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五九六节 命运的别离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毫无疑问,死老头是个好首领,但他却不是一个好对手……

    因为他不会下棋。

    身为宇宙中最有名的吃货,死老头一辈子的愿望就是混吃等死。能多吃绝对不会少吃,能多躺就绝对不会站着。他最大的爱好就在躺在一处林影纷纷,波光荡漾的湖畔,吃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当然,最好还有个美人给他送到嘴里。不过这一条他打死都不敢和老太婆说。

    所以死老头很懒,指望一个很懒的人去学下棋,无疑是一件残忍的事,非常残忍。

    但今天死老头却不得不站出来,走上祭坛,去面对一个拿着小石子的老人。

    石子不是石子,是棋子。

    祭坛不是祭坛,是棋盘。

    一脚踏上,他就要入局,棋局。

    祭坛之上,莱斯特罗平静的看着死老头,他的手指很干燥,很稳定,指缝中的小石子也固定于半空。他没有落子,却已经落子。此刻洞穴中的所有人都与他的手指连接在一起。他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们的未来。

    命运拟形术,神秘学中最诡异最危险的技巧。就这样被他随随便便的使用出来,就仿佛大白菜一样随处可见。但只有死老头才知道,在他这副随意的姿态中到底蕴藏着怎样的威能。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但这恐怖的不是生死,而是未知。

    脚步,在祭坛下的第一道台阶处停止,死老头停了下来。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就在这时,一只同样干瘪的手掌悄然出现,从后面拉住了他的衣袖。

    就如同千年前的那一次初见。

    “你不能去。”老太婆轻声说道。语气却是罕见的温柔。

    “你太懒了,不会自己洗衣服,又不会自己做饭,就连看别的小女孩都要躲着我的视线。胆子小的和老鼠一样,除了打架还会干什么?让你下棋还不如杀了你。混吃等死这么多年,就不要这时候逞英雄了吧?”

    “…………”死老头沉默,目光却垂了下来,落在他衣袖的那只手上。

    那手很干瘪,很苍老。像一只鸡爪。不过死老头却记得,它曾经很白皙,很柔软。像一朵莲花。

    “总要有个人去。”死老头这样说道。“你我都知道命运拟形术意味着什么。孩子们跟随我们来进行这个任务已经够危险了。这种绝望的未来,不应该让他们来承担。”

    “没有未来。”老太婆轻声说道。“其实从我们来到这里,我们的未来就断了。我一直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你。”

    “嗯?”出乎意料的是,老太婆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一出口,刚才还一副平静的死老头却突然紧张起来。眼神也陡然变得凌厉无比。

    “你确定没看错?”死老头一把反握住老太婆的手,沉声说道。

    “不是看没看错,而是我根本没看到。”老太婆低声回答。同时也垂首看着死老头紧握自己的手。“正因为我没看到我才会这样说。你应该知道这意味说明什么。”

    “说明……”死老头张了张嘴,眼中露出一丝绝望。“没有了。”

    “嗯。”老太婆轻轻点头,下一句话却是更加没头没脑。“我说,你又摸了老娘的手,这一次你是不是要对我负责?”

    “你!?”死老头顿时气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些。”

    “难道不应该在意吗?”老太婆突然抬起头,打断了死老头的话。“对于我来说,有没有未来又有什么关系呢?本来这次出来我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只是……你摸了老娘的手。老娘的手是那么好摸的?上一次你要对付玛纳迷宫,摸了也就摸了,这一次还要跟老娘打马虎眼?你当老娘真的好欺负?”

    “呃!?”死老头的脸色顿时尴尬无比,急急忙忙的就要放开老太婆的手,却不曾想突然手腕一紧,居然被老太婆反而握住。

    再放眼望去时,老太婆的脸色竟是泛起了微不可查的潮红。

    “当初说好的,你走你的路,我上我的桥。现在你先提出和我联合,又接二连三的沾老娘便宜。说,你是不是后悔了?”

    “啊!?”死老头目瞪口呆。急忙矢口否认。“哪……哪里有?我,我可没……”

    “你敢否认!?”老太婆一口打断了死老头的话,那副坚决的态度,倒似已经认定死老头在嘴硬一般。

    遇到这样蛮不讲理的老太婆,死老头又能怎么样?他有些着急的说道。“都过去的事情,你又提它做甚么。眼下最关键的是这里。我们没有未来不要紧,但是我们的使命。必须完成……”

    说着,他就要向祭坛行去。

    但是他没成功,因为就在他放开的一刹那,老太婆却突然用力,将他的手掌牢牢握住。死老头微微一惊,再回头却看到老太婆略显平静的面孔。

    这一刻的老太婆,再没有刚才的蛮横,反而露出一丝淡然的感觉。

    她默默的看了是死老头一会。轻声说道。

    “你不要去了。这种事,你没有我擅长。”

