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四六五节 战偶!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四六五节 战偶!

    “什么!!”

    克尔斯顿时大惊,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狂野的身影就好像无中生有一般出现在他的身边,一拳就贯入了他的肚腹!

    砰!!

    克尔斯的身体向上飞起,整个人都仿佛被贯穿了一样。一股强烈剧痛从肚腹传来,差点没让克尔斯闷过去。脸孔更扭曲成了一团。

    但他最关心的却不是这个,而是血瞳如何会攻击到他的本体!!??见鬼,他此刻的真身可是在次空间啊!外面的身体只是一个投影!血瞳又如何能找到他?又如何能攻击他!?

    这……这不可能!!

    一时间克尔斯都愣住了,不过这时候已经容不得他多想。血瞳这一击可谓蓄势已久,又岂能就此罢手?

    只见还没等克尔斯的身体飞起。血瞳的双手就闪电般抓住了克尔斯的头部,一声低喝。

    双手下拉,屈膝迎上!

    猛虎上节突!!

    砰,克尔斯猛然仰头,一股鲜血在空中划出一个弧线。剧烈的疼痛让他思维停顿,眼泪模糊了双眼。尤其是受到重击的鼻子更好似被压扁了一般。整个脑袋浑噩噩的。可他到底是行星级的强者,在这危机关头不仅没有示弱,反而单手一扬,指向血瞳。

    “冥土呼唤你!”

    刹那间,一股强劲的吸力从天空中的黑洞传来,要将血瞳拉向其中。

    只是克尔斯怎么也没想到,就在同时血瞳的身体扭曲了一下,赫然从吸力中挣脱,同时闪电伸手,一把扼住了克尔斯的咽喉!!

    下一刻,血瞳就以全部的力量一把将克尔斯按在了地上。

    拳劲……震荡!

    轰的一声巨响,克尔斯所在的大楼顿时崩塌,碎裂成无数沙尘般的微粒。血瞳这一击的力量实在太大了,不仅震塌了整座大楼,更带着克尔斯一路向下,最终贯入了坚硬的合金地面。肉眼可见的,以两人为中心,方圆数百米的合金地面轰然凹陷下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百倍引力,再加上血瞳的巨力。造成的效果简直难以想象。就算是行星级遭遇这一击也绝不好过。

    身处与重击的中心,克尔斯只觉得自己都要被碾碎了一般。超过千吨的怪力作用在他的身上,就如同神话里的雷神之锤。

    只是他更在意之前血瞳身上的扭曲。心中骇然之下,猛然想到一个可能。

    “你……你竟然穿透了次空间!?”

    实在不怪克尔斯后知后觉。实在这个情况太惊人了。要知道在宇宙佣兵的历史中。还从未有未到行星级就在次空间战斗的记录。毕竟穿透是一回事,能在次空间发起攻击又是另一回事。没有足够的经验和领悟,谁也不能在次空间发动攻击!而这些领悟正是行星级的不传之秘。

    不过克尔斯当然不会想到,有关次空间的秘密赫克早就告诉血瞳了。不仅如此,血瞳更是在彗星级的时候就肉身穿透了反空间。虽然只是万分之一秒,却也有了反空间生存的经验。

    反空间,那可是比次空间还要深层的存在。血瞳又如何不能在次空间战斗?

    陨星级提供给他的,不仅仅是能量,更是强大无伦的**。虽然血瞳的身体强度远远比不上肉搏专精的行星级,但和能力系的行星级却已不相逊色。而且在吸纳了雷亚的殖装能量之后,血瞳从某种角度上讲更等于随时携带着殖装在战斗!又岂会在意次空间的束缚?

    种种因素集合在一起,才造就了让克尔斯惊骇欲绝的场面。

    但是克尔斯到底是克尔斯,身为碎星九王将?他又那是被简单几下就能打倒的?经过初期的惊讶之后他很快冷静下来,重新考虑与血瞳的战斗。

    此刻,他的势已经被血瞳破掉了。虽然血瞳无法捕捉他的环境修改,却可以直接通过次空间来攻击他,使得势的意义不再重要。同时因为这一系列沉重的连击,更让克尔斯无法维持异度之门的稳定。强行掐断了克尔斯的空间链接。

    天空中的黑洞开始消散,化为一团团黑色的粒子。周围又恢复了正常空间的模样。而在城市的正中心一个巨大深坑赫然在目,整个场面一片狼藉。肉眼可见的,周围的大楼底层都被冲击波摧毁,几乎看不到一个完整的房间。大量建筑材料被冲击波撕碎,散落的到处都是。

