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五八零节 钓鱼和钓鱼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接下来血瞳等人就在王府中住了下来。等待博雅的归来。

    这一等,就是七天。

    每一天都有上佳的美食和美酒,都有无数莺莺燕燕流连往返,李管家随时恭候在一旁等待血瞳的吩咐。数以千计的下人围绕着血瞳等人运作。只要他们想,他们可以得到这个王朝的任何东西,哪怕东岭的荔枝,西疆的马奶葡萄,北洋的干果鲜蔬,甚至是皇宫中的贡品也不会例外。

    直到这时候血瞳才知道并肩王的权力有多大。可以说在这个王朝之中,他虽然不是帝王,却胜似帝王。他并不参与国事,但他的每一句话都拥有比皇帝更大的威严。整个国家,与其说是皇帝的家国,更不如说是他的后花园。

    所以血瞳自然得到了最高的侍奉。

    起床有人穿衣,吃饭有人端碗,就连睡觉,都会有两个美姬前钻进他的被窝,美其名曰暖床。但血瞳知道,只要他随意一个眼光,这两个美姬一定会非常乐意将暖床发展到‘暖床’。

    不过,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艳姬美婢,甜歌美酒,脂粉的气味掩盖了血的味道。这是古老王朝的温柔乡,却不是血瞳的港湾。就算这里的美姬再温柔,下人再恭敬,血瞳仍然感觉一种莫名的紧迫感。就好像有人在后面拿鞭子驱赶自己一样。

    所以在第七天的早上,他就找到了李管家,想知道博雅什么时候会回来。

    李管家的态度非常恭敬。那种能够随时趴在脚下舔靴子的恭敬。但回答却让血瞳大失所望。

    没有人能知道并肩王的踪迹,就算是他也不知道。所以血瞳只能等。

    这一等,又是七天,再来七天,最后还要七天……

    一个月了……

    血瞳站在王府的小湖边,望着小湖中泛起的微波和水鸟。目光有些迷离。

    博雅离去已经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中,他们每天都在温柔乡中度过。就好像一场梦。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在这个醉生梦死的世界中,血瞳却感觉到一丝恐惧。

    他发觉自己的反应开始变迟钝了。

    每天。他依旧进行着严格的训练。用各种手段折磨自己。他的同伴也是一样。飞速燃烧的生命力早已停止,他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如同一潭死水,难以激起任何波动。体内的生体能量池仍然在运作着。但血瞳却能感觉到它的一丝死意,似乎也在逐渐枯萎,走向衰竭。

    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一个月内,快的令血瞳难以接受。

    他实在想不到到底是何等力量才会造成这一切,但他却知道,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一个月的时间,博雅还未出现,说明他遇到了一些麻烦。而能给他造成这些麻烦的只能有一样,那就是之前闯入遗迹的魔装战士。

    他们都是第三世界最出类拔萃的精英,还有更高层次的强者领队。血瞳实在难以想象他们会有多难缠。虽然这里是克罗迪尔的主场。有着克罗迪尔历史上最杰出的五位主宰者担任守护。但他们却只剩下了分身。时间太久远了……就算是克罗迪尔伟大的生物明,也不可能保持永生不死的活力。也许……从自己踏上这颗星球开始,克罗迪尔五大主宰的辉煌,就会泯灭于风尘之中……

    血瞳蹲下身,捡起一块石子扔进了小湖。扑通一声。石子激起片片涟漪,也惊飞了一群水鸟。

    在他前方湖心岛的一处凉亭中,曼妙的歌声还在飘扬,其中丽影婀娜,翩翩起舞,构成一副如梦如幻的景象。但血瞳的瞳孔却猛然收缩。闪过一丝冷厉。

    他站起身,刚要返回住所。却看到后面走来一个苍老的身影。

    “大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李管家恭敬的问道,如同以往一般卑微小心。那副苍老的身子几乎要弯到地上。

    “你……没有大人的消息吗?”

    “没有,王爷做什么事都不会知会我们下人的。”李管家依旧是千篇一律的回答。不过这次血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微一点头就走出了花园。十分钟后,血瞳就带着队伍走出了王府,融入外面的人流之中。

    血瞳要自己找到答案。

    既然博雅不能给自己考验,那么自己就要找到祭坛,找到出口。

    血瞳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因为越是等的久,他就越发现自己开始衰弱。这种衰弱不光是**上的,就连精神也逐渐被渐渐麻痹,如同中了慢性毒药一般。所以他只能走,在失去行动力量以前。

