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92-1094

目录:校花的贴身高手| 作者:鱼人二代| 类别:历史军事

    第1092章不得不慎重

    听了张乃炮的话,钟品亮这种心机深沉的人,都是有些感动,这真是他的好兄弟啊!钟品亮拍着张乃炮的肩膀说道:“真是好兄弟,乃炮你能想开就好啊!”

    “我早就想开了,要不是我当初那么狠的直接自宫,也不能获得狂牛祖师的青睐,收我为记名弟子,传给我吸蜂**,让我修炼起来如虎添翼!”张乃炮却是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亮哥,所谓有得必有失,虽然我的天资还可以,但是要是不果断自宫的话,也是不可能在这些弟子中脱颖而出的!”

    “哦?乃炮,你的天资还可以?”钟品亮有些惊讶,练功需要天赋的,这一点他自然清楚,不过没想到张乃炮的天资还挺不错?

    “是的,修炼魔功,也是需要人的天赋的,不过根据狂牛祖师的话说,心性越邪恶越阴毒的人,修炼邪魔功法越是容易,像这种吸收蜂毒式的修炼方式,正直的人是不能够修炼的!”张乃炮说道。WWw.点com

    “嘎嘎,咱们三兄弟要说坏和损,那是绝顶的!”钟品亮嘎嘎一笑说道:“这么说来,我也挺适合修炼这门功法的,只是让那一堆毒蜂蛰我,想想就吓人,还是算了吧!对了,乃炮,你现在是何等的实力?”

    “我现在的实力,已经是黄阶后期巅峰了,不日即可突破,等我突破至玄阶之时,就是林逸的死期了!”张乃炮很是自信的说道:“到时候,我就下山,帮亮哥出一口恶气!”

    “万万不可!”钟品亮吓了一跳,一方面惊愕张乃炮的实力提升居然如此的迅速,另外一方面,却是不想让张乃炮下山去送死!

    “万万不可?什么意思?”张乃炮不由得一愣。

    “炮子,据我所知,林逸现在最少是玄阶初期的实力啊!”钟品亮说道:“而且,有玄阶中期的外家高手,都不是林逸的对手,已经被林逸给打残了,你万万不可大意啊!”

    “啊?林逸怎么那么厉害了?我走的时候,他不只是黄阶中后期的样子?”张乃炮顿时就是一阵愕然,他没想到,林逸在这段时间里,居然也提升了!

    要知道,正规的心法是吸收自然界中的灵气的,那修炼起来是无比的缓慢!在那些灵气充裕的地方,速度上都不及魔派功夫,更别说在都市中了!

    这林逸,到底是如何修炼的?

    “是的!”钟品亮郑重的点了点头,道:“没有错,炮子,林逸的确是这么厉害的,玄阶初期的内家高手,他可以轻易的将其打成重伤,我们可千万不能大意!没有绝对的敌对实力之前,我们是万万不能与之为敌的!除非我们有了绝对的实力,能够秒杀林逸,才能够出手!据我所知,林逸这小子不但能将同阶的高手打成重伤,而且还能越级打更高的对手,实在是很难缠啊!”

    “这么厉害?”张乃炮听了钟品亮的话后,顿时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钟品亮是什么样的人张乃炮很清楚,他绝对不会平白的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现在他这么说,一定是有一定道理的,所以张乃炮不得不慎重再慎重啊!于是道:“如此说来,我除非是玄阶后期甚至地阶,才有可能完胜林逸啊,那看样子我一时半会儿,还是无法下山的!”

    “是的,如若没有必胜的把握,我们现在只能隐忍啊!”钟品亮叹了口气:“炮子啊,不瞒你说,哥现在真的很惨啊,仇家很多,但是却也不得不隐忍啊!”

    “哦?还有什么仇家?”张乃炮听了钟品亮的话后倒是一愣:“亮哥,你又怎么了?”

    “你亮哥我,被人将肾脏都给割掉了啊!”钟品亮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是独肾人了!”

    “什么?亮哥,你被人将肾脏割掉了?是谁干的?”张乃炮一听顿时大惊失色,惊愕的看着钟品亮。(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u.CoM)

    “现在说了你也不知道,算了,还是等你下山之后,这些仇再一起报吧!你只要知道,亮哥我很凄惨就行了,炮子你要努力啊!”钟品亮将自己说的如此凄惨,也是想激发张乃炮的斗志,让他以后可以更加努力的练功!

