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777章 多了个表弟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话也不能这么说嘛!二王叔做事向来有分寸,仲达王弟的身份,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站在人群最前端的一位英俊青年微笑开口,似乎是在帮林逸说话,但实则并没安什么好心:

    “王爷爷,虽然孙儿愿意相信仲达王弟的身份,不过各位兄弟姐妹们心中难免会有疑虑,为了堵住悠悠众口,我们好像也确实应该调查一番。”

    “当然了,真金不怕火炼,二王叔既然已经确认,仲达王弟绝对是禁得住调查的,这也就是走个过场,让大家都放心一些而已!”

    林逸微微挑眉,这家伙一脸伪善的恶心模样,真的是有点欠揍啊!

    “仲达,这是你大伯家的大兄司马仲孝,也是你这一辈嫡系兄弟姐妹中的大哥。”

    司马正心没有理会那些言语,而是淡淡的为林逸介绍这伪善青年。

    至于最先跳出来的两个,他就没管了。

    不是嫡系嫡出的子弟,他都懒得介绍给林逸认识。

    何况这俩没眼力劲的家伙,居然肆意诋毁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乖孙!

    没打死他们就算好了!

    “仲孝王兄!”

    林逸随意的拱拱手,算是打过招呼了。

    其实这种伪善的小喽啰,哪里值得林逸主动招呼?

    要不是看在司马正心介绍的份上,谁有空搭理啊?

    “不敢当!仲达想来也不会反对这个自证清白的过场吧?大家以后都是血脉至亲,心存芥蒂的话,始终不太妥当,你说对不对?”

    司马仲孝貌似谦逊有礼,可言语间却步步紧逼,试图令林逸无法反驳,甚至主动提出接受身份调查。

    其实所谓的身份调查,根本就没什么可说,只要司马云起和苏绫歆认定了林逸是司马仲达,谁又能反驳?

    这就是一个借口,用来攻击林逸进而牵连司马云起的借口罢了!

    “王上,臣觉得没有必要,二王爷伉俪既然将小王爷带了回来,自然是确定了小王爷的身份,试问天下间还有谁,会比二王爷伉俪更熟悉自己的孩子?”

    角落中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男子忽然站出来躬身施礼,然后侃侃而谈毫不怯场:

    “所谓的身份调查,先不说往哪里去查,事情过了这么多年,想要捏造一些伪证,来证明小王爷并非小王爷,似乎也不是太难。”

    “刘子瑜!你什么意思?是说我们会捏造伪证陷害此人么?”

    “刘子瑜,你算什么东西?王上能让你来出席,就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你不知感恩,还在这里大放阙词,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么?”

    最先说要调查林逸的两人直接跳脚,指着瘦小男子刘子瑜大声怒骂起来。

    “闭嘴!父王面前,容得你们咆哮当庭么?”

    司马云起心中早已不爽很久,只是不好和一群小辈计较。

    现在有人为自家儿子出头,当然也力挺一番了。

    那俩叫嚣的小子顿时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寂然无声了。

    背地里给司马云起使点绊子他们还有胆子,可正面硬刚,借他们俩胆子也不敢!

    “仲达,这是你表弟刘子瑜,是你小姨的儿子,只是你小姨的夫家出了变故,所以子瑜一直都住在我们府中。”

    司马云起给了刘子瑜一个赞许的眼神,然后郑重其事的为林逸介绍了一番。

    刘子瑜的母亲,是司马云起同胞亲妹,打小感情就好。

    没想到出嫁后夫家被人灭门,只留下刘子瑜一根独苗。

    所以司马云起向来将刘子瑜当成儿子养。

    也因为如此,刘子瑜在司马家年轻一辈中,很不招人待见。

    毕竟年轻一辈是以司马仲孝为首,他们自成一个圈子,刘子瑜跟着司马云起,很难融入其中。

    刘子瑜的母亲和司马云起是一母同胞,和司马云飞可不是,所以他和司马仲孝,算不上什么亲密的亲戚。

    司马云飞的母亲是司马正心的原配正房,只是在生司马云飞的时候难产而亡。

    然后司马正心娶了司马云起的母亲,才有了司马云起和刘子瑜的母亲等子女。

    所以司马正心有废长立幼的心思,却始终没下定决心。

    他觉得亏欠了司马云飞的母亲,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这些都是题外话了,林逸暂时不了解这么多弯弯绕,不过刘子瑜的善意自己能真切的感受到,于是微笑拱手。

    “子瑜表弟,以后我们要多亲近亲近,我自小没有兄弟姐妹,能有个弟弟,真是快慰之极!”

    林逸对刘子瑜的态度,和先前对司马仲孝完全不同,其中的差别是个人都能看清楚。

    所以司马仲孝眼中隐约闪过一丝怒气,却很快就隐藏了下去,继续维持着他虚假的和煦笑容。

    “子瑜,秋实殿中只论亲情,不论地位,我是你舅舅,仲达是你表兄,什么王爷小王爷,太生分了!我们都是亲人,知道么?”

    司马云起微笑着教训刘子瑜,刘子瑜躬身应是。

    “舅舅教训的是!是子瑜的不是,仲达表兄,以后请多关照小弟!”

    刘子瑜对着林逸微笑一礼。

    他知道司马云起是真心照顾自己,虽然有些自卑,却很容易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态。

    本想着林逸这位小王爷初次回归,心思敏感的刘子瑜生怕林逸会忌惮自己。

    毕竟司马云起这个舅舅,基本上是把他刘子瑜当儿子养了。

    所以才会故意显得生分一些,没想到林逸态度很温和。

    而舅舅司马云起也没有因为自家儿子回来,而疏远了他。

    刘子瑜心中涌动着一股暖流,心中暗自发誓,要尽自己所能,来守护舅舅一家!

    “说什么关照,我们是兄弟!要互相扶持!”

    林逸起身郑重还礼,司马正心摸着下巴上的胡子,老怀大慰,觉得这个孙子相当不错!

    “仲达,你说的很对,你们兄弟姐妹之间,只要相互扶持,何愁我们司马家不兴旺发达?仲孝,你也是我们司马家的优秀子弟,务必记住,只要我们司马家自己不乱,红尚郡国就不会落入其他家族之手!”

    司马正心借机敲打了司马仲孝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