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四六零节 告死!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四六零节 告死!

    以精神驾驭子弹,以枪术勾勒线条。//// (   )每一发子弹都是一支画笔,每一次交错都是一个节点。子弹互相撞击不仅可以改变原本的轨迹,更能将动能无限累加。理论上说,罗比这招到最后甚至可以到达正空间的临界值。真正达到无坚不摧的地步!

    这就是皇后舞步,死亡象棋中最残忍的杀招之一。

    但这些……却需要时间……

    没错!皇后舞步从起手再到高峰,需要足足三秒左右的时间来完成布局和动能累积。虽然完成时近乎无坚不摧,但在这短短的三秒钟中却只有禁锢和部分切割力。这样的伤害或者可以轻易摧毁一名流星级,却绝对不可能杀死彗星!

    三千米外的人行道上,罗比静静的望着远处的楼顶。那一抹血花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夺目。但他的脸上却毫无兴奋之色。只是默默的等待着……

    皇后舞步已经成形,只要再过一秒,无坚不摧的轨迹就会成为一张割裂之网,将敌人彻底粉碎。那是正空间之下最强的切割力量,就算是钻石或超合金都无法承受。

    只要一秒!

    罗比眉毛一扬,几乎可以看到那秃头男子四分五裂的血光!

    可就在这时,他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涌上心头,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红光就从他的面前闪过,出现在旁边的小女孩的头上。

    那赫然是一个完全由红光虚拟出的箭头!而箭头的尖端,就指着小女孩的头颅!

    那是……

    罗比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几乎连想都没想就上前一步,拼命将身体挡在了小女孩之前。而与此同时,一道子弹气劲无声无息飞来,只一下就在罗比的左臂上炸出一段血花。只听砰的一声闷响,一支黑色的手枪就打着旋飞上了半空。落在了罗比不远处的地面上旋转起来……

    赫然就是罗比的黑暗告解!

    再望向罗比时,只见他眉头紧皱,左臂上出现了一个清晰可见的血洞。大量的鲜血从中涌出,瞬间浸湿了他的衣袖。透过伤口,甚至能看到森白的骨骼和撕裂的肌腱。

    不过罗比却完全顾不上自己的伤口,只是死死的盯着三千米外的楼顶。从牙缝中迸出几个字。

    “死亡标记!”

    “啊!!”那小女孩这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   )她的母亲急忙将她抱在怀里,用身体将她保护在后面。

    轰!!

    远处的楼顶突然暴起一团耀眼的蓝光。皇后舞步达到了峰值!但却因为罗比之前移动的关系威力发生了偏移,只覆盖了半个楼顶,肉眼可见的,那半个楼顶突然崩塌下来,被正空间最强的切割力分解成无数随风而逝的细沙。

    但这就在那剩下的半个楼顶上,却有一个人影缓缓站起。可不正是那秃头男子?

    只见此刻的他,半边身躯已经被皇后舞步那无坚不摧的切割力分解消失。就仿佛被生生挖去半边似的。只留下了包括头颅在内的右半边身躯。断口处,大量的机械零件噼里啪啦的掉落着,其中还有无数电火花跳跃。内脏和肌腱混合在这些机械零件中抽搐,看上去诡异之极。

    这个秃头男子,赫然是一个改造人!

    不过话说回来,也只有改造人才能在如此重伤的情况下活下来。他们的**已经不再是血肉之躯了,而是一种半机械半有机物的组合。除非伤害到他们的要害,否则哪怕只剩下头颅他们也能继续生存!

    但就算如此,罗比的皇后舞步也给予他重创!如此惨烈的伤势,他的实力能剩下三分之一就不错了。

    双方一次激烈交锋,毫无疑问以罗比胜出而告终。

    如果是核查,现在的罗比绝对是通过。因为就算傻子也能看出罗比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一般意义的彗星级,甚至达到了彗星级的上位,距离巅峰也只一步之遥。

    只可惜,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不是以核查为目的。

    混乱的人群中,罗比静静的站着,额头隐见汗滴,左臂的伤口不断传来剧痛,他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在他身后是母女两人。在他的阴影中瑟瑟发抖。

    透过三千米的距离,罗比的目光直接落到了秃头男子的身上。轻声开口。

    “大人,我的核查,到这里就算结束了吧?“

    “你想都别想!!”秃头男子咬牙切齿的低吼着,脸孔因为痛楚而扭曲,显得更加狰狞。

    要知道就算是改造人也要保留部分痛觉的,否则就真成机械了。罗比之前的一击对秃头男子的伤害实在太大。就算他实力再强也压不下如此剧烈的痛楚。

    不过秃头男子显然有自己的办法压制痛苦,摇晃着只有一半的残躯。他的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

    “这次核查什么时候结束……不是你说的算,而是我……”

    “所以……继续战斗下去吧。牧师,直到我们中间有一人倒下。这才是战士的归宿!”

