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五零八节 来自内部的危机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三世界,莫苏克里克……

    炽云之海,。

    浩瀚的星空中,无边无尽的星云翻滚流动,毫无声息却又无处不在。恒星的光芒穿射,在它们中间折射出血一样的色泽。这就是这里被成为炽云之海的原因。星云的范围极大,几乎遍及了整片星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流动着,虽然缓慢却从不停止。每一点一滴的改变都好像经历了无数年的沉淀。给人一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此刻的星云中,一艘巨大的母舰缓缓航行着,舰体如岛屿,宽大如圆盘的尾部喷射出数以千计的尾流,而上部建筑则在缓缓旋转着。高达数万个采集口里,大量的宇宙元素被吸入,又从排斥口中喷出一团团红色的烟云,说不出的气势惊人。

    这正是宇宙佣兵的母舰。

    距离任务开始已经三天了,他们早已完成了集结,开始正式踏入任务领域。之前在母舰的会议室中,死老头已经将任务明细安排下来。他并没有明确每个人的任务,但却指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作为唯一进入过遗迹的赫克,必须要第一批次进入遗迹,同时将自己的经验和见闻交给每个人。

    毫无疑问这对赫克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等于将他打头阵了。危险性实在不小。但同时也不是一件坏事,等于将部分指挥权交给了他,让他能够名正言顺的统御同级的伙伴。

    不要以为宇宙佣兵组织松散就没有纪律了。事实上能在宇宙中纵横睥睨这么多年。又岂是随意胡闹能做到的?只是宇宙佣兵的纪律比较特殊,只有某些时候才能体现罢了。

    而现在,显然就到了这个时候。

    得到指挥权的赫克,实际上可以带领三名同级战士组成一个小队。这已经是令人恐惧的力量了。要知道算上赫克四个行星级,这股力量足以抹平第四世界的任意文明。就连恒星级也不会轻易招惹。更何况他们还有各自的同伴和属下。最低也是彗星级的层次。

    队伍的名单早已定下,除了赫克和丝维纳以外,另外两名行星级正是之前在空港迎接赫克的‘小孩’和‘彩虹’。再加上他们的同伴,人数足有二十有余。

    而除了赫克这一队以外,另一队则拥有两名行星级,。作为第二路线的探索。其实力也不容小觑。虽然行星级的数量比赫克这队少,却多出两名陨星级。总人数更达到了百人。

    六名行星级,三名陨星级,再加上近百名彗星级。这样的力量简直强的令人颤栗。是宇宙佣兵近年来最大的手笔了。足可见上面对这次任务有多重视。而最强的力量,当然还是身为破光七殿之一的死老头。

    单单只是出现。就足以震慑第三世界的‘王’。

    母舰寂静的航行着,似缓实疾。巨大舰岛的某一处窗后。血瞳正从外面收回了目光。心中却还留着漫天炽云的余晖。

    “很壮观吧?”一个声音在他身后传来。正是赫克。

    只见他懒洋洋的靠在房间中最大的沙发上,几乎将身体都陷了进去。手中拿着一杯酒在微微摇晃。目光却是低垂的好像睡着了。

    “第一次来第三世界,感觉怎么样?”

    “…………”血瞳沉默,过了一会才低声说道。“和第七世界没什么不同。”

    “哈,我当时也这么说。”赫克哑然失笑,杯中的酒汁荡起点点涟漪。

    “哦?”

    “本来就是么。”赫克笑嘻嘻的将轻抿了一口酒汁,然后对血瞳说道。“这个宇宙,看起来无时无刻都在变化,可本质却是千篇一律。我已经看过太多东西了。已经提不起兴趣给它更多赞美。只是没想到你也有这样的看法。”

    “怎么?最近的变化太多,已经感觉疲倦了吗?”

    “不。”血瞳摇摇头,再次转头望向窗外的星云。沉默一会才说道。“只是,有点不安。”

    “仅仅是不安?”赫克眯起眼睛,目光中流露出一丝狡黠,。“还是,别的什么。比如说……期待。”

    “赫克大人。”血瞳皱了皱眉头。刚要说话,却看到赫克已经扭过去头,懒洋洋的摆了摆手。

    “好了,别掩饰了。我了解你,整个宇宙。恐怕都没有比你更适合这次任务的了。对于别人来说,也许这次任务是个危机或者惩罚,但对于你,恐怕是个机遇也说不定。”

    说到这里,赫克吸了口气。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有时候我都怀疑上面的那些老家伙了,是不是他们也知道了什么。才给你这样的任务。明显是要给你指路么。”

