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855章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第7855章

    对于刘子瑜的崇敬虽然还不如林逸,却也差不了太多。

    所以有人羞辱刘子瑜,两个护卫立刻挺身而出维护刘子瑜!

    “哟哟哟,混上将军了啊?红尚郡国看来真的是没人了,连这种货色都拿出来当将军!”

    当先的书生面带讥讽,唰一下打开折扇轻轻摇了几下:“你们两个什么意思?想对本公子动手么?来动一个试试!”

    林逸微微皱眉,要是这几个傻泡是对自己这么说话,早就一巴掌呼上去了。

    可他们似乎和刘子瑜有些关系,没弄清来龙去脉之前,林逸真不好随便出手。

    “子瑜,他们什么人?”

    林逸想着先问清楚再动手,反正也不怕这几个傻泡能跑掉。

    “他们是黄炎郡国刘家的人……算是我的堂兄弟吧!”

    刘子瑜的神色有些黯然:“当然,他们从来也把我当成过兄弟,自从我父亲过世之后,我和母亲就被刘家给排挤出门,母亲本就因父亲的事心神受损,再经过这件事,很快也过世了……”

    然后才有刘子瑜被司马云起和苏绫歆收养的事情,可惜他到了红尚郡国,也依然被同辈人所排挤。

    因为司马云起势弱,刘子瑜又不是正儿八经的司马家人,好在他从小就习惯了这种待遇,一直隐忍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等林逸以司马仲达的身份回归司马家,刘子瑜顿时就一飞冲天,再也不是当初百般忍辱的小毛头了,可惜刘家的人似乎还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想想也对,黑魅郡国和黄炎郡国并不接壤,甚至和硒铜郡国都没交集,对信息的收集会比较缓慢。

    加上这几个刘家的子弟离开黄炎郡国一路游玩到龙邦封号王国,就更不会知道发生在红尚郡国和黑魅郡国之间的战争了。

    林逸捏了捏下巴,堂兄弟啊?这么说算是家事,不太方便揍人哪!

    “什么堂兄弟?!我们刘家没你这种子弟!不要胡乱攀亲!”

    为首的书生冷笑一声,满脸不屑的抬起下巴:“以为混了个杂号将军,就算出人头地了么?本来以为你是个护卫,现在看来你是不自量力,也跟着来参加公子会啊?”

    若是护卫,当然不可能再带两个护卫,这点逻辑大家都能理顺。

    “哈哈哈,笑死人了,一个死了爹娘的孤儿,一条丧家之犬,居然也有脸来参加公子会?!”

    另外一个刘家子弟仰天大笑,用折扇虚点刘子瑜:“就你这不要脸的劲儿,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比你那死鬼老爹更厉害!”

    刘子瑜脸色瞬间铁青,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可触碰的逆鳞,他从小被打压排挤,若是刘家这几个人只是嘲讽他,他也无所谓了,可这么羞辱他故去的父亲,那就没法忍了!

    “闭嘴!”

    刘子瑜压抑着嗓音低声咆哮,握紧的拳头青筋暴起,指甲都陷入了掌心的肉中:“再敢羞辱先父,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呵呵,还真是威风啊!来来来,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你怎么个不客气法?”

    为首书生压根不在意,反而对刘子瑜勾了勾手指头,一脸挑衅的模样:“你这可怜可悲的丧家犬,刘家不要你,你去了红尚郡国,以为会成为司马家的人,可惜你始终不姓司马,再怎么样,也不会成为司马家的人!”

    “诸位兄台这话可就错了!”

    司马仲孝忽然开口,手摇折扇,面带微笑,风度极佳:“我乃是司马家嫡长孙司马仲孝,子瑜是王祖父的外孙,自然是我们的兄弟,别人如何不提,我司马仲孝,可是一直将子瑜当成是亲兄弟来对待。”

    林逸微感愕然,没想到这时候司马仲孝会突然出来帮刘子瑜说话!

    本来自己都准备教训刘家那几个傻泡来着,他们既然不认刘子瑜是兄弟,那自然不算家族内务,揍他们就是为兄弟出头,名正言顺。

    现在被司马仲孝这么一搞,要是刘家的人借坡下驴,好像就不好动手了啊!

    “原来是司马家的仲孝大兄当面,失礼了!”

    为首的书生收起折扇,客气的对司马仲孝拱手为礼:“在下黄炎郡国刘子梅,这两位是舍弟刘子兰和刘子竹。”

    边上的刘子兰和刘子竹齐齐对司马仲孝拱手躬身,礼数十足,风度翩翩,仿佛刚才对刘子瑜冷嘲热讽的全是别人,和他们完全无关一般。

    这世界就是这么现实,刘子瑜在刘子梅等人眼中,就是一个可以随意羞辱的丧家犬。

    但司马仲孝却不同,这是有机会成为红尚郡国郡王的人,他们可以把刘子瑜往死里得罪,却绝对不敢轻易得罪司马仲孝。

    “原来是刘家梅兰竹三君子,久仰久仰,说起来大家都是自己人,今后还要互相照应,千万不要伤了和气!”

    司马仲孝笑着打圆场,也不知道他心里是什么想法,不过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确实缓和了不少。

    “仲孝兄说的是,都是自己人,没必要伤和气!”

    刘子梅打了个哈哈,想要把之前的事情轻轻揭过去,既然司马仲孝说把刘子瑜当兄弟对待,他们再嘲讽刘子瑜,就是在打司马仲孝的脸了。

    三人对视一眼,互相使了个眼色,意思是以后当着司马仲孝的面,就别针对刘子瑜了,免得大家都难看。

    至于刚才的事情,他们权当没发生,在他们看来,这就是对刘子瑜最大的恩赐了!

    可惜,林逸并不这么想!

    “既然都是自己人,不能伤了和气,那这事儿就简单了!”

    林逸懒洋洋的开口,嘴边带着一抹戏谑的微笑:“三位刘兄,刚才羞辱了子瑜,更羞辱了他的父亲,你们是不是该郑重其事的道个歉?”

    “要是没算错的话,那也是你们的叔伯长辈吧?黄炎郡国刘家,就是这么对仙逝长辈的么?”

    刘子梅三人面面相觑,这事儿还真不能说啊!

    关起门来他们怎么编排羞辱刘子瑜一家都无所谓,可出了门,再这么说话,就是对长辈不敬了!

    “你是何人?当着仲孝兄的面,有你说话的份儿么?”

    刘子竹试图转移话题,因为那事儿怎么说都不对,最好是不要再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