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四五零节 消失的半张羊皮纸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二卷 宇宙佣兵]第四五零节 消失的半张羊皮纸

    ------------

    第四五零节  消失的半张羊皮纸

    第三张图画很特殊……

    因为这是最不清楚的图画,整张羊皮纸上布满了错综复杂的线条。这些线条也不知道用什么划上去的,哪怕隔了无数岁月也依然清晰,彻底将图画变成了一团乱麻。乍一看上去就好像小孩愤怒下的涂鸦。又好像有人故意在破坏原来的画作,让后来人无法知道这幅画的内容。

    但在朱尔斯眼中,却有些不大一样。

    她隐隐的分辨出一个背影,一个和第一幅画同样的背影。只是这一次背影并没有在作画,而是在看着什么。她的面前的画面已经被线条破坏掉了。朱尔斯只能凭借感觉来判断,那似乎是一处宇宙中的星云。有点像漩涡,又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在其中。就在这时,最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也不知道是线条太杂乱还是房间的灯光晃动,朱尔斯突然觉得那画面‘活’了过来,背影的女孩缓缓转身,对她看了一眼。

    脑际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朱尔斯‘啊’的一声扔下了画卷。

    “小姐!”汉斯紧张的站起身,眼中闪过骇然的目光。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他突然觉得小姐不再熟悉了,就仿佛她的身上突然多出了一个另外的灵魂,一个可怕的,令他都不寒而栗的幽灵!

    但这种感觉只是稍瞬即逝,他就看到小姐扔下了画卷。心中焦急之下就要上前。

    “我没事。”就在这时,朱尔斯再次出声道,隐隐有些喘息。“不用过来,让我……让我休息一下。”

    “既然您有点不舒服,我们今天还是不要看下去了。”汉斯关心的说道。“反正这些画都已经拿到手,小姐只要将它们好好保管,将来还有的是时间。”

    “…………”朱尔斯沉默,只是死死的盯着脚下的画卷,如此过了一会才摇摇头。拒绝了汉斯的提议。

    “不,我还要看下去。”

    “小姐!”汉斯真有些着急了。他发现这些画卷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朱尔斯看上去就好像着了魔似的。竟是短短几分钟就出现了情绪失常,头疼欲裂的异状。如果继续看下去,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见鬼,小姐可是如今家族唯一的正统血脉继承人。如果她出了事,汉斯真难以想象这个古老的家族能不能延续下去。

    因为他们的家族和如今第五世界的任何家族都不一样,所有传承完全由血脉决定。换句话说,朱尔斯就是家族,家族就是朱尔斯,如果没有朱尔斯,也就不存在家族。

    只可惜就算汉斯是家族中最核心的成员之一,也无法阻止朱尔斯的决定。他只能无奈的坐下,眼睁睁看着朱尔斯又捡起了羊皮纸。

    第三幅画……

    “你到底……要告诉我什么?”

    朱尔斯微不可查的呢喃道,再次将目光凝聚到这幅画上。

    在她面前只是一张普通的羊皮纸,上面的画当然不会动的。但朱尔斯却知道动的不是画,而是她的心,她的精神,她的思感,她那血脉中最神秘不可测的一丝遗留。

    这些汉斯从始祖墓园中带出来的画卷,放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再普通不过的线条,毫无实质内容。但在她的眼中却完全不一样。尽管说不出原因,但这其中任何一个线条,朱尔斯似乎都能感觉到上面凝聚的意念。那是神秘的,好似毒品般吸引她的含义。

    目光再次落于画卷。这一次画卷又恢复了平凡。不管朱尔斯如何去做,画卷都再无变化。

    难道……是自己神经过敏了吗?

    朱尔斯奇怪的想着,顺手就要放下画卷。就在这时,因为角度变化的关系,她突然觉得画卷又改变了。隐隐在无数在杂乱的线条中展现出那女孩面对的物体。朱尔斯顿时一惊,急忙凝神西望。

    看到了……她看到了……

    那是一颗圆球……或者说,一个小小的黑点。这黑点小的近乎不存在,如果不仔细看根本无法发觉。再加上光线与杂乱的线条,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滴不小心落于画卷的墨汁。但如果再配合画卷中那背影女孩的动作与姿态……

    没错!!背影女孩看的就是这个黑点,指的就是它!!

    一瞬间朱尔斯终于确定了。心脏猛的跳动起来。虽然她不知道这幅画要向她表达什么意思。但毫无疑问,这颗毫不起眼的黑点,就是画卷的核心!!

    如果再将整幅画卷连起来看,那么它的含义就是,在某个神秘的所在,背影女孩正在观察一个莫名的球体!

    等等……也许不应该用观察。假如……如果……用发现这个词呢?

    发现!?

    这个背影女孩,在很久很久以前,于某个神秘的所在发现了什么东西!!??

