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四五四节 心的强大!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二卷 宇宙佣兵]第四五四节 心的强大!

    ------------

    第四五四节  心的强大!

    血海翻滚,其中还有隐隐约约的影子在其中浮沉。就好似幽灵般诡异,而且随着微风微,一股新鲜的血腥气也如雾般升腾,悄然环绕在血瞳的身边。

    但血瞳却没有丝毫异色,反而享受似的深吸了一口气。新鲜的血腥气进入肺部,让他感觉精神大振,连续几天战斗所产生的疲劳就仿佛不翼而飞一般。

    没错,这就是血海,血瞳最强大的主场。如果说血海在大多数人眼中都是恐怖的地狱,那么在血瞳眼中却如同母亲的子宫。是最温暖最安全的所在。不管有再大的危险,只要身处于血海之中,血海之主的特性就会让血海与他融为一体。再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他。

    但是这一次……有些特殊。

    血海的气息依旧那么亲和,但血瞳却感觉不到血海对他的呼唤。就仿佛这片无边无际的血海与他无关一般。这让他有些奇怪。

    就在这时,他突然愣住了。因为在他的视野中,居然看到了一个人……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移动过,坐在血海岸边的人!

    他身穿一身黑色的战斗服,就那么默默的坐在血海岸边。并没有隐藏身形的意思,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血海之中哪怕以血瞳的感知也无法捕捉他的位置。除非用目视,否则他就仿佛毫不存在一般。

    但这还不是最让血瞳震惊的,最让他震惊的是,那个男子的脸……

    那是一张和他极为相似,就连气质都有七八分相像的脸。

    倒吸了一口凉气,血瞳以一种连自己听了都陌生的颤抖声音开口。“冥王……迪尔克?”

    冥王迪尔克!!

    没错,这个神秘男子正是冥王迪尔克,和战神雷亚齐名的克罗迪尔传奇。血瞳不是第一次看到他,但这一次却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真实。就仿佛他真的穿越了时空,和克罗迪尔最伟大的传奇,宇宙最强的男人站到了一起。那种感觉是那么的震撼,以至于就连血瞳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浑身的血液好似疯了一样涌上头顶。

    他当然不是害怕,而是一种说不出的陌生情绪。这种情绪在他前半生从未出现过,而此刻却如山崩海啸般席卷全身。

    迪尔克没有反应,而是依旧默默的注视着血海。在他脚下,血海的浪花欢快的起伏着,就仿佛调皮的孩子在父母前卖弄。说不出的怪异。这种景象让血瞳的心中一跳,隐隐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难道……这个战场梦魇的源头,无尽的血海,是属于冥王迪尔克的?

    如果是这样,也确实能解释为什么他感觉不到血海的呼唤了。

    “不管何时……血海都是这样壮阔,这样温暖。”

    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叹息,血瞳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是冥王迪尔克的声音。他猛的上前一步,张了张嘴……

    “冥王大人……”

    “叫我迪尔克就好。”迪尔克摆了摆手,打断了血瞳的话。这才缓缓从岸边站起。他的动作很慢,又很柔和,就仿佛符合着一种奇妙的旋律,让血瞳的眼睛一亮。

    这种旋律,似乎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你发现了?”迪尔克淡淡问道。

    “是。”血瞳老实回答。在眼前这位男子面前,他生不出半点隐瞒的心思。虽然至今冥王迪尔克表现的毫无威势,但血瞳却清楚的知道,这不是他不够强,而是根本不需要。

    身为克罗迪尔最可怕的存在,他已经不需要用任何手段来表现自己。因为他就是最强的,不管别人承不承认。不管在何时,不管在哪里。没有人敢忽视冥王迪尔克的存在。他甚至不需要动手,只要一个眼神,一次皱眉,就能让一个文明颤抖。就能让无数国王跪伏在他的面前,祈求宽恕。

    这就是他,宇宙最强者所拥有的威严。

    “发现了,就好好体会吧。这也是你难得的机会。”牵动了一下嘴角,冥王迪尔克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淡淡对血瞳说道。“但这只是一种小技巧,对你现在的状态没什么帮助。”

    “你……”血瞳顿时目瞪口呆。“你都知道了?”

    “虽然我只是一个意识残片。”冥王迪尔克叹息了一声。对血瞳说道。“但这样明显的死亡气息,难道你以为我会分辨不出吗?在我的眼中你充满了死气与绝望。就好像这血海边的岩石,只留下了灰蒙蒙的色泽。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也许再过一年,你的生命就会到达尽头。”

    “…………”血瞳沉默片刻,终于直言不讳的说道。“是。”

    “那么迪尔克大人,你有什么办法能改变这些吗?”