    这一走就又是半年。在这半年的时间中,血瞳带着队伍走过很多地方,王朝的王城,偏远的小镇,甚至是国境之外的群山恶岭。他走访了很多人,有的是成名的大儒,有的则是消息灵通的地头蛇,可是无一例外的没有得到任何情报。整个王朝就仿佛一个封闭的世界,将他围困在其中。

    血瞳越是探寻就越发失望,同时也惊讶的发现一个事实。那就算他已经无法调动能量了。他和同伴,包括莱特在内的所有人,都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调动能量的能力。他们不再能飞行,也不再具备排山倒海,摧毁天地的力量。曾经灵敏的思感也如同僵固了一般,再也无法驱动分毫。没有人能说清这种改变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就好像他们本来就不具备这些能力一样。而在血瞳与同伴的交谈中又渐渐的发现,他们似乎连自己都开始迷失了。

    最开始的时候,罗比和双子姐弟还能安慰自己。和自己聊一些笑话和趣事打发时间,但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他们开始木讷起来,越来越不愿意说话,待到后来更是完全失去了交谈的可能。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跟随自己。除了自己的命令,其他一切都不会理会。

    他的队伍,已经彻底失去了活力。

    血瞳不知道这些变化是如何产生的。但他却从心底泛起一丝淡淡的恐惧。这种感觉很陌生,他已经很久没有恐惧过了。但此时却显得那么的强烈与鲜明。以至于以血瞳的坚韧都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寒冷。

    但他仍然在搜寻着,咬着牙,一步步的搜寻。

    他下个目标是东海之角。王朝最边缘的地带。这里一向被视为流放官员的所在地。但血瞳却从一名大儒口中得到消息,据说这里曾经传言见到过仙人。

    血瞳不相信仙人的传说,在他眼中,所谓的仙人就是一群拥有足够实力,可以破开虚空的强者。曾经他也属于其中的一部分,但此刻,他也不过比一般人强壮一些罢了。

    长期的麻痹让他失去了几乎所有能力,除了一身强健的体魄和足够的战斗经验以外,他已经不剩下什么了,甚至连信任的同伴和属下也变成了一群只知道听从命令的行尸走肉。

    这种感觉很可怕,可怕到足以让最坚强的战士崩溃。但血瞳却还是坚持着……

    他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

    来自末世的求生意志战胜了对未知的恐惧,让他能够坚持到现在,而眼下看起来还会继续坚持下去,直到死亡。

    又是两个月,血瞳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当他越过一座高山,看到山下汹涌的海潮和无尽的海平面之时,他的心神突然震撼了。那是一种超脱灵魂的震撼,就如同摆脱了束缚,看到了黎明的曙光。

    血瞳的心情突然变得开朗起来,所有的烦恼都仿佛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在众多同伴的簇拥下走向海边,那里有一个小渔村。

    小渔村没有人,所有房间都是空的。血瞳只在海边的一处礁石之上看到了一个老渔夫。

    老渔夫就坐在那里钓鱼,已经不知道多少时间了。身上的衣服都腐烂的只剩布片,身体更瘦的皮包骨一般,但他的精神却是极好,双目炯炯有神。

    当血瞳走到他身后的时候,老渔夫突然‘嘘’了一声,轻声说道。“小声些,不要惊扰了我的鱼儿。”

    血瞳看了看脚下拍岸的海潮,又听了听如同闷雷的潮声。不禁摇头苦笑。

    这种情况还有鱼?还需要隐匿生息?这老渔夫实在迂腐的可爱。

    但他却还是如言放轻了步伐,一点点的走到了老渔夫身后。

    在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到,老渔夫的钓竿上早就没有鱼线了。他就这样拿着根光秃秃的钓竿在钓鱼,杆梢距离水面最少三米以上。

    “你这样做,又怎能钓上鱼?”血瞳不禁有些奇怪。

    不过老渔夫却没有理他,依旧全神贯注的看着鱼竿下的水面,过了许久才轻声说道。“你只知道我在钓鱼,却不知道我在钓鱼。”

    钓鱼和钓鱼,似乎是同一个词,但老渔夫说起来却显得理所当然,就如同在说两个道理。

    血瞳自然听不懂,只能保持沉默。

    但老渔夫却仿佛知道他的疑惑似的,自顾自的解答到。“钓鱼,是为了钓上鱼儿。但钓鱼,却只为了研究命运。我知道我的鱼竿没有鱼线,但谁又能肯定,没有鱼线的鱼竿就钓不上鱼?”

    “命运如果决定一只鱼会被我钓上,那么不管我有没有鱼线,它也一定会上钩。”

    老渔夫眯着眼睛说道,话音未落,血瞳就看到一股海潮突然拍向礁石,浪花飞溅中,居然真的有一条海鱼腾空跃起,穿到了鱼竿之上……欢迎您来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