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四四二节 神秘的遗迹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四四二节 神秘的遗迹

    亚当!?

    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血瞳搜肠刮肚,却怎么也不记得那里见过这个人了。更不知道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含义。

    他当然不知道,就在当初星盗大举入侵t6星域,他潜回t6空间站进行对低级星盗的猎杀之时。亚当就在当时空间站最高的塔顶。所以尽管血瞳没有见过他,他却早就认识了血瞳。还因此和赫克发生了对峙。当时要不是赫克出面,也许就没有后来的血瞳了。

    这个家伙也是一个行星级,而是是一个很有实力的战士。就连赫克也不得不承认,如果真要认真交手,他虽能战胜亚当,自己也不会好过。行星级之间的战斗,哪怕是一点点失误,付出的代价也是惊人的。甚至可能会因此实力大降也说不定。所以除非逼不得已,没有多少行星级愿意生死相搏。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亚当也见过血瞳。

    如果他也在遗迹中获得了类似的影像,是否也会联想到血瞳身上?

    赫克不敢确定。但他却不敢冒这个险。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也许,我又得和他较量下了。”

    “谁?亚当大人?”

    “嗯。”赫克点点头。有些苦涩的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轻轻抿了口。脸上说不出的郁闷。“这家伙最近正在发展他的势力,我想他不会错过这次收获的。说不得我还得见他一次。看看他到底得到了什么。”

    “好!”血瞳重重点头“那就谢谢大人了。”

    “谢什么……”赫克哑然失笑。连连摇头。“说起来也是我惹出来的麻烦,如果不是我当初提议去那个遗迹也就没这些事了。”

    “对了。”血瞳目光一闪,适时的露出好奇之色。“大人你在遗迹中遇到了什么?又为什么差点连你都跑不出来?”

    “啊……这说来就话长了……”赫克打了个哈哈,完全不知道血瞳这句话背后的目的。只是陷入了回忆之中。他的目光迷茫,又有些罕见的忌惮之色,就仿佛在回忆中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东西。

    如此过了许久,他才沉声说道。

    “那是一个极为广阔的偏移位面。本来我们进入时并没有遇到危险。为了这次冒险,我,亚当,还有那几个魔装战士暂时达成了协议,所以我们是集中进入的……可谁也没想到,一进入偏移位面我们就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分开,各自出现在陌生的坐标。”

    “我的坐标……是一片血色的星空,不远处就是一颗荒芜的星球。我带着队伍降落在星球表面,很快就在这颗星球上发现了大混乱时期的文明遗迹。毫无疑问,这颗星球也是克罗迪尔人收集的战利品。”

    “整颗星球已经没有生命了。我们只看到了奇怪的建筑,废弃的神庙。以及这个神秘文明特有的交通工具。那是一种好像植物编织的茧,我发誓从未见过这样古怪的工具。它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活物。当然……那只是很久以前。而我看到的时候,它已经死了。”

    “很显然,这颗星球有极为重要的考古价值。所以我决定留下一部分人收集文明线索。自己则带着剩下的人继续前进。”

    房间里非常寂静,只有赫克的声音在缓缓流淌着,就好像一条恒古蜿蜒的大河,充满了古怪的沧桑味道。但随着他的讲述,血瞳也仿佛看到了那颗星球,那些古老的……神秘而辉煌的文明。

    那都是克罗迪尔人征服的证明。是他们最辉煌时期的产物。哪怕隔了如此漫长的时光,留给人的感觉仍然只有震撼。以及,无法形容的沧桑。

    “你能想象吗?在那颗星球上漫步的感觉?”说到这里,赫克看了血瞳一眼。露出一丝苦笑。“就好像你走进了历史。远古的气息迎面扑来。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在很久以前真实存在的。甚至它们的文明比你更先进,更辉煌。你能看到无法形容的巨型建筑,神秘的图腾,古老的机械,甚至是完整的城市。但你却看不到一个活着的生命。”

    “那是一种极为恐怖的感觉,就好像整颗星球都已经死了。我们只是走在它的尸体之上。”

    “…………”血瞳沉默,过了一会才摇摇头。“我想象不到。”

    “那是当然的,事实上就连我也想象不到。”赫克苦笑一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又说道。“幸好我的任务不是考古,否则我一定会被那里凝重而死寂的气氛弄疯。”