    心脏剧烈跳动起来,朱尔斯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线索。一个非常神秘,非常可怕,又被隐藏了无数年的线索。她的血脉,她的家族,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来源于这几幅画。

    是的,一切事件的起源!

    房间中寂静如死,一时间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朱尔斯死死的盯着画卷,脑海中闪过无数个自己也不敢想象的念头。而在她对面,汉斯也紧张的看着朱尔斯。生怕她出现什么闪失。

    朱尔斯的表情是那么认真,那么专注。不知不觉就连鼻尖都出现了汗珠。突然,汉斯觉得眼前模糊了一下,竟然在朱尔斯的背后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小姐!!”心中大骇之下,汉斯连考虑都没考虑就大叫一声,猛的向朱尔斯扑去。

    可他刚一起身,那影子就突然不见了。汉斯的动作也僵硬到了半空。

    “咦?”朱尔斯抬起头,奇怪的看了汉斯一眼。“你在干什么?”

    “我……”汉斯满头大汗。紧张的说道。“我……我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影子。”

    “你在说什么啊。”朱尔斯顺着汉斯的目光向身后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我想你在始祖墓地太紧张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哪有什么影子。”

    “可是小姐!”汉斯还要争辩。却听见朱尔斯冷冷打断道。

    “坐下。汉斯,不要打搅我。”

    “这……好……好吧。”汉斯无奈之下,只能再次坐了下来。但眼睛却死死的盯住朱尔斯的后方。

    他发誓,那绝对不是眼花。他确实看到了一个影子。一个绝对不该存在于这个房间中的,女人的影子!!

    不过这些都朱尔斯却不知道的,此刻她全部的精神都被画卷吸引了过去。在明亮的灯光下她又试着翻转了很多角度。试图从画卷上找到一些其他东西。却怎么样也没有结果。甚至连之前的黑点也消失不见了。

    第三幅画,又变成无数杂乱无章的线条。仿佛涂鸦。

    “就只有这些了么?”朱尔斯轻声呢喃道。放下了羊皮纸。又将目光落到第四张画卷上。

    这张画卷倒是没有太多复杂的线条。只是模糊一些而已。但大体来看就是一座城市。一边欣欣向荣,一边是废墟。城市中间隐隐被一条道路分开。道路上还是那名女子的背影。

    “这又是什么含义?”朱尔斯奇怪的看着。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其中的意思。最终还是无奈的放下。

    剩下的,就是第五张羊皮纸了。

    也是最后的一张。

    前四张羊皮纸都给朱尔斯透露出一些信息。虽然这些信息隐晦不全,但也隐隐的让朱尔斯感觉到一些东西。那么这第五张,也是最后的一张羊皮纸,又会隐藏着如何重要的秘密?

    朱尔斯的心激动起来,缓缓将那张羊皮纸打开。

    可随后,她就失声叫道。

    “怎么会这样!”

    第五张……也就是最后一张羊皮纸。居然不是完整的!而是被人砍去了半截!!而上面的图画也并不复杂。依旧是那个神秘的女子。只是这一次她留给朱尔斯的不是背影,而是侧面。只见她正低垂着头,软软的靠在一颗大树下。双手和羽翼都垂在旁边。在她的脚下是海量的鲜血蔓延。而鲜血的根源,是她的胸前……

    这个女人……死了?

    朱尔斯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这几幅画卷都围绕这个女子进行。她以为这女子才和家族血脉有关。可怎么也没想到,最后一幅画却是这样。

    女子死了。

    她怎么可能死?

    她为什么会死!

    她的死亡……和自己家族有什么关系?和自己的血脉又有什么联系?

    线索却是在这一刻断了!而最让朱尔斯感到愤怒的是,有关女子死亡的原因,也就是画卷中女子面对的一半图画,却被人生生砍去。让仿佛有人故意隐藏了这份秘密。那种难过的感觉让朱尔斯想要发疯。

    “见鬼!该死!该死的!为什么!为什么会只有一半!”

    “汉斯!告诉我为什么只有一半!另一半呢?另一半在哪里?”

    “小姐……”汉斯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就只有这些了。我得到它们的时候,第五张羊皮纸就只有一半。我已经全都交给了您。”

    “可是……这不全!”朱尔斯愤怒的说道。“它应该还有一半,最重要的一半。”

    “我很抱歉,小姐。”

    “你……”朱尔斯瞪着汉斯,只觉得心头涌起一团怒火。但最终却全化为了一声叹息。“算了……我知道你已经尽力。我不怪你。”

    “谢谢您的体谅,小姐。”

    “出去吧。我要好好静一静,告诉莎尔拉,任何人都不许打扰我。”

    “可是小姐……您现在的状态。”

    “去吧,我没事的。”

    朱尔斯摆了摆手,让汉斯走出了房间。看着房间的大门缓缓关闭。她只觉得脑海混乱一片,隐隐又有些作痛。

    “那失去了一半,又是什么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