    “没有。”迪尔克干脆利落的回答。“我只是一块意识残片,在这里没有任何力量。你不会以为我真的能改变什么吧。你的状态只能靠自己。”

    说到这里,迪尔克微微一笑。“不过,你还真让我吃惊。我本以为你要抵达这里最少还需要半年。没想到你现在就过来了。看来你的状态虽然让你绝望,但也刺激了你的潜能。”

    “我……只是没什么可畏惧了而已。”血瞳老实的回答。末了却又抬起头,非常认真的问道。“说起这里……迪尔克大人,我有很多疑问。”

    “你是要问战场梦魇的事?”

    “是。还有……为什么我会在这里遇见你。”血瞳停顿了一下,又放眼向四周望去。“还有这里的血海……”

    “你的问题很多。”迪尔克摇了摇头。“我不能全都给你解答。但有些……却是可以让你知道的。”

    “是……”

    “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就好像你我的这次相遇,既是偶然……也是必然……”迪尔克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缓缓向血瞳开始了讲述。

    原来,这战场梦魇并非每一个克罗迪尔人都有。而是只有最纯粹的克罗迪尔血脉才能拥有的特权。让克罗迪尔精英能从出生开始就经历磨练,在不断的战斗中成长,变强。

    但战场梦魇并不是凭空生成的,也不是一成不变。

    其实所谓的战场梦魇,就是历代克罗迪尔人征战的缩影。这里的敌人都是他们曾经遇到过,并征服过的。强大的克罗迪尔战士在一场场惨烈的战斗之后,通过一些神秘手段将敌人复制下来,然后再利用调制和基因改造都手段植入下一代的基因中。长期下来,就使得他们的后代天生就拥有与这些复制体战斗的梦境。以达到培养和锻炼的目的。

    因为这是事先调制的结果,所以哪怕战场梦魇再可怕,也始终会维持一个适当的强度。保证宿主不会被梦魇击溃。而当宿主成功击破一个梦魇之后,他们才会迎来下一场更强更有挑战性的梦境。如此循环,伴随终生。

    “这么说,这里就是第一层梦魇,我到达了这里就等于击破?”

    “没错。当你下一次再进入这里时,遇到的就不是这些敌人了。”迪尔克回答。又露出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很残酷,你是要这么说吗?”

    “…………”血瞳没有说话,但表情却是默认了。

    其实何止是残酷。这样的做法,简直是就对后代的摧残。血瞳实在难以想象到底是何等冷血的种族才会如此对待自己的后代。让他们从出生开始就要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最可怕的还要伴随众生。

    永无休止,永无止境。

    这才是真正的地狱。

    “其实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了。”迪尔克仿佛知道血瞳在想什么似的,微微摇了摇头。“战场梦魇是克罗迪尔历代征战的缩影。也就是说这里的敌人都是被打败的,是失败者。他们曾经被我们击败,也自然会被我们的后代击败。这就是大自然的法则。弱者,必然要被强者压迫。克罗迪尔人原来是强者,之后也是。”

    “所以当你击败了所有梦魇之后,你就可以脱离这无聊的游戏了。”

    “无聊?你说这是无聊?”血瞳目光一闪,胸口突然被怒火填满。“让自己的后代在痛苦中成长,让他们永远不得解脱。这在你口中也仅仅是无聊的游戏吗?如果这样,那你们和野兽又有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野兽!”

    愤怒之下,血瞳再也不能保持对迪尔克的尊重,居然对这宇宙的最强者发出凌厉的指责。

    这其中或者有他愤怒的因素,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说不出的迷茫与恐惧。

    曾经只是一个末世猎手的血瞳,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有如此可怕的身份,如此绝望的未来。天知道,他仅仅只是想活下去,在末世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地方,好好的活下去。可是在命运的推动之下,血瞳却惊讶的发现原来自己在不自在不觉中已经落入了一张网。一张由不得他挣扎,又没有尽头的罗网。

    他不知道如何走下去。这种对未来的绝望和迷茫,才是他如今最大的问题。

    与意志无关,与精神无关,与**更是无关!

    只关乎他的心。

    “只有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望着愤怒的血瞳,迪尔克若有所指的说道。

    “这才是梦魇战场要教给你的东西。不是我们残酷,也不是克罗迪尔的文明冷血。而是我们都没有选择。在这宇宙中,只有强者才有生存的权力,而失败者……只能沦为奴隶与牲畜。”

    “撕开虚假之后的……你会看到的真实。”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