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九节 要有光!

目录:殖装| 作者:铅笔刀| 类别:科幻小说

    大汉到底没能看到奈落第四层,带着遗憾消失了。

    也许对他来说是一种悲哀,但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因为那浓郁的黑暗,本就是令人绝望的存在啊……哪怕他再强大,再进化一百倍,也别想诞生一点光芒的地方。

    宇宙黑子。

    如果说永夜是光规则缺失的环境,那么宇宙黑子就是彻底排斥一切光明的地狱。光规则不仅不存在,连建立也不可能。因为在基础层面就被排斥了。要想点燃光明,就需要比这里更优先的规则掌控权。

    那又岂是行星级能够做到的?

    如果大汉知道,不管自己多么努力也无法改变现实,不知道他是否还会死不瞑目。世间最残忍的地方不在于看不到希望,而在于看到了希望之后,却又给你夺走……

    命运给人类开了个大玩笑。

    残酷的玩笑。

    伊甸的花园中,议长已经闭上了眼睛。他知道,再派出人手也无济于事了。行星级的力量无法构建规则。就算数量再多也只是凭空消耗而已。要想点燃这里,最少需要恒星级,甚至是黑洞级的牺牲。

    可问题在于,人类有几个黑洞级?

    这种高端力量是文明竞争的真正底气,无论如何也不能随意消耗的。人类不像博卡和蕯沙,没有那么久的积累和底蕴。就算依靠数量优势积攒出一定程度的高端力量,也不能消耗在这里。

    以议长的眼光和解析能力当然可以看出,要想穿透这团黑暗,最少也要十余名恒星级的燃烧,作为不擅长光规则的人类,恐怕还要更多。

    那不是冒险,纯粹是拿人命在堆。

    花园中,议长的双拳紧握,微微颤抖。

    他做不下这个决定。

    也许只要他一个命令。舰群中就会出现勇于牺牲的强者,可之后呢?在穿透了这层黑暗,到达下一层,人类还要牺牲多少?就算全部死光。能否到达第七层的永诀之门?争夺那进入第一世界的名额?

    人类的底蕴,还是太单薄了……

    “议长阁下。”背后传来萨尔琼斯的声音。他提醒道。“我们需要新的牺牲者了。舰队的光能正在失去。”

    议长没有回答,只是背对着萨尔琼斯,久久不语。 “无法冲破这黑暗,就算维持舰队的光能又有什么用?”

    “可我们不能停下脚步。”萨尔琼斯回答。语气平静的可怕。“就算全部战死,也不能停止。”

    “请挑选牺牲者吧。”

    “没有牺牲者……”议长突然说道。“如果有,也应该是我。”

    落地窗前,他消瘦的背影显得更加消瘦,但却挺的笔直。苍老的体内仿佛涌动着一种力量,让他一点点的从内心的最深处。唤醒那沉睡了不知多久的坚韧。作为蒙贝托家族的家主,他已经守护这个文明太久了。久的他,忘记了自己也会发怒。也会冷酷。

    “让我来。萨尔琼斯。”议长说道。抬起手放在眼前,张开,握紧。 “你知道的。以我的规则构建能力,也许不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就可以穿透它。”

    这是实话,在人类的三帝之中也只有议长才专精于解析和构建。这一点在他当初埋首于虚无之地就可以看得出来。要想穿透这层黑暗,缪斯不行,玛姬不行,也只有他。才最适合。

    可是,这不符合人类的利益。

    “对不起,议长阁下,我不能接受这个命令。”萨尔琼斯站在后面,面无表情的说着冰冷的话。“你知道原因。”

    “如果你希望有一个结束,那么在不远的将来你会得到的。但不是这里。”

    “绝对不是。”

    说着。萨尔琼斯递过来一张名单。“不要让我们的牺牲白费。”

    “…………”望着名单上一个个有力的名字,议长目光闪烁了一会,手指在名字上微微摩挲,终于叹了口气。 “是我太任性了,那么。就这样吧……”

    他拿起笔刚要勾勒几个名字,手指又停下了。在萨尔琼斯的惊讶中突然问道。

    “我们,有派出第八名牺牲者吗?”

    “没有。”萨尔琼斯肯定的回答,所有牺牲者都经过他的筛选,当然不会忘记。

    “那现在谁在外面?”

    议长讶声问道,然后和萨尔琼斯一起向外望去。只见黑暗的虚空中,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了一名牧师。正穿过舰群向黑暗走去。他并不魁梧,可就是那样略显单薄的背影,却给人一种极为厚重,值得信赖的感觉。就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面前崩塌,他也会一直走下去,直至永远。

    花园中,萨尔琼斯和议长异口同声的讶道。“天谴教会!”

    “告死牧师!!”

    是的,正是罗比……

    只见黑暗的世界中,罗比就这样慢慢的行走着,狰狞的钢铁战舰,庞大的机械母星在他身后渐行渐远,成为他的背景。世界……无比的安静,就连时间都仿佛陷入了静止。他的目光却依旧清澈。

    尘世的喧嚣与杂乱,战斗的血腥与暴戾,没能污染他的眼,也没能污染他的心。

    就如同当初第一次见到血瞳时一样,罗比,依旧是罗比。

    那个喜欢枪械,总带着阳光般笑容的大男孩。

    黑色的牧师袍在他身上很合体,淡淡的微笑一如往昔。在罗比的身上看不到烦躁,也看不到愤怒与悲伤,只有平静。就仿佛他并不是去点燃光明,而是赴一个约会。一个早在他还未出生,主就与他定下的约会。

    “这是我选择的路,所有罪责我一身背负。”

    “谨以此身,仰望天上的父,吾愿承担众生的苦。”

    “愿众生平等自由,愿孩童沐浴主之恩宠。”

    “吾可入血途,不求宽恕。”

    黑暗的世界里,罗比一步一步的越过了舰队,走到了那团永远也不可照亮的黑暗前。沿途所过之处,不管是纤细的高速侦查舰,还是厚重的装甲突击舰都为他让路。就仿佛在恭迎一位圣者,降临到他的殿堂之中。

    最终,罗比停下了脚步。眼前已是黑暗无尽。

    “我来了……”

    他这样笑着说,然后抬起手,指向那黑暗的前方……

    “主(吾)说,要有光!”