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九二节 殖装之死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遗迹……竟然就在这里么?

    血瞳只觉得脑海混噩噩的,再也想不到其它。

    说起来也并非全无可能。因为他这次反空间位移虽是仓促之举,但那个坐标……那个一直存在于血瞳脑海的坐标,却是他在和罗比闯入了星盗的数据核心时,从中找到的某个资料中解密而来的。据说那个坐标就是星盗一直推测的血幽灵最先出现地点。只是不管如何勘察,都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踪迹。

    但星盗没有找到,却让血瞳碰上了。

    心思电转之下,血瞳不由自主的说道。“这里,就是洛尔巴瑟山脉?”

    “我现在山腹中?”

    “是的,主人。”芯核死板的回答。“准确的说,您是在洛尔巴瑟山脉主峰克其的地下三千米处。通过能量吸取脉管进入了这里。中间经过了七百多道警戒菌组,如果您不是殖装的拥有者,现在已经变成一滩消化液了。”

    什么?

    血瞳顿时吓了一跳。再回想时,自己当初跌入的岩洞就可能是所谓的能量吸取脉管了。再从这联想出去,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涌入他的脑海。

    难道……这所谓的克其峰,整个都已经被遗迹贯穿?就好像大树的根须一样被植入了无数能量吸取脉管?那这个遗迹会有多大?难道它已经占据了整个洛克巴瑟山脉吗?

    “跟我来。我们的时间并不多。”芯核却没在意血瞳的想法,只是死板的说道。

    血瞳当下也不犹豫,就跟着芯核的提示走去。

    大空洞很大,大的令人震惊。在芯核的指引下血瞳渐渐离开了地下河,踏入一片空旷的地下平原。在这里他的思感被极限压制了,所有远距离感应都被剥夺,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样用眼睛和耳朵来感觉世界。要不是他的生体能量池已经恢复。恐怕连视觉都无法穿透这茫茫黑幕。

    一路走着。血瞳一边观察这广阔的地下平原。发现这平原极为险恶,虽看似平坦,但地面上却怪石嶙峋。就好似无数竖起的岩针一般,稍不小心就可能被锋利的岩石刮伤。而且在这些岩石的缝隙处还生长着一些陌生植物。在黑暗中,这些植物缓慢摇曳着,不时散发出腥臭的气息。

    不是植物!

    血瞳突然涌起这个念头。随后心中一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再望向脚下时,果然见那些诡异的陌生植物生长出无数触须,好似活物一样蠕动着,触须的正中赫然是一具隐隐张合的口器。那腥臭气味就是从中散发出来。血瞳的视力极好,就这么一瞬息的功夫,就在那口器中看到了一只被吃掉一半的大蚯蚓。顿时明白了这些植物的危险。

    “警戒菌落。可以侦测附近百米的生命波动,并以千分之一秒的速度进行捕捉。它们的触须相当于殖装的一半肌腱强度。能够在几秒内将一只远古猛犸象撕碎吞咽。经过消化将能量转移到生体能量池中。”血瞳的脑海里响起芯核的声音,平淡的解释道。

    “您当初就是经过它们的警戒进入这里的。如果当时它们发动攻击,就是殖装也无法保护您。”

    “这些东西……”血瞳倒吸了一口凉气。“是怎么在这里生存的?难道这大空洞里还有野兽?”

    “地下世界永远比您想象的精彩。这里的生命也出乎意料的多。不过大多数是遗迹的放养野兽。用来当做材料牧场。”芯核回答。

    血瞳点了点头,没有再询问下去。和这些菌组相比。他更关心接下来要面对的事。

    接下来他就在广阔的平原中快速前行。虽然没有方向感,但血瞳仍然觉得自己正在接近某一个神秘的所在。一路上警戒菌组越来越多,到后来甚至出现了一些菌组的巨型集合体。无一不在告诉他越来越接近了。

    如此一连走了数个小时。血瞳终于在穿过一个菌组丛林后来到了一个巨大的裂口前。这是他走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在地下平原看到的裂口。其中黑漆漆的,完全看不清下方的景象。

    “跳下去。”芯核这时突然在血瞳的脑海中说道。“跳下去。”

    血瞳微微一愣,却突然感觉这裂口下传来一道难以抵抗的力场。瞬间将自己拉了进去。刚一进入裂口他就感觉眼前一黑,竟是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是……”血瞳顿时微惊。刚要挣扎,却突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改变了。明明身处于虚空,却仿佛落于一面虚幻的薄膜上一般。紧跟着周围的空间就泛起扭曲的波动。形成了一个虚无的巨大漩涡,他就被漩涡缓缓‘吞’进了虚空。

