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四八四节 死老头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四八四节 死老头

    老者的眼神很怪,有些迷茫,有些伤感,还有些……回忆。

    他干瘦的手指在纸袋上微微摩挲着,却始终没有将其打开。不知不觉中,竟是微微颤抖起来。

    微风在林中刮过,吹拂着叶片发出沙沙的响声。老者望着树冠间的阳光,似乎有些痴了。如此一过良久,他轻轻叹了口气。

    “既然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你让这个小子来见我……以为我会帮你吗?”

    “还是……和当初一样任性。”

    老者没有说下去,却用微微颤抖的手打开了纸袋。里面的东西很简单,只有一面带血的围巾和一副破旧拳套。

    拳套已经烂的不成样子了,显然它曾经的主人戴着它进行过无数场战斗。上面不仅有烧灼的痕迹,还有枪弹的孔洞。不知名的血渍浸透了拳头的材质,已经变成黑褐色。另一面围巾比拳套要新一些,但也经过了不少岁月。围巾是手工编织的,功底很差。很多针脚都编错了位置。看上去就好像小孩的玩物,只有围巾的一脚上用丝线歪歪斜斜的秀了个几个字。

    “死老头。”

    老者默默的注视着这几个字母,目光渐渐湿润了。缓缓的,他放开了围巾,闭上了眼睛。

    其实他早就知道纸袋里有什么。他什么都知道!

    可当他打开这个纸袋,亲眼目睹里面的东西时,仍然痛苦的不能自拔。脑海中,依稀出现了一个影子。一个俏皮的,拉扯他胡子的影子。

    “呜嗷……”

    痛苦越来越剧烈,老者终于仰起头,长啸了一声。

    这一声如滚雷,如暴风。瞬间席卷了整个丛林。天空中的云彩被音浪驱赶,竟然产生了如同海啸般的云潮。放眼望去,所有古树都在一瞬间弯下了腰,整个丛林就仿佛凭空矮了一层。音浪滚滚而去,远处的山脉也开始震颤,山连山,云传云,短短几息间整颗星球都仿佛感觉到了老者的哀痛。

    啸声减弱。远处的丛林缓缓分开,血瞳的身影出现在老者的眼中。

    只见他一身伤痕,黑色的战斗服已经没剩下多少了。就好像原始的野人一般。身后则拖着一个怪异的巨蛇。鲜红的血液从他的伤口滴落,每一步都仿佛用尽了全部力气。可他偏偏就不愿倒下。一步一步的拖着巨蛇走来。

    血瞳的表情依旧平静,就仿佛没听见刚才那威势惊人的啸音。只是默默的将巨蛇扔到地上,机械的开始剥皮,烤肉。

    篝火燃起,浓厚的肉香缓缓散发出来。

    老者在他身后默默的注视着,过了一会突然说道。“你不问我为什么吗?”

    “…………”血瞳沉默,目光随着篝火明灭。“你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的。”

    说着,他翻起一块烤肉,头也不回的扔给老者。这动作几天来做了不知道多少次,实在是熟练之极。可老者接过后却没有如往常般大嚼。而是先闻了闻肉香,然后叹息一声。

    “可惜,以后又吃不到了。”

    “我不是专职厨师。”血瞳回答。

    其实他回来时已经看到了那个打开的纸袋,自然知道老者就是他此行要寻找的目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要隐瞒。反而通过捕猎的接口让自己接受锻炼。

    没错,老者这几天对血瞳的折磨,就是一种潜移默化的锻炼。血瞳刚开始还不清楚,但随着这几天的捕猎进行,再猜不到就是傻子了。

    老者给他选定的猎物,每一次更换都恰好是他实力的极限处。环境限制也是恰到好处,既不会让他没有一战之力,也不会让他轻松得手。如此一来每次战斗血瞳都不得不竭尽全力。也就相当于一种实战训练。

    只是和他曾经习惯的战场梦魇不同,老者给他安排的实战对手却是凶残的野兽。这些野兽种类各异,完全没有人类的战术和技巧。却多了一种战斗本能。这就给了血瞳一种另类的体验。没有阴险计谋,只有残酷与野性的战斗体验。这种体验血瞳并不陌生,当时他在x35时也是这样过来的,只是这里的野兽更加强大,更加凶残。

    说实话,血瞳已经很久没有如x35那般战斗了。那时的感觉也渐渐离他远去。但经过这几天的搏杀,那种凶猛的野性又回到了他的身边。让他从里到外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就仿佛也化身为一只残暴凶狠的野兽。

    只是今天……就要结束了吗?