    “放心吧,亮哥!我明白,我一定更加努力,早日进阶地阶的!”张乃炮发誓道。

    “恩,今天看到你,我和小福也有了信心了,知道我们的报仇之日也不远了!”钟品亮点头道:“对了,你在这里,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没什么了,这里什么都不缺,每天我只是练功,也是没有其他事情可做的。”张乃炮摇了摇头。

    “那行,那我和小福看到你也就放心了,我们就不打扰你练功了,我们先下山了,改日再来看你!”钟品亮说道。

    “好的,我送你们下山!”张乃炮点头说道。

    “哎,你这门派里,也没有车子,这还要走回去,真要累死了!”钟品亮叹了口气,他肾脏被割掉了一个,体力明显大不如前了。

    “亮哥,我带你走!”张乃炮却是无所谓的说道。

    “你带我走?”钟品亮一愣。

    张乃炮微微一笑,一手一个,将钟品亮和高小福夹住在身子两侧,向山下飞奔起来!

    钟品亮和高小福吓了一跳,没想到张乃炮已然如此强悍了,一手带一个人,居然还能跑得这么快!

    而张乃炮不过才是黄阶后期高手,那可想而知,之前林逸对付三人的时候,已经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三人早被林逸给打死了!

    于仁这两天很是郁闷,一直愁眉苦脸,却又不敢将自己的遭遇和妻子女儿诉说,他多么希望自己经历的只是一场梦啊,可是他知道,这不是梦,昨天小骡子还来市场的杂货铺找过于仁,告诉他,今天将是他于仁的最后还钱期限了!

    “哎!”于仁叹了口气,看着自家破破烂烂的家具,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如果可以一死百了,那他宁愿一死百了!但是他知道,他不能死!他要是死了,小骡子也不会放过他的妻女,到时候只会比现在更加的凄惨!

    第1093章逼债上门

    “爸,您怎么了?”于圆圆似乎也看出了父亲这几天的不对劲儿,父亲一回到家里,就是愁眉苦脸的,连点儿笑模样都没有,这和之前是一点儿都不相同的!

    以前,家里虽然穷,每天虽然累,但是再苦再累,晚上的时候,一家人在一起吃着晚餐,父亲喝点儿小酒看着电视,是一家人最快乐的时光了,可是现在,父亲喝酒也也是唉声叹气的借酒消愁,根本不是像以前那样享受着喝酒的幸福乐趣!

    “哎!”于仁再次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说!

    “爸,您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呗,我是您的女儿,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承担!”于圆圆很是懂事的坐在了父亲的身边。

    “圆圆啊,爸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妈啊!”于仁终于忍不住了,准备说出实情了!今天是最后的期限,估计今晚,小骡子就会带人上门收账了,到时候就算想瞒,也瞒不住了!

    “爸,您怎么突然说这话呢?您怎么对不起我和妈妈了?”于圆圆微微一愣,有些奇怪的看着父亲。 看小说就到~

    于仁的妻子是钟点工,今晚去一家有钱人家做保姆去了,所以现在没有在家里,家里只有于仁和于圆圆父女两人。

    “圆圆,爸被人骗去赌拳,输了五十万……”于仁低下头,很是郁闷的说道。

    “什么?爸,您说什么?您输了五十万?”于圆圆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父亲:“爸,您开玩笑吧?咱家哪有五十万啊?”

    “咱家是没有五十万,要是有,我就不这么愁了!我这五十万,是从拳场里借的高利贷……”于仁苦着脸,垂头丧气的说道。

    “爸,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您怎么去借高利贷了?”于圆圆有些惊异,在她眼中,父亲一直是个老好人,平时也没有什么赌博的恶习,这怎么一下子就输掉了五十万呢?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存在呢?

    “哎……这件事儿,说来话长了……”于仁既然开口了,也没打算隐瞒,于是他将自己怎么去的地下拳场,又是怎么动心的借钱押注,然后输的血本无归的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给了女儿于圆圆听……

    “爸,这些人组织地下黑拳,这是违法的啊!而且赌拳也是非法的,我们可以报警啊,只要报警,相信警方肯定会将他们一网打尽,您也不用还钱了啊!”于圆圆虽然是打工妹,但是却也懂法,知道无论是地下黑拳,还是组织赌博,都是非法的行为。

    “圆圆啊,你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幼稚了!”于仁摆了摆手,摇头道:“要是敢报警,我还能这么唉声叹气的么?他们是一个组织,不是一个人,他们狠着哪,杀人不眨眼啊!人死了,尸体直接拖出去喂鳄鱼,他们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我们报警了,的确,警方有能力将他们的地下拳场捣毁,但是我们呢?人家的组织肯定不会放过我们全家的!”

