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四四一节 祸端!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四四一节 祸端!

    时间一点点过去,血瞳缓慢叙述起来。/非常文学/

    在这些过程中他隐瞒了雷亚和一些关键的部分,包括他经历的两个克罗迪尔遗迹。但其他部分却是直言不讳。随着他的讲述,赫克露出惊讶的目光。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终于,在血瞳的话音结束之后,他出声问道。

    “这么说,你已身怀克罗迪尔的武装,却不确定自己是否拥有克罗迪尔的血脉?”

    “没有证据。”血瞳回答。

    “不……我不这么看。”赫克慢慢思考着,一边低声说道。“你的殖装就是证据。这里你可能不大清楚,但据我所知,强化细胞增殖装甲……也就是你拥有的殖装。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是克罗迪尔的专属武装。这是一种可怕的装甲,拥有极强的侵略性和危害性。除了克罗迪尔人谁也无法驾驭。”

    “在大混乱之后,第三世界以上的高级文明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要复制出这种武装。他们采集了相当数量的强化细胞,并通过各种手段来培养和调制。可惜无一例外的失败了。他们制造出的殖装就好像一只只嗜血的野兽,根本没有自律性。任何人被植入后都会瞬间溶解。而要想控制这些野兽却需要降低强化细胞的效能。最终制造出的殖装甚至连普通的铠装都不如。”

    “你能相信么?可怕的恶魔会被凡人驾驭?”说到这里,赫克发出不屑的冷笑。“那些家伙实在想的太美了,却从未想过……为什么大混乱过去这么多年,克罗迪尔仍然是宇宙中最令人畏惧的文明。他们专属的武装,又岂是一般人可以复制的?”

    “所以说,如果你拥有了殖装,那么你的身份就已经确定了。”

    “…………”血瞳沉默,但心中却认可了赫克的话。其实他的身份雷亚早就确认了。他隐瞒了这些也是为了保护自己。

    不过还没等他说话,赫克又提出了一个线索。“还有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

    “准确的说,你的瞳孔。”赫克拿起智脑翻看了一会,拉出一排信息。“克罗迪尔人因为血脉特殊,所以每个人都拥有血色的瞳孔。而按照他们的进化程度,瞳孔的颜色还会改变。最开始的时候只是微不可查的血斑,随着实力变强,逐渐演变为血点,血雾,血漩涡,最终布满整个瞳孔,然后再变得深红……这个改变是不可逆的,但只有克罗迪尔中的佼佼者才能将特征隐藏起来,愤怒的时候显露。[非常文学].”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瞳孔就是这样吧。平时正常,愤怒时却会变得血红。”

    “…………,是。”血瞳沉默了片刻,还是老实回答。 “可我以为这是我在x35受到辐射的变异。”

    “变异?”赫克一声冷笑,接着说道。“还有更厉害的呢。你以为克罗迪尔人的血色瞳孔只是摆设吗?这是他们的力量源泉。据说……每一个克罗迪尔人都有一个神秘的精神核心。这个核心和一般战士的精神领域完全不同。而是属于克罗迪尔人专有的。他们称之为血源。并按照血源的大小来分辨出一个人的潜力。一般战士的血源大概有拳头大小。就能赋予他们很强的战斗直感和勇猛的作战意志了。而其中的佼佼者更可能扩展到水池大小。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战斗潜能。在遥远的大混乱年代克罗迪尔人之所以能征服偌大的星空,就是因为他们的战斗本能远超常人。一般的战士根本无法抵抗他们疯狂的进攻。”

    “什……什么……”血瞳顿时吓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瞳孔的颜色……克罗迪尔人的力量源泉?为什么……为什么雷亚从未告诉他这些?

    而且最重要的是……血瞳……可是知道自己的血源是多大的……

    那哪里是什么水池湖泊?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血色之海!!如果按照赫克的说法,那自己岂不是……

    血瞳不敢想下去,只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如此荒谬。更有一种未知神秘的恐惧。

    而在他对面,赫克伸了个懒腰。脸上又恢复了懒洋洋的笑容。

    “看起来你已经认定了自己的身份?”

    “我有办法反驳吗?”血瞳低声说道。“你既然已经说出这么多线索,就肯定有把握了。我只是感到有些愤怒,想不到自己刚确认身份就成为宇宙的公敌。赫克大人,如果我现在出现在外面,会不会引来全宇宙文明的围攻?”

