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四三九节 身份泄露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四三九节  身份泄露

    神恩如海,神威如狱!

    这就是行星级!如果是一般的生灵,哪怕是再强壮的生命也会在这样的气场中颤抖,臣服。这不是力量之间的对比,而是生命体层次的差距,因为对于大多数生灵来说,他们……就是神!!

    血瞳眼下就是这样的感受。他的身体和意识都在同一时间被震慑。就好似木雕泥塑一般定在了原地。恐怖的气场中,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减缓,停止奔流。心脏和肌腱都发出不堪重负的颤抖。甚至连骨骼都在渐渐扭曲。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事实上在上次与赫克的交手里血瞳就遭遇了这一切,只是那一次是在虚拟空间,远没有如今感受的这般强烈,这般可怕。

    但是……他难道还是当初的他吗?

    近乎窒息的压力中,血瞳猛一咬牙,眼中闪过刺骨的寒光。下一刻黑红色的火焰就在他的身外燃起。近乎蛮横的破开了气场的束缚!

    战势……“不屈!”

    只是和以前的不屈战势不同,此刻的不屈战势显然已经属于血瞳自己的意志。不仅体现形式有所改变,而且威力更强,更加霸道!一出现就破开了束缚不说,还好似活物一样沿着对方气场的轨迹蔓延开去,只一瞬间就布满了整个房间!疯狂的火焰涌动之下,血瞳立时感觉到对方的位置。

    与此同时他在突然在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来到那位置后方。抬脚就是一个鞭腿!

    腿锋如刀,瞬间在漆黑中斩出一道完美的月牙。以血瞳的实力这一记鞭腿别说合金,恐怕就是一艘击梭也能一击斩断!而这一记得手,他就有一千种办法将敌人拉进他的近战漩涡,让敌人不得脱身。

    可是出乎血瞳意料的是,几乎就在他发起攻击的同时,房间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咦’的声音。紧跟着他就觉得面前一空。自己势在必得的一记腿刀居然斩了个空。

    不好!

    血瞳心中一沉,刚要做出反应。就觉得一股可怕的力量从下方突然出现,直接按在了他的肚腹之上。电光石火中血瞳只感觉那是一只手。

    “砰!”

    气浪四溢,又被一股无形的力场局限于房中。却是连一丝灰尘都未扬起。可血瞳却感觉如遭雷噬。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力就好像神话的雷神之锤,狠狠的槌击到他的小腹之上。一时间内脏剧痛如绞,就好像整个人都要被打散了架子一样。最可怕的是这股气劲之强远超他的想象,不仅攻破了他的护体力场,更将他整个人都一击贯穿,将他背后的战斗服都炸开一个大洞。

    好疼!!

    一瞬间血瞳剧痛如绞,可不但没有打散他的斗志,反而激起了他的野性。全身黑焰大作,他毫不顾忌自身受到的伤害,单手做出一个抓的动作,紧跟着就向下猛砸!!

    力场掌控,凝固力场……

    全力!!

    一声巨响之下,房间中所有的陈设全部被挤压爆破,变成无数细如发丝的纤维。紧跟着就和空气一起被冰结,仅一个刹那就仿佛将整个房间彻底冰封一般,与此同时血瞳右手当头挥下。如果被他这一记砸实,别说这个神秘的敌人,就连整艘击梭都会一击两段,化为宇宙的尘埃。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血瞳的这一击涵盖了整个房间。使得那名神秘的敌人再也无法隐藏身形。

    可以说战斗到现在血瞳之所以连续吃亏,最主要不是这敌人的速度比他快。而是对方可以躲过他的一切感知。这就好像一个盲人在光天化日之下与正常人打架,岂有不吃亏之理?但眼下这凝固力场一旦展开,这敌人就再也别想故技重施。

    因为这凝固力场实际上是血瞳从赫克的气劲中领悟出来的。看似简单,却牵扯到了高级能量的使用技巧。端是厉害无比。

    劲力凝聚,宛如星辰!血瞳的手掌以如彗星般砸落。眼看就要将整个击梭震碎。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发出一声轻笑。

    “嘿,这可不行。”

    话音刚落,血瞳就觉得手上一轻。自己好不容易凝固的力场赫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紧跟着自己就被一道气劲包裹,直接抛到了一边。

    脚步踉跄着后退,血瞳却是脸色潮红,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不惊反喜。

    “是你?”

    “那你以为是谁?”那男子轻声笑道。随后打开了房间的灯光。只见明亮的灯光之下,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的男子懒洋洋的躺在唯一还保存的沙发之上。可不正是赫克?