    “这……”于圆圆虽然年轻,但是一听父亲的话,却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这地下拳场并非独立的存在,身后还有一个更大的组织,就算地下拳场被剿灭了,只要那个组织还在,那自己家以后可就不得安生了!

    而且,从父亲的话中也可以得知,这些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定会来报复的!

    “圆圆,你说爸该怎么办?真是悔不当初啊,听信了别人的话,结果现在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于仁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父女俩正说着话,房门外面,却突然传来了激烈的敲门声。

    于仁吓了一跳,肯定是小骡子来收账了,于仁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

    “爸……是妈妈回来了么……”于圆圆也有些担心起来。

    “不是,肯定是赌场的人!”于仁犹豫了一下,道:“圆圆,你别出声,我们装作没在家,先躲过今天,再想办法!”

    于圆圆惊恐的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咚咚咚——”外面的敲门声却是一声大过一声:“于老头,赶紧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呢!”

    “爸,怎么办啊,我好害怕……”于圆圆虽然说的时候义正言辞,举得邪不胜正,但是真的被歪门邪道找上门来,她又害怕了。

    “别说话,我们躲在家里面,他们也没办法,这都有防盗门的,他们进不来!”于仁压低了声音,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

    “哦……”于圆圆点了点头。

    可是,于仁的话音刚落,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然后就是“哗啦哗啦”金属断裂的声音,下一刻,外面说话的声音就清晰了起来!

    “于老头,既然你不开门,那我们就自己进来了!区区一扇防盗门,对于我们李拳师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小骡子很是嚣张的叫嚣着,走进了屋子!

    于仁一下子就傻眼了,他没想到,自己家的防盗门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被那什么李拳师一拳就给打破了!这回,他再装不在家也没有意义了,人家都已经进来了!

    “爸……我们该怎么办啊?”于圆圆也是有点儿傻了,在她的脑海里,根本无法理解,一个人居然可以凭借肉掌的力量,将防盗门给打破!这是何等的力道啊!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于仁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自己不应该听信那些人的话,也不至于一下子欠了这么多的钱!

    “于老头,你以为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就没事儿了?今天可是还钱的最后期限了,过了十二点,你要是不还钱,啧啧,我们就只能采取了强制措施了!”

    “骡子哥,我这家里,真拿不出什么钱啊……”于仁哭丧着脸,小心的走出了房间,就看到小骡子和一个大汉就站在自家的门口!

    “拿不出钱是你的事情,我只管收钱!”小骡子冷哼了一声说道:“要是没钱,你们全家就上台给我打拳抵债!怎么选择,给个痛快话吧!”

    第1094章算你有智商

    “这……骡子哥,你就饶了我吧,我这一大把年纪了,上去打拳,还不被人一拳打死了?”于仁打了个哆嗦,小心的看着小骡子,弱弱的说道。

    “死了就死了呗?”小骡子却是无所谓的说道:“人生自古谁无死,死了就死了吧!”

    “你……”于仁被小骡子给气得够呛,不过却没有任何的脾气,迟疑了一下说道:“要不,我跟你们去打拳,你放过我的妻女行不行?”

    “不行,爸,你别去,要去也是我去!”于圆圆是很孝顺的,她知道,只要上台打拳,那就等于必死无疑了,他们这种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百姓,哪里是那些拳师的对手?

    所以,于圆圆想,如果自己死了,能换取父母的平安,那也值得了!

    “于仁,你们傻了吧?我找一个拳师,打一场比赛,也就给个十万二十万的撑死了,你一个人就想顶五十万?做美梦呢吧?”小骡子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你们全家都上去打拳,我都觉得亏了!”

    “你……你这是把人往死里逼!”于仁有些急了,这全家上去打拳,肯定是有去无回了!

    “就逼你了怎么样?有能耐死去,没能耐就还钱!”小骡子哼了一声,说道。

    “我……我……”于仁有些苦涩,他想,自己还真不能怎么样!

