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四八五节 再现,神秘女子!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竟然是……亚当?

    如果赫克在这里的话一定非常吃惊,但更让人吃惊的还在后面。随着亚当的跪拜,又一个身影从他的背后转了出来。蔚蓝的长发,蓝宝石般的瞳孔,一身永不改变的西装。这个后来的身影赫然是朱尔斯!?

    朱尔斯怎么会和亚当绞到一起?

    相信没有人知道。但对于朱尔斯来说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要知道她最开始就是双重身份,既是星盗也是宇宙佣兵。当然在这两方面都有一定的人脉。而且她的家族有着极为古老的历史,其血脉之久远甚至能上溯到大混乱时期。当然也拥有配得上血统的势力。

    亚当就是她家族的隐藏力量之一。只是因为她很少联系。但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她却是不得不借用这层关系了。

    因为,她要知道更多,自从那次汉斯给她带回始祖墓地中的羊皮卷,她就好像着了魔一样,满脑子都是那诡异的云中圣地,以及那个身穿白纱的少女。为了寻找这神秘梦境的线索,所以她才来到第四世界,她相信在这人类文明最昌盛的世界中,一定会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朱尔斯不知道老者是谁,但却知道如果在这个世界中还能有人帮助她,那么一定是此人了。因为在这之前,亚当已经为她搜索了星盗的全部数据库,连宇宙佣兵的数据也调用了一些。始终未能找到她想要的线索才带她来到这里。因为在亚当的记忆中,就没有这位死老头做不到的事。

    他是第四世界最神秘的奇人。哪怕是碎星九王将的最强者,在他面前也不敢有丝毫失礼。

    他就叫死老头,所有人都这么叫他……

    微风习习,吹过树林带来丝丝凉爽。旁边的篝火堆还在散发着渺渺青烟。面对亚当的跪拜。死老头闭着眼睛,过了一会才摇摇头。叹息一声。

    “你又要给我惹麻烦了。”

    “请大人原谅。”亚当的表现非常恭敬。事实上如果他这幅态度被人看到一定会惊掉一地大牙。因为他可是真正的行星级,在第四世界又有哪个行星级会如此卑微?可亚当却没感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在他身边,朱尔斯也恭敬行礼,随后抬起头,大胆的注视着死老头。

    这个瘦弱的。一阵风都能刮倒的老者,就能帮助自己吗?朱尔斯面无表情。但心中却涌起一阵疑惑……

    而在这时亚当已经将他的来意说了一遍。末了让到了一边。那副恭敬小心的样子就仿佛在畏惧着什么,甚至朱尔斯还能看到他额头上的冷汗。不由得心中一动。这位老者,似乎没有外表那般简单。

    其实何止是不简单,此时亚当感觉都要窒息了。

    在他的感知中哪怕是仅仅站在这里,亚当也觉得随时会被挤碎了一般。整个丛林,整座山脉,整颗星球。都对他涌出无限的排斥力。在这里死老头就是天空,就是大地,更是星辰。他的威势不需要用行动来表达,只要站在那里,他就是一切至高的凝结!而亚当,在他面前也宛如蝼蚁一般。

    那是一种极为怪异,极为神秘的威压感。对朱尔斯全无影响,也只有亚当这样的强者才会感觉出来。可越是这样,他对死老头就越敬畏。半点也不敢忤逆。

    不过朱尔斯当然不知道他的感觉。只是静静的看着老者,满怀希望。

    老者也不说话,只是闭目沉思。过了一会才轻声说道。“你说,梦中看到了全是云彩的世界?还有一颗巨大无伦的古树?”

    “是。”朱尔斯回答。

    “这种景象……倒和一个传说有些相似。”老者沉吟了一会,又说道。“能把那几张羊皮卷给我看看吗?”

    “好的。”朱尔斯痛快答应,随即就把那取自始祖墓园的羊皮卷拿了出来。

    这东西对她非常重要,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绝不会示人。但此刻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因为只有这样。她才有可能得到更多线索。

    古老的羊皮卷满是斑驳。其中一张还被撕去了半边。弥漫着古老的气息。老者拿在手中慢慢翻看着,越看脸色就越古怪。尤其是当他看到第四张,也就是那杂乱线条的图样时脸色更是大变。眼中陡然闪过骇人的精光。

    “哼。”一声闷哼之下。只见老者猛的挥手。居然将那羊皮卷扔了出去。与此同时他的手指上已经沾染了层层黑雾。就仿佛活物一般蠕动起来。肉眼可见的,他的肌肤迅速干瘪枯黄,竟是被什么东西吸光了血肉。

