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五节 伤痛与异变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天空中,黑洞与光轮无声对峙,议长和神使都没有说话,如此过了许久,神使的声音才再次传出,充满了怒意。 “这是最后一次,卑鄙的人类。不要让我下次再抓到你,否则就算是你的权柄也无法阻止毁灭的蔓延。”

    说着,光轮爆闪,将黑洞生生驱离。所有博卡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又回到了原来的战场。再望上去时哪里还有黑洞和光轮的影子?如果不是那根手指按出的大洞还在,所有人都以为是一场梦。

    不过在同一时间,间隔不知道多少距离的人类母舰上,议长却陡然面色一紧,吐出一口鲜血。同时左眼的漩涡轰然散去,从眼角渗出一行血迹。

    花园大门不知道何时打开,萨尔琼斯议员又走了进来。他望着略显苍凉的议长,微微皱眉。“我提醒过你,不要太激动了。”

    “对不起。”议长轻轻喘息了几声,用手指抹去了嘴边的鲜血。同时用手捂住不断渗血的左眼。一点点坐到了靠椅中。 “但请原谅,一个老人的任性。”

    “…………”萨尔琼斯沉默,过了一会才走过去,放出一点灰色能量浮上议长的左眼。

    “你的伤势很重,那个神使就那么厉害吗?”

    “只是我的规则还不完善罢了。再说那还是他的主场。”议长苦笑回答。“要说力量,估计他也就在黑洞级的中上,算不上无解。”

    “不过你积蓄的力量又消耗不少。这样下去你的身体……””萨尔琼斯皱起眉头。

    “我会注意的。”议长打断萨尔琼斯的话。“再说,这是我的私事。”

    “你可以让缪斯……”

    “蒙贝托家族的人,不需要帮助。”

    “你……”萨尔琼斯无语,但最后却只是一声叹息。“你们蒙贝托家族就是这样的臭脾气,不过也就是这样才值得信赖。我尊重你的选择,但巴斯怎么办?你就这样让他离去,还是动用一下我的库存?不要忘记了。在当初他刚进入恒星级的时候,我曾经对他做过一次采样。他的灵能粒子应该还有样本保留在我的数据库中。”

    “巴斯……”

    议长沉默下来,他颤巍巍的走到巴斯旁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光头。动作很轻柔,轻柔的,就仿佛在抚摸一个熟睡的孩子。

    如此过了许久,他才再次开口。

    “没用的,萨尔琼斯,巴斯是被博卡人从后脑贯穿了颅腔。他的大海和识海已被摧毁,灵能模板也遭受过严重破坏。你我都知道博卡人的光能属性。要想重塑巴斯的灵体已不可能。”

    “或者说,以我们人类的技术,做不到。”

    “总可以试一试。”萨尔琼斯劝说道。“最起码巴斯的意志力很强,如果他能坚持住的话,也许灵能模板还可以……”

    “那也只是残缺品罢了。一个没有意志,空有外形的傀儡。我相信如果巴斯还活着,一定不希望变成那样。”议长摇摇头,打断萨尔琼斯的话。“事实上灵能领域一直是这个宇宙的谜团,也只有古老底蕴的种族才能对其有所了解。我们人类的底蕴。还是太浅了些。”

    “算了,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其实能够这样熟睡,也是一种幸福。”

    议长最终还是叹息一声,摆了摆手。

    “去吧。萨尔琼斯,我要在这里陪陪他。别看这孩子平时很倔强,但我知道他内心一直很苦,从他宗主死去的那一天他就陷入了孤独。他的粗鲁和暴躁只是一种掩饰。我从未劝阻过他。也是因为这些情绪会带给他力量。”

    “但是现在……已经用不着了。”

    “我会陪着他,走完这最后的旅程,尽一名……大宗主的义务……”

    议长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但左眼中的血迹却更加清晰了,甚至从指缝中渗透出来,一点点的滴落在巴斯的脸上。与巴斯原本的血迹融合在一起,再也不分彼此。

    空气中,弥漫着哀伤的味道。萨尔琼斯默默的望着议长。最终无语摇头。

    这就是蒙贝托家族的底蕴,倔强,刚强,以及贯彻始终的意志。萨尔琼斯不知道议长以后还会不会再留下传承,但在这一刻他却仿佛看到了蒙贝托家族古老的心跳,这个心跳从人类走向星空的第一刻响起,伴随着人类的成长,并且,还会跳动下去。

    这就是传承……

    萨尔琼斯想着,走向门外。

    他知道用不着劝说了,蒙贝托家族的人都是这样,顽固的好像石头。不过也正是如此他们才能走到今天,荣耀永远。

    花园中,只留下了议长与巴斯,两人的身影在月光下摇曳,渐渐的……陷入了黑暗。

    花园外,萨尔琼斯一步步向舰桥走去,打算修改一下航线,可还没等他走出几步,突然脚下传来剧烈震动,整艘战舰都摇晃起来。一个光幕在他面前突然打开,里面出现了侦测人员的身影。

    “发生什么事了?”萨尔琼斯问道。

    “空间大幅度扭曲,舰队前方出现未知断面!”船员在光幕中回答,语气焦急。 “舰队失去动力,我们正在下沉!”

    “这不可能!”萨尔琼斯猛然抬头,眼中射出骇人的精光。“如果是断面,为什么我没有感觉?而且下面的空间隔断没有异常,怎么可能下沉?”

    “除非……”

    萨尔琼斯还未说完,就看到面前的光幕陡然熄灭,整个战舰都翻滚起来。紧跟着他的眼前一黑,战舰失去了所有动力,连内部灯光都无法维持了。大量的管道暴烈,喷射出各种有毒气体。战舰竟然在一瞬间失控。

    放眼望去,黑暗中战舰仿佛来到了世界末日,到处都是纷飞的物件和人体。一些没有力量的克隆人更好像棒球一样四散撞击。有几个甚至撞向了萨尔琼斯。

    萨尔琼斯脸色顿变,一把拨开了撞向自己的几个克隆人,向舰桥快速飞去。

    他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连自己的直感都没有预警。

    如果是空间断面,那完好无损的空间隔断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敌袭,那么敌人在哪里?

    一定要弄个清楚,在发生更大的骚乱以前……一边高速的飞行,萨尔琼斯一边面色铁青的想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