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九七节 拉过勾勾的承诺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黑暗的虚空中,泰坦小公主的声音斩钉截铁,理直气壮。

    萨尔琼斯却有些发呆。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舰队会失控,自己却没有预警了。答案就在眼前这个泰坦小公主身上,不,或者说不是小公主,而是她所代表的族群的一个古老传说。原始泰坦的传说。

    据说,远古泰坦不仅仅是第二世界的原生种族,更是有着宇宙最悠久寿命的生物。如果没有灾难与战损的话他们的理论寿命近乎无限。所以在这个族群中随处可见万年,数万年的老怪物。而其中寿命最长的一个则叫做‘原始泰坦’。他的寿命有多长?用一个泰坦族的一个习惯就能看出来,那就是每个远古泰坦都坚信自己是从原始泰坦上分离出的一个小石块,而原始泰坦的生命更可以追溯到宇宙起源。

    当然,对于这种传说萨尔琼斯是不信的,如果真的可以追溯到宇宙起源,那原始泰坦岂不是比神还神了?可是对于这位爷的另一个传说,萨尔琼斯却非常忌惮。

    准确的说那并非传说了,而是一场战绩。发生在大混乱时代,战火蔓延到远古泰坦一族家乡的时候,远古泰坦损失惨重,许多古老的‘活化石’都消失了,最终引起了这位爷的愤怒,据说他只不过张了张嘴,就将来犯的数万艘战舰和数百名宇宙强者全部吞掉,再也没留下痕迹。

    这个事件太过荒谬,当时被视为谣传。但萨尔琼斯却觉得,如果这个谣传是真的,那么在这位远古泰坦的恐怖,和自己如今的处境就都得到了解释。

    传说,是真的。他们已经被吞掉了,就处于原始泰坦的肚子里。而之所以空间异常,就是因为他的胃自成体系,等于一处有着自我规则的保护中,而他没有预警。也是因为这个原始泰坦太过强大,思感已经完全凌驾于他之上……

    这并不困难。如果原始泰坦真有泰坦族传说的那样,它漫长的生命足以让任何强者敬畏。思感强一点又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里,萨尔琼斯涌起深深的无力感。他对虚空中的小萝莉说道。

    “巴斯,已经死了。”

    “没有人,可以将他从我身边夺走,就是死神也不能!”小萝莉放生叫道,语气坚定。 “所以叫死神见鬼去吧!我的爷爷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生命的牵绊!”

    爷爷!?

    听到这句话,萨尔琼斯还能再说什么?

    果然。原始泰坦是存在的。而且可能正摸着肚子等待他的回答。对于这样一个悠久。漫长,无尽的生命来说,一般的事情已经引不起他的注意了,就算宇宙争霸也与他无关。也只有泰坦一族最重要的人物请求,才有可能让他活动一下。

    而小公主,正是拥有这样身份的人。

    可是,连一支舰队都能吞下,这个原始泰坦有多大?萨尔琼斯简直难以呼吸,要知道他如今的感知力已经达到了黑洞级的地步,可就算这样也仅仅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边际,足可见原始泰坦的巨大已经超乎了常人想象,别说一般意义的行星。就是恒星,星域,恐怕也不够他的身体一角。

    他是一个能够吞噬虚空的怪物!

    萨尔琼斯不想与其为敌,但作为议会成员,他也必须要维护人类的尊严。所以他只是沉默了一下就说道。“能不能将巴斯交给你。不是我可以决定的,也不是这里所有人能决定的,唯一可以决定的就是他的大宗主,我已经叫人去请了。”

    “不用了,我已经到了。”

    虚空中,一道思感突然泛起,随后议长的身影就出现在舰队之前,与小公主面面相望。他怀中抱着一副残缺的尸体,可不正是巴斯?

    只见议长的左眼还死死闭合,眼角滴淌着鲜血,右眼却露出淡淡精光,将小公主从上到下好好的打量了一番。

    说来也奇怪,明明彪悍到可以用棒子抡人的小公主,此刻却变得腼腆起来。居然半天没没说话,过了许久,也许是再也忍耐不住议长的眼神,也许是脾气发作,终于大叫起来。

    “有什么好看的,老娘的年纪比你都大了,你打量孙子捏?”

    噗!!

    舰桥中,所有关注这一幕的人们都喷出漫天口水,差点没晕过去。

    什么叫彪悍?什么叫霸道,这下他们认识了,而且他们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巴斯一辈子没少干强强‘民女’的勾当,可真正对上眼的人却只是这个小萝莉。感情这世间还真有缘分啊。

    议长显然也没想到小萝莉会突然发飙,目光陡然凝滞了,但只过了一会他就点点头。对小萝莉说道。 “我知道你和巴斯的关系。不过你来晚了。巴斯已经不能实现与你的诺言。”

    “那只是你的看法。”小萝莉依旧彪悍的突破天际。“但对我来说,只要他还在。哪怕只有一丝碎片也必须回到我的身边,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怀里。”

    “诺言什么的,不是用来说的,是用来做的!”

    “我是他唯一的女人,就是来带走他!”

    “谁挡着我,都不行!”

    清脆的思感,在慢慢虚空中回荡,小萝莉竟是一瞬间露出了爪牙,显示出极强的攻击性。尤其是那句‘我是他唯一的女人’让议长眉毛一挑。眼中露出惊讶的目光。

    他当然知道小萝莉不是巴斯唯一的女人,但对方说出这句话的意思却有着另一番含义。

    我不一定是你的唯一,但你,一定是我的唯一。

    见惯了人情百态的议长很容易就读懂这番话,眼睛渐渐模糊了,他放开手,任由小萝莉将巴斯抱起。巴斯魁梧的身躯和小萝莉相比是那么的不协调,又是那么的协调。

    “乖,我带你回家。”

    小萝莉低着头,默默的望着巴斯满是鲜血的脸,眼中泛起无限柔情。她用稚嫩的小手笨拙的擦拭着巴斯的鲜血,却怎么样也擦不掉。

    “不疼了……”

    “到家,就不疼了……”

    “回家的孩子有人疼。回家的孩子有人爱。”

    “说好的事情不能反悔,我们拉过勾勾哦……”

    小萝莉轻声说道,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目光。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融入巴斯的血液,融入巴斯的肌肤。甚至融入,巴斯的灵魂……

    什么是爱?

    只是一颗泪花后的承诺。

    刹那的芳华,就是永恒。

    更新快无弹窗纯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