    罗比微微皱起眉头。“可是大人,您如今的身体状态……”

    “你以为你赢定了吗?”秃头男子一咧嘴,露出一口黄牙。“但我觉得却早的很呢。身为宇宙战士,最重要就是学会利用一切来战斗。隐藏自己的弱点,寻找敌人的要害。我承认你很强,但是……你难道没发现,你已经暴露出一个致命的弱点了吗?”

    说着,秃头男子举起右手,遥遥瞄准罗比……身后的女孩。

    “在死亡标记之下,没有谁能阻止我的攻击!哪怕我与敌人距离上万公里,我的气弹也会无视空间与距离,命中我标记的目标。牧师,试试来阻止我吧!看是你的枪术准,还是我的能力强!”

    话音未落,秃头男子的口中就发出连续的啪啪声。每一次声起,都有一颗无形的子弹气劲飞射而出。瞬间射到小女孩的身前。电光石火中罗比连开七枪,也只能拦下其中七发气弹。最后还是猛一踏步,用身体再次挡住了小女孩。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他的左腿再次迸射出耀眼的血花。整个人一下矮了下去。肉眼可见的,他的小腿出现了一个碗大的血洞。

    “叔叔!”小女孩一声尖叫,就要扑过来。却又被母亲牢牢抱住。

    “不要打扰叔叔,亲爱的。安静,他在保护我们。”

    “…………”半跪与地面,罗比的额头满是汗滴。心中更是波澜起伏。

    其实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幻境。不管是城市车流还是眼前的小女孩,都是高级科技下制造的全息模拟。他完全可以不顾这些反击敌人。甚至能反而给秃头男子致命一击。

    可他就是做不到!!

    因为罗比有自己的信仰!这信仰,不为环境所转移!!

    如果仅仅是因为幻境而改变,那就不叫信仰,而是丑陋的伪信!也许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是不值一提的选择,但对于罗比来说,却等于面对自己的心。他今天能为一个幻境放弃原则,那么在将来,也会为现实放弃!这就是心的力量!最真实,最不能欺骗的力量!

    罗比或者实力不如血瞳,但就心的力量来说,却是队伍中最纯净,最强大的。

    在被血瞳解开心结之后。

    所以哪怕受到如此威逼,他仍然站在母女之前,英俊的面孔毫无表情。

    “哈哈哈哈……”秃头男子狂笑起来,脸孔抽搐的仿佛恶魔。“看到了吗?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我甚至不需要攻击你,只要一发发的打靶,你就会乖乖的送到我的气弹之前!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彗星级?有什么资格通过核查?”

    说到这里,秃头男子呸的一声吐掉雪茄屁股。阴森森的说道。“你不过是一个空有彗星实力的懦夫而已。我宣布你的核查未通过!”

    说着,他再次举起右手,连续发出一连串的气弹!这些气弹好似狂风暴雨,就算罗比的枪术在准也拦截不下来。当时就在罗比的身上连连迸射出血花。打出一个又一个密集的孔洞。大量的鲜血涌出,只一瞬就将牧师袍染红!

    罗比咬牙坚持着,随时都可能倒下。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实际已经没有多少胜率了。只要秃头男子持续攻击小女孩,罗比总有一刻会倒在他的气弹之下!

    而看着他这样的表现,外面的房间中,克尔斯意味深长的笑了。他拿起酒杯对赫克举了举,轻声说道。“看起来,这位战士,似乎还不具备彗星级的资格啊……他要输了……”

    赫克没有说话,但眼中却闪过一抹寒光。反而是旁边的血瞳,突然冷冷说道。

    “没有战斗到最后,谁也不能知道结局。”

    “哦?”克尔斯看了血瞳一眼,似乎为血瞳的胆色而惊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血瞳或者不是第一个,但绝对是行星级以下的第一人。

    心中涌起一阵不满,克尔斯刚要说点什么,突然,光屏中的罗比开口了……他的声音很轻,很低沉,但却仿佛在咏唱着一首圣歌,充满了纯信的味道。

    “杀戮,是一个循环。你在出生点,我在结束点。”

    “鲜血,是循环的证,我在死亡的一端,你在生命的一头。”

    “没有杀戮,也无所谓鲜血。我们只是重复一个过程。我不是杀戮者,你不是受害者。”

    “仁慈的主,会接纳所有迷茫的魂。死亡不是终点,生命也不是。”

    “我只是一只手,在主的驱使下行使主的权力。”

    “主必赦我无罪。”

    告死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