    时间一点点过去。也许是一瞬间,也可能是一万年。当血瞳再次恢复视觉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片陌生的空间。周围都是腥臭的红色液体。放眼望去就仿佛血海一般。

    是的,就是血海。这是血瞳第一时间泛起的意识,但仔细感觉又与血海有些不同。血海给他的感觉是亲和的,好似母亲的子宫。但这里却是**的,到处都弥漫着腐烂与死亡的气息。在这浑浊的液体中,他甚至觉得自己也要腐烂掉了。

    “这是哪里?”

    “偏移位面……”芯核在血瞳的脑海中回答。“如果非要解释,您可以把它当成一块空间碎片。这是克罗迪尔习惯保存物体的手段。在过去的混乱年代,这种手段一向是最安全的。没有准确的坐标和相应的‘钥匙’,没有人能进入不属于自己的偏移位面中。”

    “我知道这是偏移位面……可是这里……”血瞳打断了芯核的话。他当然知道偏移位面,他的扈从战士就是从偏移位面中召集的。但血瞳要问的不是这个,而是这处空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他觉得这里和他的血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这个问题没有得到芯核的回答。它只是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血瞳突然觉得周围的液体摇晃起来,紧跟着一股吸力就从下方传来。似乎在呼唤着他。有了之前的经验血瞳也不拒绝。就任由这股吸力将自己想空间的深处拉去……

    这个过程很漫长,但也很短暂。只一会光景,血瞳就感觉自己距离源头越来越近了。而因为不断深入,周边的液体也越来越浑浊,就算以血瞳的视力也无法穿透多远。他就仿佛掉进了一个血色的深渊一般。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觉得视野中多出一个东西。再仔细望去时,却看到了一个巨大无伦的圆形黑影。

    这黑影就在无尽血海的最深处,好似一块大肉球般蠕动着,周围生长着无数触须。牵引着血瞳的吸力就是从它的体内传出的。感觉到血瞳的靠近,这大肉球的蠕动就更加剧烈起来,渐渐在中间分裂出一个孔洞。

    下一刻,血瞳就被吸力牵引进了肉球之中……

    刚一进入肉球,血瞳就觉得身体一轻,牵引自己的吸力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望向周围时,哪里还有半点浑浊的液体?他已经来到了一处诡异的通道里。周围的墙壁都是蠕动的生体组织。无数肌腱如树根般纠缠,散发出浓浓的恶臭。

    “进去吧……我们到了。”芯核缓缓说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血瞳却觉得它的语气不再死板,而是多出一种惋惜的味道。就好像……

    就好像在看着未来的自己……

    这怎么可能?

    血瞳顿时吓了一跳。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如果这个肉球也曾经是一个芯核,那这里是什么地方?某个殖装的体内?

    那殖装的主人呢?他又在哪里?

    血瞳不敢想下去。但同时又涌起一阵好奇。于是顺着通道向里面走去。

    通道很漫长,血瞳足足走了半个小时才接近呼唤自己的源头。足可见这个肉球是何等巨大。当最后一道肌腱门在他的面前打开之后,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做梦也无法想象的场面。

    那是一个无比宽敞的大厅。而在这大厅中却只有一个物体。正是一个巨型调培巢。

    只见它通体透明,呈鹅卵形。宛如一块蔚蓝的宝石。由无数强壮的肌腱悬挂于大厅的正中央。散发出无穷的神秘气息。但这却不是血瞳最震撼的,他最震撼的是,在这巨大无伦的调培巢中,他居然看到了一样物体。

    一样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的物体。

    殖装!!

    另一套,近乎完整的殖装!!!

    说它近乎完整,是这套殖装虽然外形还保持着原样,但腰部却彻底分离,就好像被人生生切断了一样。而在上下半身的缺口中赫然伸展出无数触须,好似树根般散步在调培巢的营养液里。它的外形和血瞳所用的完全不同。看上去更加张扬,更加具有压迫性。整套殖装都以棱形装甲片组成,勾勒出凌厉的线条。两个夸张的肩部更是斜斜伸展,上面赫然各镶嵌着三个黑色晶体。就好像品字形排列。

    “这……怎么可能!?”血瞳呆呆的望着那套殖装,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