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一四节 虚伪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先行者的头部如天鹅般高高甩起,口中激shè出碎晶与体液的混合物。她的脖子已经断了,可是能量脉络仍然在支撑着她,让她不会死去。

    强烈的剧痛中,先行者不敢相信的望着胸前伸出的拳头。眼中闪烁着绝望与恐惧的目光。

    “这……不可能……”

    呼……

    拳头突然缩回,然后又贯入她的体内。

    拳劲……震荡!!

    砰的一声,先行者体内的脏器先是一抖,随后齐齐大震,就好像被一股高频冲击波引发共振了一样。大量原本坚硬如铁的器官开始龟裂,发出清脆的鸣音。一波又一波的碎片与能量分子被挤压,碰撞,使得先行者的身体光芒大作。就好像一个突然出现的太阳。

    而在这太阳的yīn影中,血瞳冷漠的面孔若隐若现。他面无表情的抽出拳头,然后又一拳,又一拳……

    大蓬的晶体碎片在血瞳眼前飞shè,先行者的惨叫与悲鸣笼罩在他的耳畔,血瞳却仿佛全然不见,他只是默默的挥拳,再挥拳。

    机械,却又残忍。

    这就是祭祀与战士的差别,真正的战士不需要用语言来表达强壮,他只需要战斗就可以了,所谓的语言与威胁,不过是弱者在没有力量和自信下的自我催眠。而战士需要的是行动!!

    足够迅速,果断,凶狠,有力,乃至残暴的,行动!!

    一万句声厉sè荏的威胁也赶不上一记准确的拳击,这就是血瞳的看法!也是所有注重实战的宇宙战士奉行的行为准则!

    可怜先行者虽然凭借着变身获得恒星级的能量,但在心态和经验,乃至觉悟上都远远不配称为一名战士,甚至连流星级的宇宙佣兵都不如。她的强大浮于表面,她的力量来自虚假。都这一切就造成了她的悲剧。

    遇到弱者,也许先行者会让敌人畏惧。但遇到真正的战士。她仅仅是一个笑话。

    砰砰声中,先行者胸前的伤口碎片激shè,她的嘴角流出深蓝sè的液体。她很疼,疼的她恨不得死去。但她仍在苟延残喘。艰难的叫道。

    “别做梦了,你杀不死我!我的身体……是能量的固化,我是能量的化身!你可以杀死任何生命,却永远杀不死能量!!”

    “你这个蝼蚁,竟敢伤害如此最贵的我,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先行者痛苦的叫着,再次伸长尾巴,居然一番卷就将血瞳缠住。尾巴上每个晶体尖刺都放shè出璀璨的光芒。狂暴的能量如同尖针一般向血瞳刺去。

    “准备……死吧。”

    先行者惨笑道。

    这是她最强的攻击方式了。尾巴尖刺的能量是她全身的jīng华所化。每一丝都凝聚着危险的上位规则。如果被这种能量侵入,敌人的体内就会被打开一个通往深反空间的裂隙,从而引发出恐怖的空间泯灭。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泯灭下毫发无伤,就是恒星级也不行!

    不过先行者毕竟是能量载体,却可以在空间毁灭中伤而不死。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仍然可以恢复。这是她对一切非能量生物的杀手锏。就算是宇宙中以生命力著称的泰坦也难逃一劫!

    只可惜,她忘记了,她是一名祭祀,而不是战士。

    对祭祀而言,她的攻击简直是灾难,但对于战士而言,她的举动刚一发起,就已经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所以就在她的尾巴缠上血瞳的一刹那,血瞳的眼中突然寒光大作,毫不犹豫的抽回了拳头,随后右手一环,就猛的在身前来了个大回环。恐怖的波动瞬息出现在血瞳的体外。这一击竟然被他赋予了穿刺,震荡,粉碎,泯灭的四重拳劲。

    电光石火中,一道月牙在宇宙中突然闪现。随着一声刺破耳膜的尖鸣,先行者的身体zhōng yāng突然出现了一条明亮的线条。先行者不敢相信的低下头,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肚腹。

    下一刻,她的就从中间分裂开来,居然被血瞳一刀切成了两半!!

    失去了能量供应,尾巴上的光芒迅速暗淡,血瞳顺手就将其扯下,扔到了一边。

    这时候战斗已经毫无悬念了,只剩下半个身躯的先行者,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全部实力的血瞳相抗衡。她恐惧的望着血瞳依旧冷漠的面孔,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可惜在这冰冷的星空中,没有了思感,她什么也说不出。

    “不要费力了。”血瞳似乎知道先行者的想法,只一瞬就出现在她的身边,将她的上半身提了起来。

    此刻先行者还保持着怪物外表,那样子要多恐怖有多恐怖。但血瞳却仿佛看不到似的。只是静静的望着她的双眼。“遗言?”

    他这样说道,将一缕思感赋予先行者,这样对方就可以和他交谈了。

    先行者的眼睛亮了一下,似乎想不到冷酷的血瞳会给她这个机会。但她也知道这个机会得来不易,当下就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的的东西,就在我的体内。你可以随时拿走。但请你,放过我的同胞。”

    “…………”血瞳沉默,过了一会才继续问道。“就这些?”

    “吉尔纳斯族,虽然与你们为敌,但这就是宇宙的规则。”先行者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了,仍然挣扎的说道。“请相信,我们并非真的想伤害谁……”

    “一切,都为了生存。”

    “为了活着。”

    血瞳再次沉默。先行者这句话,仿佛触动了他内心最深处的某些东西。所以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如此过了许久,他才直视先行者的双眼。

    “你只是一个祭祀,不要cāo心太多。”

    “总要……”先行者惨笑着,嘴边流下醒目的蓝sè液体。“保留一点希望的……”

    “那就给你这个希望吧。”血瞳回答。最后一次伸手按在了先行者的头颅上。然后说道。“一路走好。”

    “你……真的很厉害。”先行者笑着说道。然后在血瞳的五指一合中,被捏碎了头颅。

    砰的一声,晶亮的碎片在星空中四散飞shè。

    血瞳对随后赶过来的罗比说道。

    “全部杀光,一个不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