    “我带着其他人一边搜索一边前行。很快就找到了目的地。说来也好笑,克罗迪尔的遗迹居然是这颗星球最宏伟的建筑。一座高达千米的神庙。光是占地面积就达到了近万平方公里。哈……这真是太荒谬了,被征服者居然给征服者建造神庙,还好像有崇拜的意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实在难以理解它们的行为。”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找到了。所以我就命令下属强行打开那座神庙,然后开始仔细搜寻。”

    “但我没想的……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神庙非常巨大,其中的道路如同迷宫。开始时我还能利用思感为属下指引。但随着渐渐深入……我发现我的思感被一种神秘的力量压制了。最严重的时候甚至都无法延伸到百米之外。”说到这里,赫克的声音越来越低,就好像又看到了那副可怕的景象。

    “智脑的信号被彻底屏蔽,很快,我和其他属下就失散了。开始的时候我还很有自信,相信凭借自己的实力绝对不会吃亏。但只过了半个小时我就否定了这个看法。因为我看到了属下的尸体。他们都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扭断了脖子。身上看不到任何伤痕,脸上却残留着惊骇欲绝的表情。”

    “这不可能,你不是说整颗星球都没有生命遗留吗?”听到赫克这样描述,血瞳顿时插话问道,语气中充满了惊讶。

    赫克看了他一眼,又点点头。“我没有说错,那颗星球……确实没有生命遗留了。”

    “那你的属下……”

    “他们是死在一种神秘的力量之下。一种强大的,跨越了时空的伟大力量。”赫克继续说道。目光再次迷离起来。

    “你难以想象那是何等伟大的力量,我也是之后才知道的。”

    “那时我失去了所有属下,不得不一个人前行。但也不知道是我的运气好,还是这条路只有一个终点。我很快就发现了一座宏伟的祭坛。而在这座祭坛之上摆放着两个晶体。它们都似乎被一种力场保护着,哪怕隔了这样漫长的岁月也依旧光泽如新。”

    “嘿。”赫克突然笑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自嘲。“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等待。所以我就上前要收起那些晶体。可就在这时,异变发生了。”

    “一个可怕的敌人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对我发动了攻击。”

    “我看不到他,但我能感觉的到。所以我立即进行了反击。那时我依然非常自信,相信凭借我的实力,一定会将这只敢于偷袭我的幽灵杀死。”

    “那结果呢?”血瞳出声问道。赫克的描述非常有代入感,让他也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就仿佛看到了赫克被偷袭的情景。但他也知道自己多虑了,以赫克的实力又岂会被一只幽灵打中?他可是行星级,哪怕在高级世界也是强横无比的行星级!

    可出乎血瞳意料的是,听见他的问话,赫克却露出了一丝苦笑。

    “结果?当然是我失败了。”

    “那只幽灵的强大远远超乎我的想象,最可怕的是他似乎非常了解行星级的能量运作方法。只一击就破开了我的护身力场,直接击中了我的本体。我无法躲开他,因为我根本无法捕捉他的准确方位。所以仅仅一个照面,我就被重伤。”

    说到这里,赫克面无表情的解开了衣衫,露出了胸口部位。只见一个足有碗口大的血洞清晰可见,甚至贯穿了他的身躯。

    “这……”血瞳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竟然……如此严重?

    只一个照面就将赫克打成这样,这也太超乎想象了,那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道是……恒星级?

    一想到那只有传说中才会出现的等级,血瞳的呼吸就急促起来。眼中更露出好奇的目光。

    “你这伤……”

    “不要担心,还死不了。”赫克微微一笑,合上了衣襟。“虽然这伤势看起来很严重,但对于我来说只是时间问题。唯一麻烦的就是伤口现在还遗留着一种能量,阻止我的自愈。但我能解决它。”

    “还是让我们回到那个该死的神庙吧。我被瞬间击伤之后,就知道自己不可能再战胜这个神秘敌人。所以我立即拿起了祭坛上的一块水晶,全力逃走……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再晚一步,我恐怕就出不来了。”

    “因为在我逃出那颗星球的路上,我看到了所有属下的尸体。他们都死了。都被那神秘的敌人杀死。”

    “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听到这里,血瞳不禁坐直了身躯。这样可怕的敌人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竟然……连他都涌起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

    看着他惊讶的目光,赫克叹息了一声。最终还是指向了桌面上的智脑。

    “那个敌人……就是他。”

    “他!?”血瞳的目光也转移到智脑之上,转瞬就瞪大了眼睛。

    “你是说!?”

    “冥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