    翻转着篝火上的肉块,血瞳默默的想着。虽然这件事从始至终他都好像蒙着一头雾水,但到现在他隐隐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赫克让他送信的目的其实不在于那个纸袋,而是让他来到这里,见到这个老头。

    或者说,让这个老头见见他。

    这是为什么?

    血瞳心中疑惑,却还是默默的做着手中的事。他不会去问,因为他知道,该告诉他的东西一定会告诉他,而不该他知道的,就算他问也没有结果。

    果然,听到他的回答,老者的眉毛舒展了些,干笑了几声。然后一口咬在了肉块之上。

    喷香的油脂四溅,老头大口咀嚼起来。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好了小子,很感谢你这几天的照顾。那么按照约定,你的任务到这里就算完成。等一会就回去吧。我想赫克一定都等急了。”

    “…………”血瞳沉默,过了一会才沉声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嘿嘿。”老者又笑了起来。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牙缝中还挂着肉丝。“我猜这不是赫克让你问的,是你自己的问题吧?”

    “是。”

    “真是……麻烦的小子。”老者嘟囔了两句。却还是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就……叫我死老头吧。赫克那家伙也是这么叫我的。我觉得挺好。”

    死老头?这是什么名字?

    如果不是亲耳听到,血瞳几乎以为老者在开玩笑。但他要继续追问却是不可能了。老者虽然玩世不恭,但口风却是极严。尤其会装疯卖傻,如果自己再问,说不准就给你表演一圈。

    无奈之下,血瞳只能记下了这个名字。然后继续做事。

    从林中,树叶摇曳,美景如画。

    篝火渐渐熄灭了,就好像两人的际遇,也终于要到了结束的时候。血瞳默默的对老者行了个礼,然后就要转身离开。可就在这时,老者却出声道。

    “等一下。”

    “嗯?”血瞳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

    “过来,让我看看。”老者对血瞳招了招手。血瞳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任由老者干瘦的手指搭在了自己的腕部。一阵怪异的气息传递过来,只一瞬就掠过了他的全身。

    下一刻,血瞳就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伤势全部愈合了,所有疲劳和痛苦都不翼而飞。

    他身体的状态,就仿佛一下回到了巅峰。每一个细胞都焕发出强烈的生机。

    “这是……”血瞳微微张大了嘴巴,眼中闪过骇然的目光。

    这是,澎湃的生命力啊……哪怕以当初的萨尼克斯特药剂都无法完全弥补的生命力。这老者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可能做到这些?而且其神奇之处,就仿佛让他整个人都焕然一新。简直如同梦幻。

    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哪怕做出如此神奇的事,老者也依旧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就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

    这个自称是死老头的老者,到底是何等存在?

    血瞳顿时迷茫了,心中留下的只有震撼。

    他不是没见过强者,但他却没见过如死老头这样古怪的强者。虽然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死老头的身份,但就从死老头这一举动就可以看出,他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存在,其地位之高,恐怕就连赫克都远远不及。

    赫克已经是行星级的‘碎星九王将’了,那这老者,岂不是……

    血瞳瞳孔猛然收缩,想起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名字。

    王!?

    “不要这样看我。这只是给你的报酬。总不能你给我忙碌了这么久,一点好处都不给吧。”感觉到血瞳惊骇的目光,老者嘿嘿一笑。随意的摆了摆手。

    “滚吧,回去告诉赫克。他的意思我都清楚了,但我还需要考虑。叫他别再打扰我。”

    “…………”血瞳一阵沉默,最后还是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丛林。他不需要知道更多了,如果老者真是他所想象的身份,那无论如何都不是他该继续试探的。

    因为,那跟他绝对是两个世界,两个层次的存在。

    而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离开不久。老者也缓缓站起身,对另一个方向说道。

    “出来吧。跟了这么多天,难道连露面的勇气都没有吗?”

    随着老者的声音,远处的丛林分开,一个魁梧的身影走了出来。只见他一身厚重的铠甲,每一步都沉重如山。一蓬浓密的黑雾笼罩在他的体外,让他仿佛地狱中走出的魔神。

    可是如此威势的男子,却在老者面前极为恭敬。刚一出现就单膝拜倒在老者面前。

    “行星级战士亚当,拜见死老头大人。”

    他这样说道,声音沙哑如荒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