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756章 责任判定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转念一想,林逸如此强大,又岂是她所能抵抗为敌的?

    林逸越是强大,她岂非越是不用担心敌对的事情了?

    开心!

    冯志鹏浑身止不住的瑟瑟发抖,面对林逸霸气侧漏的宣言,他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已经恢复过来的常于归只感觉自己的脑阔生疼,刚才应该继续装死的啊!

    现在该怎么搞?

    执法堂的供奉死在当面,要是他没什么表示,还怎么当执法堂长老?

    早就说不该趟这次的浑水,现在果然后悔莫及了!

    常于归揉揉额头,慎重考虑着现在躺地上装死还来不来得及?

    “司马逸,这件事太大了,你最好是束手就擒,否则的话,就是剑春派的公敌,所有剑春派的弟子,都会视你为仇敌!”

    常于归尽量让自己显得有气势一些,又不至于太刺激林逸招来灭顶之灾。

    这其中的平衡,真的好难掌握!

    “还有,别以为杀了冯千斤供奉,就真的无敌于天下了,剑春派的底蕴之深,绝非你所能揣测,真要令宗门震动,全力围杀于你,不光是你要死,你身边的所有人都会死!”

    “这不是威胁,本座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你千万莫要累人累己,现在束手就缚,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常于归说到最后,几乎是在苦口婆心的劝说林逸,而不是劝降了。

    要是他有实力镇压林逸,哪里需要废话那么多?

    直接拔剑上去干就是了。

    没办法,技不如人的时候,就只能君子动口不动手!

    林逸这会儿也有些头大,一不小心把事儿闹大了啊,有些不好收场。

    不过想让自己投降,那肯定不可能!

    实在没办法的话,就只能带人都反出剑春派了,或者更干脆一点,把剑春派的高层全换掉?

    林逸忽然觉得这主意也不错,就是不知道秦长老会不会不开心。

    这位师叔性子比较正统,估计不会很赞同这种事吧?

    常于归说了半天,见林逸没有一点反应,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知道最后会是怎么个结果。

    应该……不会被杀吧?好像也不好说啊……

    两边心思各异,都有些骑虎难下的时候,剑春派的掌门步左微终于出现。

    其实他一直隐身暗中,打的是两不相帮两不得罪的主意,现在是不得不出面了。

    再不出来,剑春派真有可能要毁!

    他名字叫步左微,平时也可以不作为,但这种关键时候,再不出面就该死了!

    “大家都冷静一下,稍安勿躁!”

    步左微一出场,就非常沉稳的掌控了局面在他自己的想象中。

    其实林逸压根就不认识他,还在想这又是哪儿冒出来的大头葱?

    “参见掌门!”

    “参见掌门!”

    …………

    林逸还在想这是谁,以宗副门主为首的剑春派高层以及弟子就开始先后对步左微行礼问候。

    步左微略一挥手,很有气势的回应着,林逸这才恍然,原来这新冒出来的大头葱是剑春派的大佬!

    “掌门,内门弟子司马逸,打伤同门弟子,打伤属下,还杀了冯千斤供奉!属下已经无法处理此事,请掌门亲自做主!”

    常于归赶紧把包袱丢给步左微,本来还想说几句林逸大逆不道,合该千刀万剐之类的话,但想想还是算了,说这些容易死人!

    作死的事情,刚才已经做过一次了,再来的话,真的容易死啊!

    “事情的经过,本座已经明了!”

    步左微端着架子,缓缓扫视了一眼:“此事双方都有过错,也不能全责怪一方,当然了,司马逸杀了冯供奉,这是不争的事实,总归是要有点处罚的……”

    至于怎么处罚,步左微也有点脑阔疼!

    能一剑杀了冯千斤的高手,是可以随便惩罚的么?

    这都什么烂事儿啊!

    步左微心里很是愤怒,为什么老子非要来收拾烂摊子不可?

    掌门就是收拾烂摊子的人么?

    司马逸是真的司马家弟子也好,是假的司马家子弟也罢,那又如何?

    和剑春派有什么关系?

    只要司马逸是剑春派的弟子就可以了嘛!

    非要搞这些破事!

    步左微埋怨的同时,也有些后悔。

    这事儿他虽然没有参与其中,但其实是知道内情的人,也可以说是他默许了此事。

    那时候他想着反正和他没关系,随便下边的人去折腾吧,没想到折腾到最后,还是把他给牵连了进来!

    “掌门,冯供奉虽然被司马逸所杀,但这都是因为冯供奉先出手想要击杀黑野花所致,不能怪司马逸。”

    秦长老当仁不让的为林逸出头,也是在给步左微找台阶下:“以冯供奉的实力,司马逸正面对敌,肯定不是对手,之所以被杀,还是因为他自己大意了!”

    “司马逸想要救人,肯定是要全力出手阻拦才行,没错,就是阻拦,老夫可以担保,他绝对没想过杀了冯供奉。”

    “偏偏冯供奉速度太快,直接撞上了司马逸的剑,这才导致身首异处!再来一百回,司马逸也肯定没办法复制那一剑了!”

    林逸有些懵,没想到师叔瞎掰扯的功力如此深厚啊,说的有理有据,自己都差点相信事实就是这样的了!

    “秦长老说的有理!所以这件事,确实也不能太过责怪司马逸!”

    步左微连连点头,这样一来,和稀泥就容易很多了嘛!

    是冯千斤自己不小心撞人家剑上死了,怎么能怪人家呢?

    当然了,一些人道主义的责任,还是需要司马逸来负的,这个就好商量了嘛!

    “本座认为,冯供奉死亡一事,他本人负有主要责任,而司马逸,始终是出了剑,所以要负一定的次要责任……”

    林逸面色古怪,怎么感觉这是在处理一件碰瓷事故现场?

    步左微要是再开个事故认定单什么的,就更有感觉了。

    常于归憋的脸色通红,想说什么又不敢说。

    和他差不多状态的还有冯志鹏,他们都在心里怒吼,这特么是什么鬼的掌门啊?

    被一个弟子打死了个供奉,理论地位可是和你这掌门平起平坐的大人物啊,就这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