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八节 解脱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el在罗比的手中一个旋转就消失了,随后他出现在血瞳旁边,一把抓住血瞳。

    “走!”

    血瞳也不犹豫,当下就双手一张。

    “诺亚(避难所)!”

    一个黑球立时出现,将两人和双子姐弟都笼罩进去,下一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虚空中,圣神的无头身体还在颤抖着,大量的光芒向其聚拢,又将头部重现出来。却发现血瞳和罗比都已经逃之夭夭。顿时气的脸孔都扭曲了。

    “迪亚波尔斯!路西斐尔!你们休想跑掉!我会抓住你们的!一定会!!!”

    黑光一闪,圣神的面前突然开启了一道黑色裂缝,一只脚从中踹在了圣神的脸上。随后传来血瞳的话语。

    “还管不住自己的嘴!”

    “看你这张脸就讨厌!”

    黑球消失,这下血瞳是真的跑了。虚空中只留下孤零零的圣神,和那依旧在不断膨胀收缩的原始光体。

    “啊!!!!”

    圣神愤怒的吼声,在虚空回荡……

    “又打脸!为什么又打脸!!”

    “迪亚波尔斯!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其实圣神也挺冤,这相貌又不是他自己想要的。作为阿尔法留在此地的一缕分神,他实际上只是一缕纯粹的精神体而已。只有依靠原始光体中的精神源力(信仰源)才能存在下去。可博卡族近年来的堕落与腐化已经让源力变得越发淡薄,要不是罗比贸然闯入,他根本不能具现成形。

    可罗比的信仰又是什么样的?说句不客气的话,低级世界的宗教可没什么样貌清晰的主神啊……他臆想的范围可就大了,再加上他自己就相貌出色,所以……

    圣神很倒霉,很不幸的继承了罗比心中的主神样貌,更不幸的是……血瞳对此有些敏感。

    不过这和血瞳等人没什么关系了,利用避难所。他们已经从另一处虚空弹了出来,这里不仅远离光芒之池,甚至连曙光王座都不是。

    放眼望去,一片蓝天。白云,碧水,青草。小桥,流水,鸟语,花香。

    血瞳踉跄着走了几步,一屁股坐到地上。

    “你又脱力了。”罗比低头说道。却不搀扶。

    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因为那神奇的‘诺亚’,七年前血瞳带着他们逃离遗迹时也是如此。全身虚脱的仿佛一个废人。要知道‘诺亚’可不是普通的规则,从它的含义就可以理解了。避难所……必然要足够的安全和绝对。而罗比哪怕进化到今天的地步。接触了解到再多规则,也从未见过像‘诺亚’这样神奇的。

    这简直不应该存在……

    规则是什么,是宇宙一切力量的约束与渠道。就好像引力,好像水,好像气体。林林种种无限延伸。但基础原则是一定的,那就是简洁,有力!越是简单,优先度就越高,越强!

    可血瞳所使用的这个‘诺亚’却正好相反,同时具备了保护,位移。以及侦测等功能,其复杂程度令人发指,偏偏优先度又高的难以想象,连曙光王座的光芒之池都能逃出来。罗比实在怀疑还有什么地方能困得住血瞳,这样一种神奇的规则,宇宙又如何会承认?

    如此规则。消耗自然恐怖。

    上次使用,血瞳足足躺了半年。这一次呢?

    草地上,血瞳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目光却极为平静,如果有人此刻仔细观察的话当可以发现。在他的眼底深处,血色与黑色在翻滚纠缠,一会沸腾,一会平息。如此过了许久他才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眼底已经恢复了清明。

    “如何?”罗比关心的问道。

    “还好,只要休息三天就差不多了。”血瞳回答。没解释为什么这一次恢复的这样快。

    罗比也没问,只是微微一笑就坐到血瞳旁边,顺手从一边抓起一根草茎咬在嘴里,然后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看来你这段时间进步很大。上次你可没这么轻松。”

    “总不能停的。”血瞳回答,也舒张四肢,大大的躺进草地。看着上空的蓝天白云,他强忍着体内的翻腾。 “因为我们……越来越接近真相了……”

    “对了,两个小家伙怎么样?”

    “没事,她们已经出来了,只是因为信息量过大所以暂时沉睡。”罗比回头看了双子姐弟一眼,眼中满是笑意。“别看她们现在安静,可是与九重天连接着呢……也只有九重天那巨大的精神载体,才能接受这次的收获吧。”

    “哦?”血瞳不禁精神一震。“收获不错?”

    “比你想象的还要大的多。”罗比先是淡笑,然后轻笑,后来得意的笑。“阿尔法零碎的记忆碎片,博卡族混乱的精神源力,以及一闪即逝的规则脉络。这次我们都碰到不少。而且你要的东西也找到了,我们终于有了前往第一世界的路!”

    “真的?”这下血瞳不得不动容了。他辛辛苦苦潜入博卡族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第一世界?可随着事件演变,他不得不执行议长赋予的使命时,却距离最近之前的目标越来越远了。这次光芒之池的冒险是个赌博,成功固然是好,如果失败。那么血瞳就只能从邪那里再想办法了,相信一定会困难许多。

    幸运的是,他赌对了。

    不仅如此,对于他的小队,对于罗比,对于双子姐弟。这都是一次难以想象的际遇。

    “我其实该感谢那个圣神。”提到收获,罗比叹息一声,感慨的说道。“如果不是它,我恐怕还不能解脱出来。”

    原来作为罗比的心灵寄托,他的信仰太过纯粹了。其虔信程度在大混乱时期足以称之为圣徒。可问题在于他所信仰的东西并不良善,而是阿尔法为了收集光原力而弄出来的宗教工具。所以越纯粹最后就越可悲。一般来说,每一个虔诚的信徒,其精神力量最后都会被阿尔法吸收,成为傀儡一样的存在。

    幸好自大混乱之后博卡族自甘堕落,阿尔法留下的分神也越来越虚弱。再加上罗比为了更高层次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神,所以当他进入原始光体的时候,就出现了一件极为怪异的现象。

    阿尔法分神凭借罗比的信仰具现化形,罗比也由此斩断了自己与阿尔法的因果连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