    “哈哈……”赫克突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你想到太多了。其实这件事愿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首先,知道这件事的人只有我。如果我不说,没有人会知道你的身份。其次……你的瞳孔可以做一些掩饰,我想除非有人专门注意你的瞳孔,否则不可能发现这点异常。要知道瞳孔是红色的生物多了,谁会在意你一个小小的宇宙战士呢?”

    “…………”血瞳摸了摸鼻子。随后摇头苦笑。

    其实赫克说的没错,他只是被自己的想象吓住了而已。想宇宙是何等浩瀚……有多少奇形怪状的生命?如果每个血色瞳孔的生命都被认为是克罗迪尔后裔,那么高等文明也别干别的,天天掀起战争好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自己唯一表现明显的特征就是瞳孔。做一些掩饰还不容易吗?除了赫克,又有谁能发现自己?

    想到这里,血瞳逐渐放松下来。他也起身拿了瓶酒打开。给自己和赫克都倒上一杯。甘醇的酒汁进入胃部,让他舒服了许多。

    就在这时,击梭传来一阵轻微的震动。已经进入了跃迁。

    这时候整个击梭上的人都进入冬眠了。但血瞳和赫克连一丝感觉都没有。依旧在进行着对话。

    血瞳看着懒散的赫克,低声问道。“大人,你这次来找我,难道就只为了确认我的身份?”

    “难道这还不够吗?”赫克反问。眼中闪过一抹异样。“你知道当我得到这段影像分析之后有多紧张?克罗迪尔的后裔……哈,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了?想不到然会让我发现,还是我一个朋友的传承。我又怎能不马上来找你?”

    “可是大人……”血瞳皱起了眉头。“你说过,除了你以外不会有人知道我的身份。你又何必着急?”

    “话是如此,可是……”赫克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就露出一丝歉意之色。“这里面还是有一些意外。”

    “唔?”血瞳一愣。随后问道。“什么意思?”

    “那个遗迹啊……就是我们前段时间进入的那个。”赫克仰起头,露出迷茫的目光。“我说过,不止我一个人跑出来的。还有亚当和另外两个魔装战士。他们也从遗迹中得到一些东西。出来后我们就走散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得到了什么。”

    “如果是一般的克罗迪尔遗物还好说,但如果他们也得到了类似的影像……”说到这里,赫克低下了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就这些已经足够了。他既然得到了这段影像,那么别人也有可能。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就这样暴露,血瞳顿时感觉不寒而栗。不禁猛的挺直了身躯。

    “大人,有办法阻止他们吗?”

    “不好说。”赫克沉吟了一下,然后认真回答。“最主要我不知道他们得到了什么。如果只是影像,也许亚当那份我能弄来。但那两个魔装战士……嘿……那群家伙,可是宇宙中最高傲的混蛋。想从他们手中沾到便宜实在太难了。最起码我是做不到,如果是‘王’的话,也许才有那么一丝可能。”

    “王?”

    “嗯,王。”赫克重重点头,末了又说道。“就是一群在我之上的家伙。不过他们也不是好说话的。所以你也别指望他们了。就希望那两人获得的与我不同吧。”

    “可是……”血瞳皱了皱眉头。“如果他们获得的和你一样呢?”

    “那就看谁的拳头更硬一些了。”赫克目光一闪,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重重的将酒杯放到了桌子上。 鼻孔重重一哼。“不过是一段影像而已,我就不信他们会因此与我撕破脸。更何况我们之间是有协议的,如果他们对我动手‘王’也不会坐视不管。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谁先承受不住。”

    “…………”血瞳一阵无语。毫无疑问,现在赫克说的这些已经超过了他的认知层次,所以让血瞳一头雾水。但有一点却是确认的,那就是赫克肯定会站在自己这边。

    如此沉默了许久,血瞳才点了点头,对赫克认真的说道。

    “谢谢。”

    “别说这些了。其实这一次也是我惹出来的。”赫克苦笑的摆了摆手。“要不是我答应亚当去那个遗迹探索,也就不会引出这些事。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想就算他们得到和我类似的影像也不会和你联系到一起。不要忘记了,只有我才见过你的血色瞳孔。”

    “不……不对……”说到这里赫克突然愣了一下,随后眼中闪过摄人的精光。 “还有一个人也见过……”

    “谁?”

    “亚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