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779章 谁不敢说?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对于苏绫歆调动不语的举措,司马云起没什么意见,直接取出一块令牌交给刘子瑜。

    真有不开眼的东西敢欺负他儿子,杀了也就杀了,在王都,他司马云起真不怕谁!

    刘子瑜面色微红,倒不是因为觉得受到重视,也不是因为有高手随行,而是头顶上苏绫歆揉啊揉的手,令他觉得很是羞耻!

    舅母!

    我不是小孩子了啊!

    只是长得瘦小了一些,你能不能别这样?

    真的好丢脸啊!

    谁家堂堂男儿,还动不动被长辈来个摸头杀的啊?!

    我也想要点面子哪!

    没办法,直接反抗拒绝那是不可能的,只能赶紧告辞离开……

    天味轩!

    号称红尚郡国第一酒楼!

    每天都是宾客云集,往来者非富即贵,一般人真心不敢进这地方吃饭。

    一个是因为吃不起,还有一个,就算能消费的得起,也怕进来随便冲撞了一个人,就被对方给随手弄死!

    司马仲孝身为大王爷司马云飞的嫡长子,身份地位在整个王都那都是最顶尖的一类。

    他在天味轩,有个长期预留的院子,除了他以外,不接待任何客人。

    当然了,有司马仲孝这种待遇的人也还有几个,做生意的人,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而得罪了其他差不多层次的人。

    而搞定了这个层次的这么几个人之后,天味轩在王都基本上就算是高枕无忧了。

    此时林逸已经被众人带进了司马仲孝预留的这个院子。

    天味轩的人早已接到通知,所以事先都已经安排了菜肴酒水。

    “司马仲达,你就坐这里吧,靠近门口,方便欣赏院中美景!你以前呆的那种犄角旮旯,估计从来没见过如此精致的景观吧?”

    刚到厅堂,就有一个年轻人忍不住发难了。

    而此时司马仲孝还未来到,说是在安排宴请名单,至于是否如此,那就不得而知了。

    林逸淡淡的扫了那年轻人一眼,长得和司马仲孝有几分相似,估计是那一脉比较近的人。

    “司马仲义,你什么意思?”

    最后进来的刘子瑜脸色一沉,不等林逸开口,直接挺身而出:“今天是仲孝大王子为仲达表兄接风洗尘的宴会,仲达表兄自然要坐首席,你让仲达表兄坐末席?大王爷府上就是这样教规矩的么?”

    “刘子瑜,你算是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来说话么?滚一边去!”

    司马仲义大怒,差点就要蹦起来揍刘子瑜了:“我们府上的事情,岂容你这贱种说三道四?”

    “怎么?我说的不对么?”

    刘子瑜以前在这圈子里向来沉默寡言,好似一个小透明一般。

    但今天,他为了林逸,直接华丽变身,火力全开:“大王爷府上的家教向来极好,仲孝王子也极懂礼仪,要不然怎会提出宴请仲达表兄?”

    “你司马仲义如此针对仲达表兄,知道的以为你是对仲达表兄不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故意给仲孝王子招黑!哦,我明白了,你这大王爷府上庶出的小王子,莫非想要谋夺世子之位?”

    “真要如此的话,还是听我一句劝,你这庶出的王子,老老实实安分些,还能多活些日子,若生出了夺嫡的念头,那就是自己作死了!”

    这话十足诛心!

    司马仲义是司马云飞的小儿子,但并非司马仲孝一母同胞的弟弟,而是一个侧妃所出。

    他想要成为大王爷的世子,除非干死司马仲孝以及其他几个兄弟,否则绝无可能!

    刘子瑜这话真的是太诛心了,司马仲义本没这个心,可让他的兄弟们听了去,又有几个会觉得他没这个心?

    尤其是司马仲孝,司马仲义最清楚自己的大哥,表面看着和善亲切,背地里却绝对的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一旦让司马仲孝觉得他是个威胁,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悄悄干掉了,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胡说!别信口雌黄血口喷人!”

    司马仲义有点慌,脸色都变得煞白了。

    “刘子瑜,你闪一边去,这里有你什么事儿了?”

    另外一个年轻人见司马仲义被三言两语打击到,马上跳出来帮忙:“仲义是好心,想让仲达坐的舒服一些,还能看看景色,本是好意,怎么到了你这小人口中,就如此不堪了呢?”

    “呵呵,我是小人?你司马仲礼居然有脸说我是小人?!”

    刘子瑜昂然不惧,不屑的眼神扫过在场所有人:“你问问你的这些兄弟姐妹们,谁敢说三王爷府上的司马仲礼,是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谁不敢说?我司马仲礼就是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们赶紧大声告诉他!”

    司马仲礼气焰嚣张,觉得身边的人肯定都会支持自己。

    没想到那些人看来看去,硬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帮忙说话!

    林逸都快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这伙计是有多招人嫌弃啊?竟是连一个肯为他说句话的都没有!

    人品差到连自己人都不肯说谎说他人品好,生怕别人误会和他一样似的。

    不是亲眼所见,真是无法相信!

    司马仲礼也挺尴尬,特么你们要不要这么坑啊?

    平日里一个个都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会儿闭着眼睛说句瞎话都不会么?

    其实这些人也不是真不喜欢司马仲礼,平时玩儿的都挺欢快,要是私下里没人的时候,他们也不介意对司马仲礼说他是个好样的男子汉之类的话。

    可现在这么多人……谁说了谁就是和司马仲礼一样的人了!

    都是世家的公子小姐,名声很重要啊!

    刘子瑜嘴角猛抽抽,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笑出声,这时候要有气势,若是开口笑了,气势可就全没了!

    司马仲礼正尴尬着呢,司马仲孝刚好从外边走了进来,倒是给了他一个借坡下驴的机会。

    “大哥来了!帖子都发出去了么?都请了哪些人啊?”

    司马仲礼赶紧迎了出去。

    他虽然是三王爷的儿子,可身份地位比起司马仲孝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平日里也多有巴结,所以司马仲孝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