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二节 自赎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歌声,越来越恢弘,越来越清晰。

    天空开始变得明亮起来,无数血色的光团飞舞着,飘荡着,如同血色的精灵!它们虽然不能发出声音,却用一种灵魂的波动在合唱,唱响着,圣洁的歌声。

    它们都是坠天使的灵魂。每一个,都是……

    “为什么?”

    莫斯蒂娜迷茫的望着这一切,眼中模糊。这时候她感觉不到痛苦与磨难了,心中只有无尽的平和与安宁,这是歌声的抚慰,也是她一直渴求的东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听起来却是那样的刺耳。

    她的计划还未实现,就已经被所有坠天使否定了。

    她们没有选择自己强加给她们的自由,而是选择了宁静。这对于立志为族群谋求明天的她,简直是最残酷的打击。

    “你们……这群笨蛋……都被骗了……”莫斯蒂娜倔强的露出笑容,但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下。

    “都被骗了……”

    “这世界,哪有安宁?”

    “哪有平和?”

    “你们是傻子……都是傻子……”

    啪嗒,她的左臂从身体脱落,带着腐肉掉落在地上,然后是背后的一只翅膀。腥臭的浓汁在地面蔓延,散发出浓浓的恶臭。可奇怪的是,莫斯蒂娜感觉不到丝毫痛苦。这是因为她的神经都已经被浑沌腐蚀,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战斗到这一时刻,莫斯蒂娜如何不清楚自己的失败?就算她继续战斗下去如何?就算她杀死了双子姐弟又如何?族群已经否定她了,或者说,抛弃了她。

    她一直努力为之付出的族群,在这一刻,做出了选择。

    莫斯蒂娜垂下头,用仅存的右手捂住脸。这时候她应该选择哭泣,可是。她却突然觉得哭不出来。

    这时候,应该笑吧?

    不是么?

    族群虽然抛弃了自己,可是她们作出了选择,就等于有了自己的路。自己这个试图领路的人,不应该沮丧,应该祝福她们。

    祝福,不都应该笑吗?

    想到这里莫斯蒂娜仰起头,努力让眼中的泪水不再流淌,然后露出一个勉强,但又骄傲的笑容。

    她对罗比说道。“谢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如果这个选择来源于心灵,那么它就是真实的。”罗比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不用谢我,因为你也是一个做出了选择的人。你的选择同样真实。”

    “如果是真实,为什么她们要拒绝?”

    “因为你的真实,不等同她们的真实……”罗比回答。

    天空中,红光开始返回了,一个个绑在石柱上的坠天使也睁开了眼睛,这时候她们不再痛苦,也不再迷茫。只是默默的。默默的望着天空那庞然大物般的母巢。

    那里,是莫斯蒂娜为她们准备的新生。但现在看起来……却只是过去。

    一个坠天使低下头,双手合于胸前,然后第二个。第三个……

    没有人说话,但她们的身上却再次散发出红色光线,笔直的冲上天空。在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之后向神殿投来。红线越来越多,到最后。所有红线都集中到双子姐弟身上,将她们失重一样抬上了天空。

    双子姐弟的双目仍然紧闭着,背后的羽翼也还是那样脆弱。但她们的气息,却在悄然攀升。

    红光开始向她们的体内融入,一道,又一道……

    “她们在做什么?”莫斯蒂娜看到这一幕,有些嫉妒的问道。之前她需要强迫才能促使坠天使献祭灵能,此刻她们却心甘情愿的奉献出来。这里面的差距却是太大了。虽然她此刻已经承认失败,仍然感到一阵阵的委屈。

    “她们在解脱。”

    “什么意思?”莫斯蒂娜突然紧张起来。这个词,应该是她为坠天使一族准备的道路,既然已经失败了,为什么还要继续?

    但罗比却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得,只是淡淡的说道。“你看下去就好了……”

    天空中,红光越来越密集,越来越亮,到最后几乎形成了晚霞。无尽的灵能涌入双子姐弟的体内,就仿佛要将她们融化了一般。而在这极致的灵能潮汐中,双子姐弟也在改变。

    她们的皮肤变得晶莹了,虽然身材依旧,但背后的羽翼却越来越丰满,越来越强壮。同时,在她们各自的肩头,又有一个凸起冲破了肌肤,好像稚嫩的树芽一样成长,茁壮。(小刀完全可以让双子一下变得可以吃,但小刀就是觉得萝莉好,萝莉萌,全天下的怪蜀黍怪嗝嗝万岁!)

    “呀……”莫斯蒂娜捂住嘴巴,不敢相信的望着这一切。 “她们……她们在重塑血脉!她们要为血天使和葬天使补充完整!”

    “不仅仅如此……”罗比说道,声音变得意味深长。“她们,在为自己准备新生啊……”

    “新生!?”莫斯蒂娜再次惊呆了,不由自主的仰起头,望着天空那两个小小的身影。这时候她的视线已经模糊,身体快速腐烂,可她仍然咬着牙,坚持着分辨着。

    她要看,要看下去……

    要亲眼看见,坠天使的新生!

    时间一点点过去,双子姐弟已经被红光包裹成两团光茧。血色越来越凝重,越来越沉厚,几乎实质一般,浓烈到极点的灵能已经引发了虚空异状,将浑沌气息都吸引过来。可又似乎在畏惧什么似得,不得靠近。

    终于,在一声裂锦声中,一个光茧破裂了。然后小波西走了出来。

    此刻的她,依旧是双目紧闭的样子,可是身体却变得虚化了一般,和这个世界,这个浑沌都紧密相连,她的呼吸似乎和天地相合,引起神秘的变化。

    而在她身边,另一个光茧也随之破裂,米雅来到了她的身边。

    两个小小的天使,双手一点点的握到了一起,同时张开了背后的羽翼。

    这一刻,莫斯蒂娜突然觉得那羽翼是那么的丰满,那么的坚实。就如同……一堵墙,一面壁障,一个依靠。不知道为什么,莫斯蒂娜突然涌起一个不敢相信的想法,泪水夺眶而出。在泪眼朦胧中,她清晰的听见,那来自坠天使一族至高的声音。

    “吾以第七至高天,葬天使之名。”

    “第九至高天,血天使之名。”

    “背负坠天使一族的罪孽!”

    “从今天起,恶念归于罪罚,罪孽归于循环,吾族将回归本源,行使天职。”

    “不沾因果!”

    轰的一声,整个世界都仿佛震动了,天空开始破裂,浑沌开始震荡,就仿佛应和着双子姐弟的话。无形中,命运的锁链开始重新布局,牵扯到双子姐弟的身上。

    所有坠天使,都感觉到如释重负的解脱。

    (最后问个问题,谁知道为什么双子姐弟可以承担罪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