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一九节 掉了……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神秘声音的主人是萨波斯,他刚刚从网络中看到这一切,急忙出手制止。

    他搞不懂,不过才完成试验这么会,丽儿怎么就和萨基斯冲突上了?

    那萨基斯是那么好惹的吗?不过一百七十岁的年龄就已经达到了恒星级,虽是初级阶段却也是极为出彩了,成为主宰者只是时间问题。这样的强者岂是一个受体可以招惹的?更何况还是一个人类受体?

    萨波斯不知道丽儿的底气在哪里,但在他看来,就算丽儿很重要,可和古老的蕯沙族成员相比仍然相差许多。这不是实力或者价值的衡量,而是一种族群的优越感。

    古老的传承给了蕯沙族太多的沉淀。作为大混乱战争的胜利者并且和博卡族分庭抗礼的强力种族,他们有资格骄傲和自豪。成为所有生命仰望和尊敬的对象。这种骄傲是深入骨子里的,从不会改变。也不可能改变。

    “为什么要冲突!”

    萨波斯的声音在空中回荡,蕴藏着他的怒意。

    听到他的责问,萨基斯急忙停下动作,整理了一下仪表后恭敬回答。“大师,是她最先挑衅。”

    “什么叫挑衅?”丽儿收回发海,妩媚的拂动了一下长发。“不过是玩玩嘛,那么认真干什么?再说我刚进去的时候你的手下不是很兴奋吗?紧赶慢赶的把我往房间里引,我只是随他们的意思而已。”

    “你!”萨基斯气的说不出话来,也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了。

    梦幻屋其实是个很荒诞的地方。一切都以满足雄性的**为前提。所以除了训练好的各族雌性以外,还有一些人为设计的‘偶遇’‘制服’‘强x’等活动。以满足雄性的阴暗面。所以如果有女孩进入梦幻屋,工作人员绝对不会好心的请她们出去,而是带着恶意为她们安排一个‘主人’。最后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反正每个开梦幻屋的老板都有深厚的后台,就算发生点什么吃亏的也不是他们,再用一些手段就会不了了之。这种事几乎每个梦幻屋都干,早已轻车熟路。

    只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居然会有一个行星级巅峰的女子走入梦幻屋,还配合的随着工作人员安排。这问题就大了。哪个行星级强者会没事开这种玩笑?这是要命的节奏啊……

    萨波斯显然也知道这些黑幕,于是皱了皱眉头。

    这时他并没有在现场,所以别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的语气却变得坏了许多。不耐烦的呵斥道。

    “萨基斯,你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这么有空为什么不去执行任务?上次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已经完成了,大师。”萨基斯急忙回答。他深知萨波斯的脾气。如果任由他发作下去恐怕今年的考评会堪忧。所以为了自己能够快快乐乐的玩耍。还是乖乖的低头的好。

    他的态度让萨波斯很满意。脸色好过了许多。

    就是这么回事,别看蕯沙族极力吸引宇宙的精英。可在他们本族人的心里却是区别对待的。外来的人才,不管多么优秀都是外来者。只有本族人才是继承血脉的子侄。发生事端时法律也会暗中偏向。从而加重族群的凝聚力。

    所以萨波斯只是随便说了两句就放过了他,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丽儿身上。

    这时他反而有些犯难了。说起来他根本不在意丽儿的生死,可问题在于丽儿是他研究的关键所在,这就显得非常重要了。如果真要因此让丽儿对蕯沙起了反感,萨波斯担心她会不配合自己的试验。

    想到这里,他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

    “研究所给你提供了护卫,你为什么不带着?”

    “一群废物而已。”丽儿斜着眼打量了不远处的几个微缩身影。不屑的说道。“除了当跟班还能干什么?就是当跟班都不够格。”

    “那你想怎样?”萨波斯有些不耐烦了。他早就在情报中知道丽儿很难缠,却没想到这样难缠。打不的骂不得还真叫他窝火。

    如果是低级世界,随便叫丽儿毁掉几个星球也无所谓,玩玩而已。可这里是提里斯芬。蕯沙族最重要的虚空城之一。让丽儿在这里为所欲为。就算萨波斯也没这个权力。所以他就算心中暗怒也只能耐下性子。

    丽儿也不罗嗦,直截了当的说道。“要我原来的跟班。”

    “那个叫辛格尔的小家伙?多大的事?”萨波斯一声冷笑。“把他留在外面是因为他那点实力不配进入这里。不过如果这是你的要求……”

    虚空中,萨波斯的声音沉寂下来,似乎在联络着什么,过了一会就继续道。“已经给你安排了。三天后你就能见到他。不过从现在起你要配合我的工作。不许再胡闹了。”

    “这种事啊……”丽儿微微一笑,却是长发一甩,向城内走去。 “谁知道呢?”

    望着她随风摆动的红发,萨波斯沉吟了起来,过了一会才说道。“萨基斯,你刚才和她交手,感觉她的实力怎样?”

    “很强。”萨基斯毫不犹豫的回答,末了又露出一丝狞笑。“但还难不住我。如果我真要动手,她不会挺住十秒钟。”

    “哦?”萨波斯的先是一愣,随后微笑起来。他喜欢萨基斯自信的样子,就好像看到蕯沙族新一代的崛起。

    “既然如此,那以后丽儿的保护工作就由你接手吧。就当我给你的临时任务。”

    “什么!?”萨基斯顿时两眼圆瞪,画了红‘x’的秃头在灯光中闪闪发亮。“保护那个家伙?”

    “怎么,你不乐意?”

    “啊……不,如果这是您的命令,我当然愿意。”萨基斯慌乱的说道。但心中却在不断下沉。

    保护谁?保护那个给自己头上画“x”,还逼的自己差点**跑出来的悍妇?

    这是开玩笑的吧……是吧?一定是吧?

    他脸孔的肌肉抽搐着,要多怪异有多怪异。在自己的世界中,凌乱了……

    而这时候,远处的人群也逐渐靠拢过来,对废墟中的萨基斯指指点点。

    “看,那有一个**的男人。”

    “好恶心,他光是身子耶……那长长的条状物是什么?”

    “别乱说,他下面围东西了……只是可能有点激动,掉了……”

    ps:

    春节要完事了,对于小刀来说,其实春节是个严重的负担,加班必不可少,还要走亲访友……再加上这几天小孩还生了病,那真是焦头烂额。更新断断续续的大家也就多体谅吧……

    小刀这几天身体也有点不舒服,正在吃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明天,哦,是今天,小刀还要回母亲家,所以就这些吧。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