    第一个照面,血瞳占据上风。

    但也仅此而已。

    血瞳那一套练级虽然狠辣,可次空间毕竟是有规则限制的。以至于他的很多技能无法使用。只能依靠**来战斗。而这样一来他对克尔斯的攻击强度就有限的多。顶多看上去狼狈罢了。而经过这一系列遭遇,克尔斯却反而扭转了对血瞳的态度,第一次认真起来。

    身处于合金大坑的地步,他的身体开始散发出浓浓的蓝色雾气,转眼间就扩散开来。

    血瞳的手掌掐在他的脖颈上,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抽回时已是血肉模糊。不过瞬息之间就被这层雾气腐蚀的只剩下肌腱。

    好个血瞳,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不仅没有慌乱,反而眼中闪过冰冷的目光。毫不犹豫的一脚踩了下去。同时借着反震之力一个后空翻。脱离了雾气的范围。

    只是就算血瞳的速度再快,也不可避免的被雾气沾染了一些。上身的战斗服顿时化为乌有。

    再望向大坑时,发现整个大坑已经被蓝雾弥漫。就连合金都化为了一种诡异的蓝色液体。空气中弥漫起酸涩的味道。血瞳顿觉胸口烦闷,肺部似乎受到了侵害。

    好厉害的雾气!

    血瞳顿时警惕起来。这雾气的杀伤力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就连他强横的**都不能阻挡片刻。他简直不能想象被吞没会是何等下场。要知道他此刻的**强度恐怕都超过第五世界的铠装了。足可见这雾气的杀伤力有多么惊人。而更让他感到棘手的是,随着这雾气的蔓延,就连空气都被污染了。他的行动受到极大限制。

    血瞳已经感觉到了,这种雾气并非实质性的存在,而是一种穿透了次空间的纯能量。这就让他不管从哪个角度去攻击,都必须要经过雾气的阻挠。实在是棘手之极。

    “呼……”雾气中响起诡异的喘息声,渐渐的,一个朦胧的身影从坑底漂浮起来。可不正是克尔斯?

    此刻的他,整个人已经完全看不清形态,只有一双眼睛还在散发着炯炯精光。就好似一个非人的幽灵。

    悬浮于半空,他冷冷的注视着血瞳。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如此过了一会才平静说道。

    “你很让我吃惊,小子。这是我第一次被陨星级伤害到。”

    “而且你还打断了我的异度之门,从我的势中脱身。我想这些都是赫克教你的吧……为了你,他可算费尽苦心。”

    “…………”血瞳沉默,但是双拳却猛的握紧。身上的黑色纹路一闪即逝。

    “你想说什么?克尔斯大人。”

    “呵……多么自信的语气,多么令人欣赏的眼神。”克尔斯突然笑了。似乎一点没为之前的遭遇而狼狈。但是眼中流露出的目光却让人知道他此刻有多么愤怒。

    是啊,身为一名行星级,而且是碎星九王将的一员,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被人打成这样,都是克尔斯的耻辱。更重要的是这场战斗还是他挑衅的。以行星级的身份去欺负陨星级,最后还被陨星级逼成这样,传出去恐怕克尔斯的名声就得一落千丈。

    所以无论如何,此刻克尔斯都必须杀死血瞳了。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的核查,而是他的尊严之战。

    “我想说的是……该结束了……”雾气中,克尔斯的声音充满恨意。

    “我你让我很惊讶。但是……到此为止吧。没有达到行星能级的你,无论如何都无法赢得这场战斗。就算你打断了我的异度之门也是一样。”

    “赫克教会你如何占据主动。但就算是他,也绝不会奢望你能赢。”

    “因为……他也不知道我的秘密。”

    说着,克尔斯一抬手,蓝色的雾气汹涌奔流,瞬间淹没了周围数千米的空间。只一个照面就溶解了数千米内的所有建筑,大股大股的蓝色液体顿时汇集到一起,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湖泊。其中激流澎湃,不时发出震耳的隆隆声。

    站在这诡异的湖面上空,他张开双手。

    “让我告诉你行星级最大的优势。那就是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拥有主场!就算你打断了我的异度之门,也无法避免要在主场内和我交战!你以为这样就可以阻止我的战偶吗?真是笑话!”

    话音未落,血瞳就看到了一副可怕的景象。

    只见那诡异的蓝色大湖中。无数股液体扭曲集结,竟然凝聚成一个个全副武装的人形。它们看不清面目,但却从里到外都散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身上更是直接由液体凝结的铠装。克尔斯,竟然只依靠这些液体就具化出他的战偶?

    最让血瞳震撼的是,这些战偶,最低级的都达到了彗星!?其中更有三个最强壮的人形,透出的能量波动居然是……

    陨星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