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五四八节 叛变?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漫天的镒元素熔渣落下,如同瀑布。任何人只要沾染一点就会被破坏掉防御和免疫系统,从而陷入长时间的虚弱。而且因为范围的关系,此刻环顾四周竟是没有一个位置可以安全避开。就连莱特都露出了忌惮之色。

    紫色的镒元素熔渣,在此刻却是比毒药还要危险的东西。

    不过血瞳却始终平静,只是微一抬手,就做了一个抓的动作。

    力场掌控,凝固。

    无形的力场立时散发,就如同电影中的定格一样,所有镒元素熔渣都瞬间停在了半空。紧跟着血瞳再次翻腕,顺手一挥。

    力场掌控,排斥。

    “嘶”的一声呼啸,所有镒元素顿时反射回去。其速度竟然来袭时还要快上三分。只不过瞬息,整个大厅的生物组织就被这些镒元素容呀沾染,肉眼可见的出现了剧烈的颤抖和痉挛。

    紧跟着血瞳从旁边一个战士的身上抽出一把散弹枪,冲着墙壁就是一枪。一声闷响之后,那面墙壁上顿时多出了一个足有数米直径的巨大孔洞。其中更是深不可测。

    “这就是镒元素的侵袭效果?”

    眼看着这个巨大孔洞,血瞳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

    太危险了……

    原本这一枪的威力顶多在这面墙壁上打出一片弹痕,但经过镒元素这一侵蚀,却直接开出了一个大洞。其中的差距实在难以用道理计。这还只是普通的生物组织,血瞳实在难以想象。如果被这东西沾染的殖装,就会危险到何等地步。

    那简直如同被剥去所有防御一般,**裸的脆弱。

    而更让血瞳感到忌惮的是,被镒元素沾染,生体组织的活性也下降到一个危险的地步。就连最基本的再生和增殖都减慢了不止百倍。眼看着那面墙壁的生体组织在拼命蠕动,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那个洞口,血瞳的脸色沉了下来。

    “莱特。”

    “吾主。”莱特单膝跪下。恭敬回应。

    “传令下去,不许单独行动。你们都要在我周围千米以内。”

    “是。”莱特毫不犹豫的执行了血瞳的命令。也不问为什么。

    不过血瞳却知道,这不是他随意下令。而是他的最强的力场掌控范围就是千米。超过这个范围,他固然可以行使力场掌控的能力,却再也无法保证足够的强度了。

    虽然从眼前看。这些镒元素熔渣的攻击方式近乎原始,也毫无力度可言。但血瞳不敢保证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所以为了安全他只能约束众人的行动范围。

    千米直径的圆形范围,也是他能做到的最大限度。

    不过几秒钟,所有人都接到莱特的强制命令。队伍的队形也为之一变,从开始的松散变的紧凑。看到这一幕罗比皱了皱眉。轻声对血瞳说道。

    “你是不是太小心了些?”

    “相信我,我还认为这太简单了。”血瞳回答。随后向着某个角度抬起了右手。

    力场掌控,压缩!

    一个清晰可见的光球出现在他的掌中,随后就飞射出去。下一刻,那个方向的墙壁就发出一声轰然爆响,被生生炸出一个大洞。大洞的背后。一道长长的通道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走吧。”血瞳也不解释,当先迈入了通道之中。

    只是接下来他们的冒险却是步步艰辛。

    这个通道并非只有一条路,而是一个无数生体组织形成了广阔迷宫。几乎每走一段距离就有一个新的路口出现,有的是双向,有的则是三向甚至七向。所有电子仪器都被屏蔽。众人在这深埋在地底的迷宫中失去了方向。

    只有血瞳,每次都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就当先想着某个路口走去,看他坚定的脚步,就仿佛不会迷路一般。

    不过只有血瞳才知道,他并非不会迷路。而是自从降入这神秘迷宫开始,那冥冥的呼唤就越发清晰了,一点点的给他指引出前进的方向。这一呼唤时隐时现,却总在最关键的时刻让他指引,让他不至于被无尽的迷宫所困扰。

    但是上遇到的困难却还要他自己解决。

    那是无休止的杀戮。

    天知道这个遗迹到底有多少防卫力量。事实上从血瞳离开大厅开始,就不断遭受着这种防卫力量的攻击。从简单的浮游炮到海量的低等战斗生物,再到各种陷阱和更高层次的战斗生命。短短几天里血瞳遭受的攻击就不下数千次。虽然每一次都以被他击退。但队伍中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减员。

    第一个减员是一名专属战士,他被一只中等战斗生物的爪击命中了胸口。本来这种攻击对他来时无异于隔靴搔痒,但事实却是,这记爪击击破了他厚达五公分的铠装防护层,穿透了他的前胸并掏出一个大洞。

    当他倒在地上的时候,血瞳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胸腔内蠕动的内脏,和一些沾染了紫色熔渣的碎片。

    “镒元素熔渣。”

    血瞳脸色阴沉无比。也只有这种匪夷所思的物质才能轻易穿透任何防御系统。造成如此凄惨的结局。作为自己的扈从,血瞳毫不怀疑这名战士的实力。但实际却是,他在这种神秘的物质下不堪一击。

    这是一种如同恶魔般的物质。血瞳实在难以想象它是如何被带到人间。从眼下的局面来看,就算他的殖装,恐怕也一样会遭受如此下场。

    在镒元素熔渣面前,简直就不存在所谓的防御。任何强者都会脆弱的如同纸片一般。

    只是……

    血瞳奇怪了,为什么在这克罗迪尔的遗迹中,会出现如此危险的东西?

    他当然不怀疑镒元素熔渣的破坏性,可问题在于,这种物质对殖装,乃至于所有强殖生物都具有难以想象的威胁。按照克罗迪尔的规则,是绝对不可能将这样的物质列为武器的。因为他们自己也无法防御。

    但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却是另一种景象。

    这个所谓的克罗迪尔遗迹,不仅将镒元素熔渣当做武器,并且大量配备。从而对他造成了非常大的危险。血瞳实在难以想象这是为什么。

    难道克罗迪尔人已经掌握了这种恶魔物质的应对办法?

    他暗自思忖着,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三天后,他的疑问得到了解答。

    那就是克罗迪尔人不仅没有掌握这种物质,更同样被这些物质伤害着……而且比他想象的更加严重……

    那一天,血瞳终于走出了迷宫,来到一处广阔的地下广场前,展现在他面前的,却不是某一处遗迹,而是一个残酷的战场。

    数以万计的战斗生物正从四面八方涌现,冲着广场中央的一个祭坛奔去。

    祭坛周围,无数战斗生物的尸体横七竖八的散落,宛如小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