    “…………”血瞳想了想,微微摇头。“也许……是一个陷阱。”

    “你这样想就好了。”赫克微微一笑,仰起头,将自己懒懒的扔到了沙发靠背上。“那些老家伙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从一开始就给予你莫大的支持,却始终没有给你强制任务。这里面实在有很多值得推敲的地方。你不会以为这世上真有白吃的午餐吧。”

    “会这样以为的人,早该死了。”血瞳漠然回答。

    “没错。只有白痴才会这样想。所以我怀疑他们知道了什么。而这次任务一是证明,二,则是希望借助你的身份。”赫克摸了摸鼻子,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 “我是亲自进入过那个遗迹的。可以说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里面的危险。别看我们如今聚集了这样庞大的力量。但如果真要探索那个遗迹却连是远远不够。”

    “那么可能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你。”

    “血瞳,只有你,才能带我们开启那个遗迹。而现在的人手,其实就是你的助力,又或者是束缚。”

    说到这里,赫克的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寒光。浑身的气息陡然变冷,。“所以……才会有两个小队,那两个家伙。”

    “那两个家伙?”血瞳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你是说,第二分队?”

    “嗯。”赫克点点头。目光在房间的吊灯上流连了一会。才低声说道。“他们,是将。”

    将?血瞳目光一闪,碎星九王将?

    可赫克不也是么?为什么又会露出如此表情。再一深思,血瞳的脸色就变了。难道说……

    “他们是将。而且是比我排名还要高的将。”赫克也不和他打哑谜,沉声缓缓说道。“你认识我很长时间了,应该知道,我们碎星九王将也并非铁板一块,其中也有冲突。就好像你上次干掉的克尔斯,就是我们中间最弱,人缘最不好的一个。”

    “是。”血瞳点头。“我还听说,你是其中最不好惹的一个。”

    “呵呵。”赫克笑了。他连连摇头。“谈不上,我只是喜欢报复罢了。时间长了有些人就会忌惮我。说我不好惹之类的。不过……”

    赫克微微一顿,脸色拉了下来。“那两个家伙和我不一样。他们是真正的危险。哪怕是我,也不得不小心对待。因为他们就是黑白。”

    “黑白?”

    “嗯,碎星九王将,排名第一的,黑白。”

    “…………”血瞳神色虽然没变,但心中却倒吸了一口凉气。

    排名第一?

    时至今日,血瞳已经越发了解佣兵的实力结构。也就越发知道这个排名是何等强大。虽然同为行星级,但行星级之间也有莫大落差的。就好比最弱的克尔斯,在环境的压制下连自己都可以挑战,。可这不代表血瞳能够挑战其他行星级。实际上,以他如今的实力,除非也进入行星级,否则面对碎星九王将这样的霸主只能落荒而逃,毫无胜算。

    更何况这两人居然排名第一?等等……两个?

    “很长时间以来,人们都以为碎星九王将是九个人。”似乎知道血瞳在想什么,赫克轻声解释道。“但实际上,只有真正了解我们的人才知道,其实不是九个,而是十个。就是因为排名第一的黑白,其实是两位一体。”

    “他们是孪生兄弟。从一出生就没有分开过。所以成为宇宙佣兵后也使用同一个绰号。刚开始时名声不显,但在八十年前,两人突然击杀了当时的九王将中排名第一的‘水雾’,从而取代了他的位置。”

    “他们的战史很少,除了那次击杀以外几乎听不到两人的卓越战绩。但却从无人敢轻视他们。就是他们是最近千年以来,唯一一个刚击杀上位者就得到总部承认,并直接授予执法者身份的战士。”

    执法者!?血瞳的瞳孔猛然收缩。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他听说过这个名字,这是宇宙佣兵中最危险的职务,担任着佣兵内的肃清工作。能够担任这样的职务,除了实力强劲,足够压制同级战士以外,更重要的就是心狠手辣,残忍无情。

    黑白竟然可以拥有这样的身份,岂不是说他们的实力已经凌驾与其他行星级之上?也难怪赫克会如此忌惮了。

    看着血瞳闪烁的目光,赫克又露出一丝苦笑。 “本来,他们就算再厉害也应该与你无关的。但现在不一样了……你要小心。他们肯定会对你下手。”

    “为什么?”血瞳吓了一跳。怎么平白无故就招惹了这样厉害的敌人?尼玛不带作弊的好不好?据说和平的二十一世纪柯南会完结!!

    “因为……”赫克叹息一声,露出一丝歉意。“你杀了克尔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