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九九节 战后余韵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战争结束了……

    这是一场极为短暂,但规模巨大的战争,不管是人类还是赛捷斯特人都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光是双方战毁的残骸就有数兆亿吨,足以堆满两颗行星。他们任何一方的消耗都可以发动数十,甚至数百次第三世界以下的常规战,改变世界的格局。

    巴斯是最后结束战斗的,因为他是锤入最后一根棺材钉的人。赛捷斯特人不想放过他们,可当虚空集合体都开始崩溃,赛捷斯特人就失去了战斗的理由。

    一群伤痕累累的佣兵互相搀扶着走出通道,仰首望向虚空。

    虚空很宽广,很明亮。这是一个好‘天气’……

    胜利的时候,就算下着血雨也一定是好天气,佣兵们固执的认为。

    通道上方,同样伤痕累累的巨大飞船来回忙碌着,放下一群又一群的工程机械。人类并不想摧毁赛捷斯特文明,他们需要的只是胜利。需要臣服,资源和渠道。所以当战争结束,最先开始修补虚空集合体的不是赛捷斯特人,而是人类自己。

    只可惜,这时人类的飞船已经不足一千,还大多是工程舰船。担任主攻的战列舰群和火力舰群都几乎损失干净。成为虚空的漂浮物。

    虚空集合体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人类的工程机械正在紧张的清理残骸,维修管线。一群全副武装的佣兵手持武器警戒在一旁。上空还有不少战机在游弋。

    广场的一边,一群破破烂烂的赛捷斯特人排着队,等待人类的检查。它们都是失败者,不管曾经拥有多么荣耀的身份,这一刻只有这个名字。和人类相比,它们的体型都极为庞大,有的甚至有二十层楼那么高。可当看到人类佣兵走过来的时候,它们不约而同的靠在了一边。

    “你们的首领是谁?叫它跟我走!”一个佣兵队长大声喝道。滑动着手中的智脑。

    赛捷斯特人骚动起来,过了许久才走出一个三米高的断臂机械人,拖着电火花和断裂的管线走到佣兵队长面前。

    “滴滴滴,滴滴滴滴……”

    “说通用语!”佣兵队长毫不客气的打断对方的话。一脸冷漠。“战败者没有资格保留骄傲。不要用你们的语言来和我对话!”

    “滴滴滴滴!!”机械人顿时大怒,一双电子眼变得通红。但看到几个佣兵围拢过来,它又强行压下了怒意。

    它们的种族已经失败了……而失败者,是没有尊严可言的。

    机械人目光闪动了几下,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用人类的语言说道。“我叫提克琼斯,是它们的统御骑士。人类的强者,不知道你们要如何对待我们。我只想提醒你一句。战争已经结束了。我们作为第二世界的古老贵族,有资格,也有必要享受到我们的待遇。”

    “呸!”

    一口唾沫飞到了提克琼斯的铁脸上,佣兵队长抹了抹嘴。然后很平静的说道。“对不起,最近肝火上升。说起待遇……我唯一能提供给你的就是一间不错的牢房。如果你懂得放弃,那么你还能得到活下去的赏赐。”

    “这不公平!”提克琼斯愤怒的叫道。“我们是贵族!”

    “我知道。”佣兵队长不客气的打断它的话。认真的说道。“而且我还知道贵族,天生就是用来打倒的。”

    “你!?”

    “好了,别你你我我的,你应该叫我长官。因为我掌握着你们这些人。包括你属下的命运。我不知道赛捷斯特人会不会害怕死亡,但我会试试看。”佣兵队长冷漠的说道,然后指了指身后正在降落的飞船。 “现在,带着你的手下去除武装。接受检查。我要你们在过程中保持安静。当然,你们也可以尝试着表现出价值,这会让你们的生活变得好过一些,也许还会改变你们的命运。”

    “赛捷斯特虽然失败了。但我们不想毁掉它,事实上,如果你们放下偏执。抛弃骄傲。也许你们很快就会发现,在人类的统治下,你们也会生活的不错。”

    说着,佣兵队长再也不看提克琼斯一眼,指挥手下的佣兵驱赶着这群赛捷斯特俘虏。

    提克琼斯愤怒的瞪着他,眼中满是屈辱与不甘的目光。

    但一切都结束了……它再愤怒又有什么用呢?当赛捷斯特人安于现状,当它们满足于享乐之时,它们就已经丢失了远古的荣耀。

    那个赛捷斯特人最辉煌时代的荣耀。

    提克琼斯低下头,脖颈的断裂管线迸射出大量的火花。但它就这样站着,眼看着自己的属下在佣兵的驱赶下如同猪羊一般前行。提克琼斯记得很久以前这些猪羊一样的生物是人类,却没想到有一天会轮到自己。

    “挺熟悉吧?”

    脚下传来懒散的声音,提克琼斯低下头,就看到一群伤痕累累的佣兵。

    他们的身体几乎都要碎掉了,伤势最重的一个,连脑袋都是歪在肩头的。只差一点就会断掉。可他们却好像毫无疼痛一样,满不在乎的说笑,用胜利者的眼光打量在场的赛捷斯特人。

    提克琼斯的电子眼伸缩了几下,突然说道。“你们,是核心战场的那些人?”

    “嗯。”巴斯懒懒的靠在一个佣兵怀里,等着医护人员为他接驳医疗箱。他手臂折断的位置已经被处理过,骨骼修复和肌肉刺激系统正在工作,不时带来强烈的瘙痒。

    巴斯嘴上叼着一根点燃的雪茄。看上去很是放松,但如果熟悉他的人在这里的话,却可以在他的眼中看到浓浓的悲伤。

    战争的胜利是甜美的,但战士的回忆却是只有伤感。

    当胜利的激情冷却,留给战士的,只有思念与孤独。

    “我们,不会是敌人了。”巴斯这样对提克琼斯说道。然后在伙伴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不是敌人,是胜利者的施舍?”提克琼斯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感到浓浓的羞耻感。对于一名统御骑士来说,敌人的仁慈并不好受。

    “不……”巴斯没有回头,一拐一瘸的向广场走去。留给提克琼斯一个背影。

    “只是我们不会停下脚步。”

    “旧的敌人只属于过去,新的敌人才属于未来。”

    巴斯的声音远远传来,让提克琼斯的心越来越冷,终于,它摇晃了一下,重重的坐倒在地上。

    是啊,不是敌人了。不是羞辱,而是和这样的人类相比,赛捷斯特人确实算不上什么敌人。

    因为它们没有资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