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三节 各怀鬼胎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日子过的很悠闲,事实上丽儿每天要做的工作就是配合试验,然后购物,逛街。

    但在这悠闲的背后,萨波斯的头发却一天比一天花白。脑细胞成批成批的挂掉。

    无它,丽儿的增殖组织太难对付了。

    从表面上,它们就是一团有缺陷的细胞集合,侵略性,增值性一无所缺,可却始终在生命力上处于空白。就好像一条完美的基因链被取走了至关重要的一环。而在基础研究之外,增值组织特有的传染性也让萨波斯非常挠头,一不小心就会毁掉一次试验,甚至一套调制系统。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事实上这种可怕的传染性,正是萨波斯至今都不敢深入研究的原因。

    要知道强化细胞的调制可不简单,首先需要一套调制系统,这系统不会是机械,不会是能量科技,而是一种由生物技术构建如同母亲子宫一样的东西。它承担着细胞的孕育,调整,修改,培养等一系列功能。可以说没有调制系统就没有强化细胞。没有生命力的起源。强化细胞,乃至生命的起点,就在这子宫中诞生。

    这是为什么,没有人说得清,曾经有人用机械和能量科技都模拟过,都得到了失败的结局。最后他们只能得出一个沮丧的结论,那就是生命力是宇宙的馈赠,只属于自然。想通过科技来获取生命力的秘密,本身就是一种亵渎。

    要对大自然表示敬畏,不管文明有多么先进,科技有多么成熟。因为,那就是神圣。

    萨波斯不管这些,作为继承了远古克罗迪尔的族群,他觉得自己理所当然拥有改造自然的权力,所谓的亵渎与神圣,对他来说就是血脉的一环。在生命的领域他就是神,如同那伟大的克罗迪尔一样。

    不怪他有这种骄傲。因为至今为止,宇宙中唯一介入生命领域并且取得了成绩的种族只有克罗迪尔,哦,现在是蕯沙。

    只可惜,他如今遇到了丽儿。正宗的克罗迪尔血脉。

    丽儿细胞组织的传染性。让他以前引以为傲的调制系统全部失效。而没有了这些调制系统。他根本无法解析这些可怕的细胞组织。传染的威力是他亲身体验过的,一旦被传染,那么原本的强化组织就会枯萎。死亡,更会因此连锁到周围的组织。这种传染有极大的优先性,就算调制系统也不能免疫。

    这直接的后果就是,他根本就没有真正可用的‘工具’。

    一想到这里,萨波斯就觉得无比头疼。他知道这就是蕯沙族和克罗迪尔的差距。就算他们再自诩为克罗迪尔的继承人,但在真正的生物领域却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也许,是时候找丽儿谈谈了。

    他这样想到,起身走出了房间。

    丽儿此时正在看光影,一种类似电影的玩意。看到萨波斯走进来也只是指了指旁边。一遍大口大口的吃着零食。这时候的丽儿是活泼的。和邻家的普通女孩差不多。

    “你在下面的时候都这么悠闲吗?”萨波斯在旁边坐了下来。没话找话的说道。

    “那时候忙着打架,没功夫。”丽儿回答。往嘴里塞了一堆爆米花。“不过现在觉得闲下来也不错。这段时间没人打扰,我过的很开心。”

    “可我就不怎么开心了。”萨波斯揉了揉太阳穴。“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组织会有传染性?”

    “那谁知道。”丽儿耸了耸肩膀。一脸无所谓。“我只是配合你的工作,怎么研究是你们的事。再说我本来不想到第二世界的。是你们要把我当祭品。我有什么办法?”

    萨波斯沉默下来,这时候恰好光影上出现一个搞笑镜头。丽儿发出爽朗的笑声。就好像在嘲笑一个小丑。

    萨波斯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小丑。

    “关于下面的做法,我很抱歉。”

    犹豫了一会之后,萨波斯决定放下贵族的矜持。拿出诚意。 “但我需要你的帮助。”

    “…………”丽儿沉默,目光仍然死死的盯在光影上。就好像那里有什么好东西。

    萨波斯觉得一阵羞辱,这种情况还从未发生过。作为蕯沙族的大师,他在哪里不受到最热烈的欢迎和尊敬?他想要的东西从未得不到。丽儿的表现简直在扇他的耳光。

    可是一想到族群的未来和这次研究的重要性,萨波斯还是忍受下来,认真的说道。“我该如何得到它?”

