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金身 第7960章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林逸的神识悄然撤回,小太监身体一软,手中的刀脱手飞出去七八步,叮铃哐啷的在地上翻腾了好几圈,留下一滩血迹。

    小太监更是不堪,惯性作用下,他好似喝醉酒一般东倒西歪了一阵,然后以一个标准的高难度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摔在了地上开始大喘气。

    林逸都有些佩服他,一个人能用出这么高难度的落地动作,实属不易。

    一般都是要有人帮忙在正面踹一脚,飞出去时才有类似的效果,小太监果然非同凡响,不是寻常人呐!

    五十个风火军的精锐全灭!

    拓跋投哑火了,甚至有些不敢相信他的眼睛,还以为出现了幻觉。

    风火军,那可是他们火行帝国的精英!

    而这五十个人,更是精英中的精英!

    居然,就被这么一个小太监,像砍瓜切菜一样够给砍死了?

    大殿中的文武百官也有些傻眼,他们从来都没发现这个新上任的大内总管还是一个隐藏的绝世高手?

    之前,他们还都有些看不起这个被天降馅饼砸中的小太监,还都不太待见他,可从今天开始,谁也不敢再小觑这位大内总管了。

    虽然,刘子瑜知道林逸厉害,也知道林逸这么做必然有把握,可是看到眼前的场景,也是被惊得够呛。

    这位大内总管真是牛啊,太上皇表兄真是慧眼识人。

    “呵……风火军!”

    林逸略带嘲讽的冷笑打破了场中的寂静。

    众人才纷纷回过神来,蔑视的看向张着大嘴瞪着大眼不知所措的拓跋投。

    说了一句话后,林逸就意兴阑珊的转身走进大殿,那种不屑的意味瞬间弥漫开来,是个人都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出来。

    刘子瑜也学着林逸的样子,讥笑摇头:“呵呵……火行帝国的超级强军!”

    说完转身进殿,留给拓跋投一个不屑的背影。

    然后是红尚帝国的文武百官,都是有样学样的嘲讽一句,转身进入大殿。

    拓跋投脸上阵红阵白,顾不上理会众人的嘲笑,只是浑身发抖的看着下面尸横遍地的场面。

    “怎么……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这……这是风火军啊!”

    没人回答他,他也无法回答自己。

    五十个风火军的精锐,就这么在他的眼皮底下被杀光了?

    而杀人者,只是一个怎么看怎么像是个废物的小太监!

    对于编制最多不过千人的风火军来说,五十人的精锐损失,已经是相当严重的战损了,最该死的是拓跋投都不知道回去该怎么解释。

    汇报说五十个风火军,就好像木头桩子一般,站在原地不动,任由一个小太监砍死?

    “不对!这小太监的刀法……如此精妙的刀法,怎么会是普通人?”

    拓跋投飞身跳下去,眼神掠过每个死去的风火军脖子,几乎全是相同位置的刀伤,令他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你到底是谁?其实你是个辟地期的超级高手吧?”

    拓跋投心急火燎的抓起小太监,忍不住大声吼道:“你们太卑鄙了,居然用一个辟地期高手,来对付我们的风火军!”

    众所周知,辟地期高手,已经超脱了普通军队的层次。

    哪怕是风火军,只靠五十人的小队编制,也不可能是辟地期高手的对手!

    小太监的大脑还在宕机,整个人处于懵逼中呢,就被拓跋投抓起来一顿吼,心里那叫一个莫名啊!

    我还没死?我还活着?这些风火军没有干死我?

    可是,我辟地你妹啊!

    本公公就是个金丹期好不好,虽然没底,但是刚才也吓尿了,你特么还来吓唬我?

    之前,小太监还不知道他自己已经干了什么,依然在发呆,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不知道。

    所以猛然被人给拎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就觉得拓跋投是疯了!

    这人是神经病吧?故意让人手下留情不杀自己,然后就是为了假装说自己是辟地期高手?

    这是啥套路啊,就算讨好红尚帝国,也没有这么干的吧?

    这也演戏演的太假了!

    是了,一定是太上皇一早就看出拓跋投在演戏,所以才派自己出战!

    小太监突然觉得自己啥都明白了。

    “拓跋投!不得对总管大人不敬!”

    边上的禁卫迅速围拢过来,个个神情严肃的盯着拓跋投,就差拔刀动手了!

    拓跋投一激灵,赶紧松开手,让小太监站稳身体。

    不是他怕那些禁卫,而是他突然想到,如果小太监真是扮猪吃老虎的辟地期高手……

    那他这么玩,就真的是在玩命啊!

    人家不高兴了,随手一挥,他肯定要跪啊!

    正尴尬间,外边又有通传声响起:“红尚郡国郡王司马正心,携司马家族诸人求见!”

    “红尚郡国郡王司马正心,携司马家族诸人求见!”

    ……

    声音一层层传递,很快就传到了大殿中。

    刚进来的林逸和刘子瑜微微一怔,互视一眼后又转了出去。

    司马正心虽然是一个小小的郡国郡王,在帝国层面上,什么都不算,可他现在还顶着个太上皇祖父,新皇外祖父的身份。

    林逸和刘子瑜作为晚辈,肯定要在外面迎一迎。

    “太上皇表兄,外祖父他们怎么现在才到?莫不是路上出了什么事情?”

    刘子瑜先是让人请司马正心等人进来,然后就在大殿门外,和林逸小声说话:“按照时间推算的话,外祖父他们最晚前天就应该到了,今天登基大典太忙,都没顾上注意,没想到现在才来。”

    一般郡国的郡王,根本不在邀请名单中。

    但红尚郡国是因为和林逸、刘子瑜关系特殊,才会有专门的信使过去邀请。

    “或许是有事耽搁了吧,只要人没事就好,有没有迟到并不重要!”

    表面上,林逸摇摇头解释了一句。

    但是,林逸已经用神识探查过了,司马正心他们的车架都完好无损,显然不是遇到什么危险才耽搁。

    所以林逸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些人虽然顶着刘子瑜长辈的名头,但是却也太过自大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