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五九节 变异人的异变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第六世界 幽魂之域。

    爱与背叛的星球。

    这是一颗一半固态,一半气态的星球。所谓的爱与背叛,并非有什么典故,纯粹是人们对这个星球形态的夸张性描述。因为在大多数人眼中,那充满了雾性气体的一半,就是行星对自己的背叛。

    更何况,那气体剧毒。

    “该死的,又溃烂了。”

    辛格尔靠在一方巨大的岩石后面,用牙使劲的咬紧绷带。狠狠的勒着左半边身躯。清冷的月光在天空中散落,照耀出辛格尔恐怖的身体。

    他的身体已经腐烂了,准确的说,是腐朽。虽然他还活着,他的体内还涌动着澎湃的生命力。可却已经惨不忍睹。以他的眉心为界,右半边身躯完好如初,可左半边身躯却到处都是水泡,肌肤溃烂,暴露出下面蠕动的肌腱与血管,骨骼与神经。刺眼的浓汁顺着绷带的间隙流淌,散发出浓烈的恶臭。

    这当然不是正常现象,甚至不是一般战斗能够造成的。

    原因就在于,辛格尔在三天前潜入了一颗重要的星球,看到了一些不该他看到的事情。

    那是他次任务的最关键环节,他确实做到了。可代价却是,让他生不如死。

    不亲身经历的人,是永远无法想象这种恐怖的,尤其是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腐烂,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那简直是人间最恐怖的酷刑。而作为宇宙佣兵,血瞳的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的附庸,辛格尔正在经历这一切。

    微弱的月光下,他的身体散发从浓浓的恶臭。辛格尔用最后一丝力气勒紧了绷带。然后软软的靠在了岩石上。

    他很累。很疼,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就算他此刻在遭受着人世间最恐怖的酷刑,他也没有畏惧。更没有丝毫的退缩与彷徨。原因就在于,早这七年中,他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磨难,挣扎与迷茫。

    他是血瞳的附庸,是如今的宇宙中,血瞳唯一的传承。

    从那个狂暴的雨夜开始,辛格尔就知道自己的未来掌握在谁的手中。那时。他仅仅是个普通人,如今他却已经是流星级的战士。辛格尔很清楚是谁将自己带出了无尽绝望的深渊,又是谁赐给自己希望。那是一个强大,可怕的男人。但他最令人敬畏的地方却不是他的力量,而是他的意志。

    绝对!

    无法忤逆的意志!!!

    辛格尔发誓。就算他已经历练了七年,见识了无数宇宙中的强者,早已脱出了普通人的范畴,也从未见过如此纯粹,如此坚定的意志。那已经不能简单的称之为意志了,那根就是绝对与无法形容的绝对!。

    是无法更纯粹的纯粹!!

    作为血瞳的附庸,血瞳的传承。虽然血瞳从那次之后再也没有教导过他,但辛格尔还是查阅了有关血瞳这一系的所有档案,当然知道在他之前的宗主,也就是传说中的亨瑟尔大人。是何等强大,何等坚定的战士。

    那都是意志的凝聚,意志的化身。

    他们这一系,就是意志的传承!!

    所以辛格尔一直以一种奇怪的标准要求自己。

    身体可以腐化。力量可以抛弃。甚至是,都可以当做不存在!但是意志。却绝对容不得任何玷污,任何退缩。

    这种要求,让辛格尔在过去遭受了不少的困难,但也让他享受了不少好处。

    就好像现在。

    半个身躯腐烂,一半的血管和器官正在坏死,如果是常人,甚至是一般的宇宙佣兵,早就难以承受甚至痛苦哀嚎了。但辛格尔却只是恶狠狠的骂着,为自己上了一点简单的医疗措施就不管了。他的身体还很强壮,最关键的是意志仍然纯粹。所以就算这半边身躯都烂掉,他也仍然会坚定,仍然会具有八成以上的战斗力。

    不死不休,绝不屈服,这就是他们这一系的特点。

    甚至是,就算死了,也要继续战斗。

    “该死的,还是好疼啊。”辛格尔皱着眉头嘟囔了声,从身上拿出个酒壶喝了口。酒壶中没有美酒,根就是纯粹的酒精。所以一口喝下去只呛得他差点没吐出来。但同样的,火辣辣的感觉开始麻醉他的神经,让他好过了许多。

    身为宇宙佣兵,酒精这玩意没有多少作用,但主动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能够用物质解决的问题就没必要调动能量。辛格尔深知这一点。

    放下酒壶,他又摸出一根雪茄点燃,狠狠的吸了口,然后吐出肺中的烟气。

    天空中,剧毒的云彩在凝聚着,又有微风掠过。月光开始变得模糊起来,隐隐的似乎惧怕着什么。

    辛格尔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原因,不禁吐了口唾沫。

    “该死的,居然还是追过来了。”

    一切,都起源于他之前探索的那颗星球。

    或者说,变异人明的核心区域。

    上帝作证,在这次任务之前,辛格尔也不会想到变异人会这样强大,这样难缠。在短短的七年中,在遗迹事件之后的空白时间。这个神秘,却又可怕的新种族居然侵吞了整个幽魂之域。所有宇宙佣兵,星盗,全部在他们的脚步下粉碎。甚至连一丝信息都未传递出来。

    时至今日,幽魂之域还在以星盗的名义运作着,按照星盗的规则行事。但其中的管理者早已经换成了变异人。至于原先的星盗,早已经成为某些生体‘植物’的肥料。

    辛格尔就是因为不知道这些,才一头闯入了变异人的地头。虽然最后凭借着强大的意志与战力闯了出来,却也被变异人中的强者伤到了体。

    那是两个奇怪的宇宙战士,如果说他们可以用宇宙战士这个名词来称呼的话。

    他们的外形还保持着人类的模样,但灵魂与精神却已经变异。一个人擅长腐坏的力量,而另一个则擅长增殖。单从战力上看,他们不会比辛格尔强大多少,但可怕的却是他们的能力。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居然可以调动生命原始能量,从而将敌人毁灭。

    辛格尔就是一时不察之下被侵害,从而让半个身躯腐化,再加上腐朽细胞的增殖力量,才造成了今天的结果。

    别看他如今已经达到流星级,实际上彗星级的力量,可他到底未能脱离的局限。当他的身体彻底腐烂之后,他的生命也必将结束。

    “总要,做点什么啊……”辛格尔默默的望着天空中凄冷的月光,挣扎着爬了起来。

    PS:  就一节,小刀下班了。和老婆孩子会父母家,没多少时间写。就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