    这一次丽儿终于有了反应。她放下手中的零食,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口水。这才转头看了萨波斯一眼。

    “没有帮助是免费的。”

    “没有价格是不能谈的。”

    “很好。”丽儿点点头。“我的随从需要一套殖装,不要用普通货色来糊弄我。”

    “可以。”萨波斯毫不犹豫的回答。但心中却在滴血。他知道丽儿的提到的是蕯沙族最顶级的‘特里诺斯’,全环境适应装甲。这是蕯沙族刚刚研制出的仿殖装,不仅具有正体殖装的七成功能,还免除了强化细胞容易暴动的缺点。本来只作为族内的精英使用,没想到却没丽儿看中了。

    一套特里诺斯的价值不算什么,关键在于它的独占性。如果被其他种族得到这件殖装,就有可能分析出蕯沙族的秘密。不过面对即将得到的收获萨波斯决定牺牲一些。毕竟‘特里诺斯’只是他们的仿制品,而丽儿才是真正的样本。

    “我需要有足够的自由,还有报酬。”

    “只要你不离开虚空城,你所有的行为都不会受到干涉。至于报酬,蕯沙族一向是慷慨大方的代表。不管是金钱,权势,地位,你都可以得到,甚至你还能获得一个三级世界的文明根基。让你建立自己的文明。”萨波斯继续承诺。“如果后继试验需要迁移到新的地址,你也会得到最大程度的行动权。”

    “那么第二个条件说好了。第三个条件……我的随从实力太弱了。我希望他能变强。”

    “他和你什么关系?”萨波斯一愣。一个随从的事居然被丽儿接二连三的提出来,这就有些不正常了。难道丽儿和这个随从有一腿?萨波斯恶意的想着。

    “他是我的弟子。”丽儿斜了萨波斯一眼。似乎能看到他心头的龌龊。“下级世界的资源太少了,他成长的很慢。”

    “这个……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会对他开放一次成长巢。”萨波斯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

    所谓成长巢,就是蕯沙族特有的一种调制装置,和博卡族的‘光子传承’是一个道理。就是利用技术将前人的经验和感悟直接灌输到受术者的脑域,从而加速受术者的成长。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催熟方式,也是宇宙中很少没有副作用的成长系统。

    当然这种方式代价不菲。还要暴露一定的种族秘密。可萨波斯都答应了这么多条件,也不差这一哆嗦了。

    事实上在他的心中早已将丽儿划为了死人。而对死人是没必要小气的。不管你答应了多少条件死人都不会拿走。一个低等种族的受体不过是试验必备的材料而已。萨波斯已经决定在研究彻底完成后杀掉丽儿。这样才能让种族的秘密,以及克罗迪尔的传承保留在自己手中。

    但是现在,他还要忍让。直到丽儿说出传染的秘密。

    这恐怕也是传说中的母巢最重要的功能之一。

    “传染……是因为本能。”丽儿终于满足了要求,开始缓缓述说。“我不知道它如何来的,只知道在我成长到一定阶段,它就自然而然的来到我的身上。它和我共存,又不会伤害我。”

    “为什么不会伤害。”萨波斯急忙追问。这是他眼下最关心的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个他才有继续研究的可能。否则连工具都没有还研究什么?

    丽儿看了萨波斯一眼,似乎责备他打断了自己的话。然后继续说道。“具体原因我无法弄清,不过可能跟我的思感波有关。我曾经做过试验,当我用思感压制离体细胞时,它们就不会产生污染反应。反之,就会污染。不过你不用担心,我的细胞新陈代谢太快,只要离体一段时间就会死亡。不会造成危害的。”

    这才是我头疼的问题啊,萨波斯心中叹息一声。他必须弄清丽儿组织的秘密,否则传说中最强大的母巢就不可能实现。这有关蕯沙族的宇宙霸权,由不得他不专心。

    “这么说,我要想遏制细胞的污染,就必须你的主动压制?没有其他办法吗?”

    “暂时是这样,如果你能研究出新的方法,我也会很高兴。”丽儿点点头。“到时候不要忘记将方法告诉我。”

    “我会的。”萨波斯回答。然后陷入长长的思考。

    房间中安静下来,只有光影的声音在回荡。如此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萨波斯才对丽儿说道。

    “我需要你配合我做一次试验。一个组织模型的搭建。你要压制住自身的污染并配合我完成第一环节,能帮忙吗?”

    “这是我的荣幸。”

    丽儿微笑,点头。

    心中却知道,自己的第一计划完成了。现在……是她收获的时候了。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