    “大人!”旁边的亚当神色大变,骇然失声。

    “没关系。”死老头摆了摆手,制止了他的靠近。然后露出一丝不屑。“这种小玩意……”

    他没有说下去,只是微一弹指。那团黑雾就被他好像弹丸一样射飞。瞬间穿过了整个丛林。沿途所过之处,不管是粗壮的树木还是茂密的草丛全部瞬间枯萎。就好像被掠走了生机一般。最终黑雾凝结的弹丸撞到了数公里外的山壁之上。深深腐蚀进去。

    山壁上冒出滚滚青烟。隐隐还有腥臭的气息。

    “那是什么?”朱尔斯顿时花容失色。想不到会发生如此异变。再一想她之前还卷不离身,心中顿时砰砰直跳。如果,这样的黑雾那时出现,哪怕只有一丝,恐怕她也会尸骨无存了吧?这几张羊皮卷,为何会有如此可怕的陷阱?

    “不要担心,只是一些负能量。”死老头似乎注意到朱尔斯的想法,轻声安慰道。随后抖了抖自己被吸取血肉只剩骨骼的手指。微微摇头。 “只是我没想到,这能量这么久还未曾消散。”

    阳光中,他那手指开始重新生长,只一会就恢复到原本的模样。干瘦的肌肤下肌腱蠕动,给人一种极为怪异的感觉。之后只略微沉吟了一下,就对亚当说道。

    “这几张羊皮卷有些古怪。你忍耐一下。”

    “是,大人。”亚当低头答应。随即就看到老者手掌一挥,整个世界就陷入了一片漆黑。所有的现实都被屏蔽,竟是再也分不清身在何方。随后他就不由自主的晕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朱尔斯的遭遇也是一样。只是和亚当不同,在她身边,老者却依旧存在着。身边还悬浮着刚才扔出去的羊皮卷。

    这是一个完全混沌的世界,没有天,没有地。没有星辰宇宙,什么都没有。

    但这却是老者主宰的世界。他的世界!

    静静的望着朱尔斯,老者眼中精芒连闪。过了一会才叹息一声。突然说道。“你是想自己走出来,还是让我抓你出来?”

    这世界只有他和朱尔斯两个人,他这是在对谁说话?

    可奇怪事情发生了,随着老者话音出口。朱尔斯的身上却散发出淡淡的白光。随后一个朦胧的影子从她身上脱离出来。正是朱尔斯第一次得到羊皮卷后神秘出现的女子。

    只见她身着白纱,面孔却笼罩在一层迷雾中看不清楚。一头曼丽的长发轻轻舞动,散发出圣洁的气息。刚一出现就有些哀怨的说道。

    “为什么……非要让我出来呢?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不好吗?”

    “你是……”

    和女子不同,老者却露出饶有兴趣的目光。打量了一会问道。“意识投影?不,不对。意识投影不会与人融合,意念分身?不,分身不会留存这么久。又或者是……虚化灵体?超距离意识投放?灵化转生?”

    一瞬间老者说出数个猜测,每一个都是宇宙中极为高等的能力或特性。却始终没有得到女子的回应。看着老者兴致勃勃的样子。女子嘴角勾起,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小孩子就不要学人家说成熟的话了。你这些玩意,都是人家玩腻的东西了……”

    “小孩子?”老者顿时好像被人塞住了嘴巴,脸孔憋的通红。过了好一会才放声大笑。

    他已经多久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了?以他的身份,别说第四世界,哪怕是第三世界,也没有几个人敢对他这样说。这女子一开口,却让他感觉听了个笑话。

    可在他对面,女子却没有任何异样,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狂笑,等到他笑声减弱才微笑着开口。 “难道不是么?你说的这些都是再低级不过的东西了。别说源能级,就连核能级都懒得用。又如何能和我相比?”

    “源能级?核能级?”

    一阵剧烈的咳嗽,老者的笑声顿时嘎然而止,心中却仿佛掀起了万丈波澜。

    怎么会,从女子口中听到这两个名词?

    老者真是被吓了一跳。盖因为这两个名词绝非如今宇宙所有。而都是远古时代,或者说大混乱时期的名字。用来衡量战士的强度。源能级大概是恒星级的范围,而核能级则涵盖了行星级和陨星级。

    可这两个名词已经被舍弃多久了?这女子……到底是何等来历?

    老者心中疑惑不休,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

    “既然不是那些,那你是?”

    “你可以叫我美亚。”女子轻声回答。声音却是宛如迷雾。“是一缕神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