不止一次的传承,当然明白有些传承都是挑人的。

    比如海蛟王的传承,没有海蛟王血脉的人,传承摆在面前,也得不到分毫。

    黑野花说不是故意,那就真的不是故意,林逸信她!

    “执法堂只管执法,不管其他!”

    常于归不想和林逸废话,要是能激得林逸主动出手,就算是完成目标了,所以他的态度十分强硬:“处罚决定是掌门签发,你有意见可以找掌门说理,现在别耽误我们执行!”

    “都愣着干什么?抓捕黑野花,废掉她的实力!”

    “住手!就算找掌门,也需要时间,你现在就对付黑野花,我去找掌门还有什么意义?”

    林逸横身挡在黑野花身前,拦下了执法堂的那些弟子:“常长老,此事还有疑问,不如我们一起去找掌门如何?”

    “你愿意去就去,别妨碍我们执法堂执行任务!动手!”

    常于归当然不会给林逸面子,再次催促手下抓捕黑野花。

    林逸的人自发的将黑野花保护起来,两边顿时形成了僵持的局面。

    常于归嘴角露出一丝若有意味的笑容,挑了挑眉头,面带嘲讽的看着林逸:“司马逸,内门管事二师兄,你这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可以公然违抗宗门了么?”

    “还有你们,司马逸疯了,你们也都疯了么?聚众造反!真是好大的胆子!”

    “常长老,这话过了!”

    宗副掌门没法装看不见了,刚支持着林逸和林逸派系的人把持了内门外门的重要职位,要是马上被扣上造反的帽子,他宗副掌门也逃不掉!

    “宗副掌门,司马逸这伙人,说到底只是弟子而已,大部分还都是新入门的弟子,敢这么正大光明的对抗执法堂,你说是不是背后有人支持?”

    常于归阴阴的看着宗副掌门,话里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在说林逸背后的人是宗副掌门。

    宗副掌门大怒,可这个时候,他却真不好多说了,要不然那顶帽子就会扣死在他脑门上。

    交好林逸没问题,但要赔上宗副掌门自己,他却不愿意了!

    这时候秦长老却哈哈笑着顶了上去:“常长老真是好威风,执法堂真是好威风!果然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常于归现在是想怎么定人罪,就怎么定人罪了啊!厉害厉害!”

    “秦长老,听说你对司马逸的支持相当大啊!或者你先避开一下,免得让司马逸他们有错误的认知,觉得你是他们的靠山,就更加的为所欲为了!”

    常于归字字诛心,不但想把秦长老也拖下水,更是在不断撩拨林逸的火气:“都愣着干什么?动手!谁敢维护黑野花,以同谋论处!”

    “是!”

    执法堂众弟子轰然答应,虽然人数不多,气势却很足!

    在剑春派,执法堂的弟子,往日里说一不二惯了,还真不觉得林逸派系的人敢动手抵抗。

    “我看谁敢!”

    林逸一声低喝,魔噬剑锵然出鞘,剑身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幽暗光芒。

    剑是魔剑,人是狠人!

    一股凛冽的杀气升腾而起,执法堂的众弟子齐齐止步,心中暗自发寒。

    面对林逸,竟是无一人敢越雷池半步!

    “司马逸,你真敢动兵器?!剑春派再也容不得你了!”

    常于归大声怒骂,心中却高兴之极。

    现在的效果已经差不多了,要是司马逸能杀上一两个执法堂弟子,那就更完美了!

    绝对能令司马逸永世不得翻身啊!

    “常于归,你想抓黑野花,有胆自己来啊!别拿这些弟子来当炮灰!”

    林逸面露讥讽之色,对常于归勾了勾食指:“敢么?堂堂执法堂长老,不会就这么怂了吧?”

    常于归这下尴尬了,要是不上去动个手,以后他这执法堂长老还能有什么威信?

    可上去和林逸动手……常于归真心没把握啊!

    执法堂的弟子都确定自己已经怂了,所以个个都看着自家的长老,想确定下他是不是真的和自己一样也怂了。

    “常长老不会真的怕了司马师兄吧?难道司马师兄已经厉害到可以镇压宗门大部分高层了么?”

    “我觉得常长老是自持身份,不愿意对后辈动手,有**份……”

    “我也觉得,常长老若是出手,司马逸肯定不是对手!不信我们来打赌,我赌二十积分!”

    “赌了!加注三十积分,司马师兄必胜!”

    “我也赌司马师兄必胜,三十积分!”

    “我也……”

    …………

    原本那些弟子是觉得常于归应该能胜过林逸,可打赌提议一出,议论的中心顿时就歪了。

    而最先说打赌的弟子一看不好,马上悄咪咪的溜了。

    没办法,真要是输了,他倾家荡产也赔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