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宇宙佣兵 第六五五节 一滴眼泪的海洋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你……”望着缓缓走入洞穴的身影,罗比的眼睛猛然瞪的老大,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

    “怎么……怎么会是你?”

    “你!!”小波希先是一惊,随后暗喜。“难道你要帮助他吗?”

    “说……他和你是shime关……唔唔……唔唔唔唔……”小波希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米雅一把按住嘴,随后就看到米雅冲她猛摇头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不要多话啊,我亲爱的弟弟。你这么打岔就不好玩了。”

    “唔??唔!!”小波希刚开始还满头雾水,紧跟着立即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她果然就不说话了,乖巧的站在罗比身后,用一种兴奋,甚至期待的目光望着徐徐走入的朱尔斯。

    乖,去劝他吧,去接近他吧。最好再温柔yidiǎn,亲热yidiǎn。小波希很喜欢看言情剧的。一定不要让小波希失望啊……

    血瞳哥哥是我们的。

    不是你的。

    一定不是!!

    不说小波希的小心思,罗比看到朱尔斯的心情却是极度震惊的。他怎么也没想到,在第五shijiè一别之后,再次和朱尔斯相见居然是在这里。因为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曾经的朱尔斯都与克罗迪尔半点guānxi都méiyou。实力更达不到征召的层次,她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shime?还有,她为shime会认识冥王?

    罗比只觉得满心迷雾。但口中却说道。“你能劝阻他?”

    “也许……”朱尔斯淡淡一笑,露出一种优雅而淡若的气质。让罗比看的一愣。

    这种气质,与过去的朱尔斯截然不同啊。虽然同样的美丽,但朱尔斯的美是冰冷而高傲的,如同冰川上的蓝玫瑰。而这名女子的美却是幽然而淡雅的,如同黑夜中的百合。两种既然不同的气质居然出现在同一张面孔上。让罗比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种不现实的gǎnjiào。

    但转瞬他就冷静下来。默默的看着朱尔斯。

    只见她缓缓走向迪尔克。只一会就步入了血泊之中。鲜红的血液在她的脚边翻滚。激荡。却无论如何都无法沾染她半分。就ǎngo她从来就不会沾染污秽一般。鲜红的血泊和幽然淡若的她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极为强烈的反差。直到……

    她走到了迪尔克身边,俯身下去,将迪尔克抱入了怀中。

    那一瞬。罗比觉得ziji的眼睛刺痛了……

    明明拥抱的是两个人,罗比却觉得ziji看到的是一股纯粹,却又圣洁的思恋。那思恋穿越了时空,穿越了一切。在冥冥的远古幽然而来。在这血腥的洞穴中悄然盛开。罗比无法说出ziji的感受,但他却turán觉得,这一切也许都是冥冥中注定的。

    注定今天,在这鲜血满地的阴暗洞穴,会走来一个美丽又淡雅的女子。

    注定今天,一个血腥满身的男子,会躺在她的怀中。

    一切都是nàme的突兀,一切的一切……却又是nàme的理所当然。

    不管他们曾经经历过shime,曾经遇到过多少磨难。最起码在这里,在这一刻。他们在一起了。哪怕,在下一秒就会迎来死亡。

    望着血泊中相拥的两人。罗比turán发现ziji读懂了。那不是怜悯,而是期待,那不是感情,而是命运。

    它的名字,叫。

    曾经多少次罗比都认为,爱其实是一种感情,是热烈的,奔放的,激情的,让人不惜一切的。但直到这一刻他才觉得,其实,爱就应该是这样的。

    是沉淀,积累,期待,以及,无可改变。

    爱是命运。

    是注定会走到一起,死亡也无法分开的命运。

    中间的磨难只是guog,是鲜花盛开的养分。而恰恰是这些养分,才让鲜花盛开的更加艳丽,更加纯粹。

    血泊中,女子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伸手抚上迪尔克血肉模糊的脸。yidiǎn也不在乎迪尔克如同饿鬼的样子。鲜血,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流淌,这一刻她终于被血腥玷污了。

    可qiguài的是,明明如此,罗比却反而觉得此刻的她更加圣洁。

    “迪尔克……”女子红唇轻启,发出一声不zhidào是叹息,还是满足的轻吟。脸上是化不开的温柔。

    “我……终于找到你了。”

    “呵……呵……”迪尔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脸上的肌肉抽搐不休。看上去要多恐怖有多恐怖。但qiguài的是,刚才还暴戾疯狂的他一被女子抱在怀中,却奇迹般的沉静下来。就如同女子的怀中是这宇宙间最安全,最温暖的港湾。让他再也不会孤独。

    女子温柔的抱着他,用一只白皙如玉的手为他抹去了血污,露出他如同鬼怪般的面孔。以及,那一双凶光四溢的眼睛。

    女子轻声说道。“你又是这样不爱惜ziji……哪怕只剩下这一缕分身,其实……这一切又有shime意义。就算宇宙毁灭,文明断绝。生命不依旧要jinháng那原始的循环吗?你和我,包括我们的种族,仅仅是这循环中的一份子。就hǎoxiàng路边的野草,就算枯老也会获得新生。”

    “你想要的,无非是一根zhidàoziji是谁的野草罢了。可就算这样,它又有shimetèbié?当冬天过去,新的野草生长,它又如何能分辨哪个是ziji,那个是新生的野草?”

    说到这里,女子叹息一声,轻轻的,将额头贴在了迪尔克血肉模糊的脸上。

    “野草,总是野草啊……我的爱人。你又何必执着?”

    “呵!呵!!”迪尔克turánjuliè挣扎起来,口中发出一声声怪异的低吼,就ǎngo在反驳着女子,又ǎngo在抗争着shime。

    只是他的抗争,他的反驳,却又瞬间凝固了,因为,有一个东西,滴落下来……

    那是一滴眼泪。

    一滴,如珍珠般晶莹的……泪。

    落于……

    他的脸上。

    仅仅一滴,对于迪尔克来说,却如同雷噬。

    一瞬间,在迪尔克那血肉模糊的脑海中,turán浮现起一个画面。在一个洁白的云颠之上,一个男子孤傲的站着,男子的背后,一个女子紧紧的抱着他。两人都méiyou说话,但男子的头部却微微扬起,目光如同刺破长空的闪电,直没入遥远的星空。

    他méiyou回头,因为他不敢回头,不能回头。

    他只能gǎnjiào背脊的那一抹湿热。

    “对不起,美亚。我必须走了。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回来……”

    “不要再哭泣了啊……因为……你的一滴眼泪对于我来说……”

    “就是整个海洋。”

    画面消失,迪尔克的眼中又出现了血腥的红色。但他却turán不动了,就那样安静的,躺在女子怀中。残缺的身体还流淌着刺鼻的血液。就如同一团烂肉。

    不知不觉中,他脸上的暴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说不出的宁静。

    因为,他得到了……

    属于ziji的海洋。

    在时隔万年之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