    想到这里,于仁不由得叹了口气,低下头去。

    “你不要为难我爸爸了,父债子偿,我跟你们去打拳!”于圆圆看到父亲那苦恼的样子,忍不住站了出来。

    “你?你去打拳才能抵多少钱?不过小妞儿你长得倒是还算不错,这样吧,我把你卖到窑子里面去,什么时候给我赚够五十万了,什么时候再说!”小骡子眯着眼睛看向了于圆圆,顿时好像灵机一动一样说道。

    “啊——”于圆圆听了小骡子的话,顿时有点儿傻眼了,死她不在乎了,但是,要把她卖到窑子里面,每天受到不同的男人侮辱,那还不如死了算了!于圆圆当即就是摇了摇头:“这怎么可以?那我不如死了!”

    “嘿,你可以死啊!你要是你死了,我照样抓你父母去打拳!”小骡子却是满不在乎的说道:“拿死吓唬谁呢?”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啊……”于圆圆的眼泪当即就流出来了,她觉得这些人好不讲理啊,怎么如此的霸道?可是,让于圆圆去窑子里坐台,她也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咦?这小妞儿不错啊?挺和我胃口的啊?”一直没有说话的李拳师,这时候却是开口了,一脸色相的看着于圆圆,眼睛微眯,道:“不错,不错……”

    于圆圆虽然不是那种顶级美女,但是却很清纯,属于越看越耐看那个类型,而李拳师呢,风尘女子玩儿多了,还就喜欢清纯的这一类型,要不然也不能迷上了于圆圆,搞出这么复杂的动静来!

    不过,他找于圆圆,不是玩儿一次两次就算了的,他想找于圆圆当个长期的压寨小妾,最好是自愿的服侍他,这样才有乐趣,强迫的什么的,那不是李拳师的喜好。

    “哦?李拳师,你看上这小妞儿了?”小骡子故作不知的惊讶问道。

    “恩,没错我看上她了!”李拳师大咧咧的也不隐瞒,点了点头道:“小妞儿,大爷我看上你了,跟我回去,做个压寨小妾,好生的伺候我,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荣华富贵,你爹欠的债,也一笔勾销,怎么样?”

    “啊——我——”于圆圆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让她去跟一个没有感情的恶人在一起,她心里是相当不愿意的,但是,她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呢?于圆圆不想,可是她却知道,这样一来,她和父亲都不用死了,家里的难关也算度过了!

    “什么你我的?”小骡子皱了皱眉,顿时有些不耐起来:“我告诉你,于圆圆,要么专门伺候李拳师一个,要么上窑子里给老子赚五十万回来,你自己选择吧!”

    “我……”于圆圆无助的低下头去,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这一刻,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能够选择,她宁愿去死,可是她也知道,她死了,但是父母也绝对不会好过,他们都得死!

    而如果这李拳师说的都是真的,那牺牲她一个,却幸福了一家人,虽然让她去伺候李拳师这个恶人,她心里很是不情愿,但是总比去窑子里强啊!

    “哼,天大的好事儿还犹豫?”小骡子有些不耐的转过头去,对李拳师说道:“李拳师,这小妞儿不识抬举,要不就算了?靓妞儿有的是,何必在她的身上浪费时间呢?回头我再给你找一个,还是将她卖到窑子里吧!强扭的瓜不甜,你看她这期期艾艾的样子,到时候也不好好伺候你,要她何用?”

    “不用,我还就看上她了!”李拳师却是大手一挥,说道:“小妞儿,你叫于圆圆是吧?我和你说,大爷我虽然是个粗人,但是大爷我会疼人啊,你跟着我,绝对不会吃亏的!”

    “我……”于圆圆犹豫了一下,看向了父亲于仁。

    此刻于仁的心里也不好过,但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面对小骡子和李拳师这样的恶人,自己一家人的生死都攥在人家的手中,他也不敢有任何的抵抗啊!

    “圆圆,你怎么想的?”于仁到底还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他想让女儿选择:“你要是不愿意,那我们一家三口共赴黄泉也就是了,一死百了了,不用受那委屈!”

    “爸,我……我……我和他走!”于圆圆犹豫了一下,终于哭着点了点头!一家人全都死了,那不是她想要的,而现在,她只需要伺候李拳师一个人,那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只要父母没有事情,于圆圆也就认了!

    “嘿,这就对了,小妞儿,还算你有点儿智商!”小骡子对于这个结果很是满意,不用动刀动枪,就将于圆圆收给了李拳师,这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