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811章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全场静默,林逸也是无语,刚说要以正合,你们就撤军了,能不能有点骨气啊?

    这次哥不玩偷袭不玩埋伏,大家正面刚一场不好么?

    林逸无语,吴语草等人更无语,这一路急行军,沿途一个城池都没进去修整,巴巴赶过来是为了啥啊?

    为了给亲卫营的八百将士鼓掌欢呼么?

    好歹打一场,回去也有个说法啊?

    要不然回了王都人家问起来这次战役你们怎么打的,总不能说急行军赶过去,吃个饭睡一觉,又急行军赶回来了吧?

    “使者到了?”

    林逸没办法,作为主帅,能不战而胜当然最好。

    “正在路上,信鹰先送来了消息!估计使者会在入夜时分进城。”

    士兵依然单膝跪地,低着头恭敬回答林逸的问话。

    这可是带着八百骑兵就破了北疆二十万敌军的传奇啊!

    现在所有火镰城中的士兵,对于林逸那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崇敬。

    甚至觉得能和林逸在一个城池中呆着,也是莫大的荣幸,更不用说直接和林逸对话了。

    那士兵心中激动兴奋,还有些得意,亏得自己跑得快,要不然也抢不到这个向大帅禀报的机会!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回头使者到了直接带过来。”

    林逸挥手打发了这个士兵,转头看看下边坐着的自家班底,伸手点了点金元宝:“军师,既然对方来求和,那谈判的事情就交由你来负责,让他们好好出点血!”

    “明白,大帅放心!”

    金元宝微笑躬身,这事儿没难度,他拿手的很。

    尤其是林逸带着八百亲卫营,已经打出了威风,打出了气势。

    硒铜郡国两路大军都敌不过区区八百铁骑,现在王都守备军两万人马到齐,费都城那边闻风而逃,一点都不难理解。

    带着如此巨大的优势去谈判,那就不该叫谈判,直接说是去割硒铜郡国肉才对。

    林逸挠挠头,本来还想召开个军议,商量商量,怎么干硒铜郡国,现在好了,没什么可商量了。

    以金元宝的精明,林逸相信他能为红尚郡国争取到足够的好处,所以不必在这里多说。

    “凌统领,斥候营不能松懈,为了避免硒铜郡国的缓兵之计,继续派人去看着他们撤兵。”

    林逸想了想,斥候不能撤,要是硒铜郡国在弄猫腻,那就干脆的搞一把再说!

    凌涵雪躬身领命,其实不用林逸吩咐,斥候营一直都把斥候撒出去监控四周。

    不光是费都城那边,还有朵袅城也一样。

    军议没啥可议了,今晚本来就是修整的计划,一切等见过硒铜郡国的使者再说。

    到了晚上,使者如约而至,林逸没出面,只派了金元宝去谈。

    “硒铜郡国既然要来求和,就拿出诚意来!”

    金元宝小胖脸上带着高傲和漠然,用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硒铜郡国的使者:“割让北疆一线五座城池给我国,并赔偿此次战争我军消耗的军费,这是最低底线!”

    硒铜郡国的使者满头大汗,干笑着用袖子擦了擦额头:“大人,这个是不是再商量商量?军费可以谈,城池的话……”

    北疆一线,硒铜郡国最重要的五座城池,就等于是防御红尚郡国的五大险关!

    若是都割让给了红尚郡国,那后果……

    举个简单点的例子,就好比你家里坚固的大门和围墙都被不怀好意的邻居控制了,你只剩下脆弱的房间门可以稍微遮挡一下。

    然后还要时时刻刻防备着不怀好意的邻居破门而入,你能睡得着觉?

    “城池的话,只要你们五座,是不是太少了?”

    金元宝略略仰头,捏着下巴想了想:“或者更深入一些的那五座城池也可以一并割让给我们!”

    硒铜郡国的使者更是汗如雨下,你丫不但要控制大门,连房门都不给人留么?

    真要这么干了,硒铜郡国对于红尚郡国而言,基本就算是不设防了!

    以后红尚郡国想要出兵,直接可以深入硒铜郡国腹地,那还玩个球啊!

    “不是,大人……”

    硒铜郡国使者不停的擦着额头的汗水。

    战场上巨大的失败,令他没有丝毫底气用强硬态度去拒绝金元宝的无理要求。

    求和,就是乞求对方赐予和平,没有主动权在手,能怎么办?

    破釜沉舟么?

    “你们不愿意给,那我们就自己去拿!”

    金元宝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步步紧逼:“或者你觉得,我们大帅做不到这一点?八百骑兵就tú shā了你们十万大军,你觉得区区五座城池,十座城池,能抵挡住我们大帅的进攻么?”

    硒铜郡国使者背后衣衫尽湿,犹豫片刻后狠狠咬牙:“北疆一线五座城池,还有此战军费,这是我国的最大诚意!但需要王上批准,本使无法完全答应,希望大人能给予一定的时间!”

    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失去十座城池,还是五座更能接受一些。

    “不可能!你是硒铜郡国使者,自然全权代表了硒铜郡国郡王的意志,要么现在答应,要么我们自己去取,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大人!两天,请多给两天时间!信鹰来回最少也要两天,只要王上同意,五座城池立刻就能交割!”

    硒铜郡国使者无法让步,两天时间,至少能让国内有所防备。

    就算不答应,也能让北疆一线的城池做好防御准备。

    这次出征,边境城池几乎倾巢而出,如今防御力薄弱无比,若是红尚郡国fǎn gōng,真的守不住!

    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紧张的派使者过来求和。

    要知道现在派出来的使者,只是围攻费都城军中的使者,确实代表不了硒铜郡国郡王。

    “一天!一天后你们不让出五座城池,我们自己拿!”

    金元宝略一沉吟,露出高傲的微笑:“到时候,或许就不止这五座城池了!”

    硒铜郡国使者面色苍白,略一拱手道了声告辞,马上匆匆跑了出去。

    谈,已经没法继续谈了,金元宝的态度如此强硬,他还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