    原来刚才那一系列偷袭全是他凭借气劲做出的攻击,本人却是连移动都没有动一下。其手段当真是神鬼莫测。不过这倒没有让血瞳惊讶。因为从他认识赫克开始,这家伙就是一副深不可测的架势。自己就算成长的再快,和他相比恐怕也远远不如。

    行星级可不是那么好接近的,更何况赫克可是行星级中的佼佼者,碎星九王将最难缠的家伙?

    活动了一下手腕,血瞳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将胸腔内翻腾的血气缓缓压制。这才皱起了眉头。

    “你来这里干什么?”

    “嘿,我以为你会欢迎我。”赫克轻声一声,表情说不出的玩世不恭。“但没想到你会这么冷漠,小子,不要忘记我可是你半个老师。有你这么对待老师的吗?”

    “你也算是老师?”血瞳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刚才是谁偷袭我的?要不是我手脚够快,恐怕第一下就得被你得手。你身为行星级还做出这样的事?不觉得有**份么?”

    “什么身份不身份的。”赫克哈哈一笑,却是毫不在意血瞳的讥讽。说起来也奇怪,一贯以难缠形象示人的赫克,对待血瞳却态度不错。这其中固然有亨瑟尔的因素,但恐怕血瞳的性格也深对他的脾气。

    眼看着血瞳怒气难消,他还好脾气的劝说道。“行了,别那么小气。不就是和你玩玩么?这么久没见,亲热一下不算过分吧。不过也幸好我玩了这一手,不然还不知道你小子的实力进步的这么快。都快能影响到我了。”

    “…………”血瞳沉默不语。表情却依旧冷漠。过了一会才说道。“可惜……还不够。”

    “嘿,你这家伙。”赫克哑然失笑。他当然知道血瞳此刻的心情,但他却毫不在意的摇摇头。就将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件事上。

    “不是你的实力不够,而是你这次使用的力场……我没感觉错的话,应该是从我这里偷偷学去的吧?不过方向和能量利用办法都错了。用这样半成品的玩意又如何困得住我?你要想学,也要学全了才好。”

    说到这里赫克连连摇头,眼中却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得意。就好像抓住了血瞳的把柄一般。说不出的好笑。

    这下血瞳也无语了。却不敢真得罪他。于是转身叫来了侍者打扫房间。然后就和赫克换了个房间落座。

    看着赫克懒洋洋的模样。血瞳的表情严肃下来。

    “赫克大人,现在可以告诉我您到这里到底为了什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可是第七世界,你这样的身份,恐怕很不方便吧?”

    赫克是行星级,按照宇宙法则,确是不允许进入第七世界这样的低级文明范围。不过血瞳也知道他们并不重视这条规则,只是在行事时付出一些代价罢了。

    赫克微微一笑。伸手从旁边的酒架上抓来一瓶酒,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

    看着金黄色的酒汁在杯中翻滚。玩世不恭的表情也渐渐从他脸上隐去。逐渐变得严肃起来,悄然无声间,房间里的气氛也开始压抑。让血瞳暗自皱眉。

    “我是来专门找你的。”

    “嗯?”血瞳一愣。意外的说道。“找我?”

    “嗯。”赫克微微点头。拿起酒杯轻抿了小口。目光渐渐迷离起来。“前段时间……嗯,我和亚当出去办了件事。亚当你可能不知道,他也是个行星级,是个很有意思的家伙。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去了第三世界。发现了一个遗迹。”

    “遗迹……”血瞳的呼吸急促起来。隐隐预感到了什么。

    果然,说到这里赫克放下了酒杯。将目光投向自己。眼神突然变得犀利如刀。

    “克罗迪尔的遗迹!”

    “而在这片遗迹中,我们找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而这些,就是我来找你的理由!”

    “你不觉得,应该和我说点什么吗?”

    一瞬间空气近乎凝滞,血瞳就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窖一般。脑海中只有一个声音。

    他知道了……

    他终于把克罗迪尔和自己联系起来了。

    那他会怎么做?杀死自己?还是把自己带给高等文明做研究?

    一时间血瞳的思绪混乱无比。各种乱七八糟的想法都跳了出来。但表面上他却依旧冷漠。只是低着头保持沉默。

    看着他隐含拒绝的态度,赫克却眉毛一扬。突然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我这里有证据……”

    说着,他将一个智脑扔到了桌子上。弹出了一块光屏……光屏上赫然是一个男子的背影,背对两人,宛如魔神。

    那是一个……血瞳熟悉的背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