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十九节 方寸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信仰这个东西很神秘,很唯心。

    在这个宇宙有无数个宗教,教义不同,崇信不同。可归根到底都是一种精神的引导,其原则就是吾信故吾在。只要相信,那么就会爆发力量。不管这个目标是正义,还是邪恶。

    爱是一种信仰……

    恶也是。

    罗比的信是纯粹的……纯粹到不能夹杂一丝杂质。但他又不纯粹,那就是他的信仰没有目标。在过去,黑袍牧师带着微笑行走战场,金发飞扬,衣衫飘飘。给战死者带去安息,给受伤者抚慰心灵,已经成为许多人心中的风景。可谁又知道牧师的心中却并没有一个真正的神?

    吾主非主……

    吾信主言,信主义,信主善。

    但吾并不信主存,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

    这就是罗比的信仰,他信的并非一个虚无缥缈的神像,而是神像所散播的义,善与光。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无法将精神寄托在那个虚无的神像上时,他毫不犹豫的出手,杀神!

    阿尔法分神很倒霉,本来按照他当初的教义,罗比这个信徒应该毫不犹豫的放开心扉,任由他闯入的。可是他却不知道,罗比吸收了他所提倡的教义,却摒弃了他所坚持的愚忠。身为牧师,当为世间散播光明,不求荣耀,不求传颂。虽血腥杀戮,弹雨淋漓,求救赎,求解脱。不求宽恕。

    罗比忠贞的执行了自己的誓言,贯彻了自己的信仰。

    代价就是……他的背叛。

    鲜血,尸骸,死亡,新生?哪里才是牧师的追求?阳光与夜幕,又何尝不是日夜的转换?罗比仰起头,望着天际的白云,目光飘忽。

    “我相信。我得到。”

    血瞳默默的望着他,望着这个从始至终伴随着自己的同伴,忠诚的盟友。也伸手抓起一根草茎含入口中。

    “路西斐尔。”

    “嗯?”

    “我听他说过这个名字。”

    “是罪恶。”罗比回答。脸上却露出一丝苦笑。“在我们的宗教中这是一个禁忌。他本来是第一位大天使长,最贴近神的‘人’。但他后来却背叛了神,堕落到地狱。所以在后来的教宗中,很多都把他视为恶魔的领袖,撒旦。”

    “那么他是不是撒旦呢?”血瞳问道?

    “重要吗?”罗比回答的也很有趣。“天使与恶魔,正义与邪恶。谁又能分辨的清楚?所谓的神与魔,不过是普通人臆想的区分而已。但对于我们来说……”

    罗比低下头,望着自己白皙的双手。以及上面时隐时现的金色符文。一字一顿的说道。

    “结果,才是正义。”

    “…………”血瞳无语,但心中却认同了罗比的话。事实上到了他们这个地步,世俗的好恶已经不重要了。所谓的正义邪恶,大多是用来说笑的谈资。谁要是真信了才是傻瓜。什么是正义?力量!什么是邪恶?力量!!

    力量!胜利!只有胜利者才有书写史书的权力,而所谓的正义与邪恶,在结果出现之前不过是拿来装饰的处女膜而已。

    谁会相信?谁愿相信?

    “你是路西斐尔吗?”

    “我不是。”

    “你想成为路西斐尔吗?”

    “如果这能贯彻我的始终,那么,我愿意。”罗比仰望天空。伸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如是吾闻,死是罪的归途。天空中燃烧着火焰,陨石降于大地。吾主的羔羊在战火中彷徨, 那是末与罚。罪与责。黑暗之下,荒土之上,谁在占据天堂权柄?”

    “生命的罪孽,吾不可推卸。那辉煌的光啊……是通往暗的屏障。那无尽的暗啊……是通往光的桥梁……”

    “我身在地狱,仰望天堂。”

    阳光下,罗比低垂着眼脸。身体却在微微颤抖。左半边开始浮现起金色的符文,右半边却变得灰黑。可是他的表情却是越发的安宁,如同沉睡在主的怀抱,如刹那,如永恒。

    “谨以此身,仰望天上的父。”

    “吾愿承担众生的苦。”

    “愿众生平等自由,愿孩童沐浴主之荣光。”

    “吾可入血途。”

    “不求宽恕。”

    低沉的祷告,仿佛与天地共鸣。罗比的身体却微微颤抖着,仿佛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这痛苦并非是**,而是心灵,是他对自我的拷问,是追寻内心深处的究责。

    血瞳默默的看着他,没有阻止。

    因为他知道,这才是真正的罗比,那个永远沐浴在阳光之下,带着一脸微笑的大男孩。所谓的罪恶与责罚,正义与邪恶,距离他都太远太远。其实罗比的内心深处,并不喜欢什么宇宙大义,生命轮回,他喜欢的只有一块草坪,一个教堂。

    以及,那教堂前无忧无虑的孩童。

    孩童的欢笑啊……

    血瞳仰起头,望着天上的太阳。目光也变得迷离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遥远,仿佛永不可及……

    方寸之地啊……

    这才是真实。

    什么大道理,什么宇宙公义。都是夸夸其谈。这个世界,真正可以让人安宁的地方,也不过只有方寸了。罗比如此,他何尝又不是如此?

    微风中,血瞳的发丝微微飘扬,他许久沉默,眼看着小溪在自己的脚边流淌,过了一会才说道。

    “这个世界,不会以个人的意志而转动。”

    “所以我等待。”罗比回答。目光同样迷离。“因为我相信,有一天,我的愿望一定会实现。”

    他坐起身,对血瞳认真的重复。“必须实现。”

    “很好。”血瞳也笑了,他望着罗比的目光,认真的承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可以达到目标,那么我答应、”

    “这是一个承诺?”罗比笑着问道。

    “是。”血瞳回答。

    他没有继续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到了这个时候语言已经苍白无力。承诺不是用来说的,是用来做的……

    他承载着宇宙的暗面,何尝不是宇宙的光明?

    当世间都沦为暗影,那么黑暗,谁又能定义?这一刻,血瞳突然理解了迪亚波尔斯,以及深渊的意义……

    从黑暗中,走向纯粹、

    正在沉思间,耳边传来一声嘤咛,双子姐弟醒来了……

    她们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

    “血瞳哥哥,不要去见邪,那是一个陷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