    “这怎么可以?”死老头顿时急了。哪怕之前也没有这样急迫过。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大上了许多。“打架的事就该男人来做,你个女人老实躲在后面就好。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我什么时候叫你挡在前面了?男人的事,女人少来参合。”

    死老头的语气甚为暴躁,但这时却也容不得他多想了。他可是绝对的大男子主义者。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让一个女人挡在前面,怎么样也做不到。

    战斗是男人的事,这种意识已经不要思考,而是本能。

    在过去,只要他拿出这幅态度老太婆就一定会让步。但是这一次他却失算了。望着他近乎暴怒的面孔,老太婆却只是平静的看着,过了许久才遥遥头。“不用多说了,老家伙,你我认识这么长时间,每一次都是我让你。但是这一次……”

    “对不起。”

    老太婆轻声说道,下一刻,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就在她的手中亮起,瞬间死老头的体外就出现了无数代暗红色的丝线,将他如同粽子一样困住。他的瞳孔猛然收缩,张嘴要说什么。

    但是他已经说不出来了。暗红色的丝线不仅困住了他的**,也困住了他的力量。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婆越过他,一步步的走上祭坛。

    就在她即将迈上祭坛的一刹那,她停下脚步,沉默了一会后说道。

    “对不起,老家伙。但估计我这是最后一次对你说对不起了。过去的事情你总是选择装糊涂,但你应该知道。你躲得了一次两次,又如何能躲得了三次四次?我知道你一直还想着她,但她已经死了。你既然这么喜欢装糊涂,为什么不能真正糊涂一次?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不是你最喜欢说的话吗?”

    说到这里,老太婆停顿了下,苍老的脸孔上闪过一丝痛苦,但转瞬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吧。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告诉你。老娘烦了。所以,从现在起你也不用担心老娘再欺负你。这一次的敌人就让老娘来对付。你知道这玩意你不行,而我恰恰是这方面的专家。整个星盗,都不会有比我更懂行的人了。”

    “谁叫,他们都称呼我为巫婆呢?”

    说着,老太婆微一抬脚,头也不回的站上了祭坛。

    站上了,棋盘!

    入局!!

    “不!”死老头顿时目龇欲裂,恨不得大声喝止。但是他此刻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太婆完成这一切。随后就看到祭坛之上,莱斯特罗的手终于动了。

    在死老头惊讶的目光中,他的手指微微落下。将小石子放到了身边。

    “生死离别,爱恨情仇。你们人类的感情,真让人困惑。”他这样说道。眼中闪过一丝黯然。“这样的感情,我从未体会过。很抱歉不能理解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只是一场游戏。”老太婆微微一笑。“那生命当赌注的游戏。只可惜,我似乎赌输了。”

    “是吗?”莱斯特罗看了祭坛下的死老头一眼,微微摇头。“但在我看来,你似乎没有输。”

    “只是没有赢家而已。输了就是输了。”老太婆叹息一声。“愿赌服输,我当然不会赖账。不过……你居然不知道这种游戏,倒是让我有些好奇。”

    “我们那里,没有雌性。”莱斯特罗坦率回答。“为了让我们的战士远离懦弱。我们所有孩子从出生起就要离开母亲。繁衍后代也通过挑选掠夺优秀的母体来完成。所以我们都是宇宙中最优秀的战士。雌性对于我们的意义,只在于繁衍和消耗。”

    “很残酷。”老太婆点了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所以你们都是混蛋。被灭族也是理所当然。”

    “那只是因为我们还不够强。”莱斯特罗回答。脸色平静的倒像听不出老太婆的讥讽。 “优胜劣汰,是宇宙的铁律。我们被消灭,自然是我们弱小的原因。和你口中的混蛋倒是扯不上关系。唔……我似乎能理解你身为雌性的愤怒,不过这对于我毫无意义。”

    “我留在这里,是因为命运。你站在这里,也是因为命运。感情也好,使命也罢。是命运让我们走上这块棋盘。在它的见证下,决定出谁是强者。”

    “强者生存,如此简单。”

    说着,莱斯特罗最后看了一眼祭坛外的死老头。遗憾的说道。“只可惜,我还想多留你们一段时间。没想到你却打破了我的计划。那个男人,就是你所谓的伴侣吧。真遗憾未能与他交手。 但能在他面前将你击杀,却也不错。”

    说着,莱斯特罗毫不犹豫的捻起旁边的石子,抬手,落子。

    无声无息中,老太婆的身形突然模糊,如同被人抹去了存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